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还是走吧!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092 2019.10.24 22:37

  只不过两个师妹阎芳洁和仇燕舞已经离开好些日子,使得她有些伤感,所幸秀美已从逍圣来到府中,有她的陪伴,好像日子又跟以往没什么不同。但是,离开逍圣的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事,特别是从巴蜀到京城的那段日子,令她无法忘怀。

  在她的心里,总有一处,隐隐牵挂着一个人,一个江湖上谈之变色为正道所鄙的人。他人不帅又不会甜言蜜语,反倒是霍德润在这方面更有优势,可她偏偏就喜欢那个人,讨厌霍德润。没办法,谁叫他是这个时代里她唯一的朋友呢,他跟秀美、师妹、师父不同,后者于她来说是亲人,而他则是真正的朋友。

  都这么久了,来福肯定已经离开桐商不知所踪,以后再难有见面的时候了罢。苏寒月折下眼前一枝梅花,稀疏的花朵在风中微微颤抖着。花儿虽红,已是最后一枝,若要再看,惟等下冬。欺霜傲雪的红梅,此刻花事惨淡,仍有再冬之约,而人呢?她不由心烦气闷,一瓣瓣扯那红色的花儿。

  “我的女儿,别再蹂躏那可怜的梅花了。”苏寒月抬头,见母亲正盈盈笑着走来。她举起手中的梅枝一看,果然光秃秃的了。

  “出府去逛逛吧,东市西市,都好生热闹。你来京城已久,是应该出去瞧瞧桐商风物。”

  苏寒月眼睛一亮:“真的?我可以出去?”

  “难道能困你在府中一辈子么?就算娘不说,没几天你也会偷偷溜出去的吧。”

  “耶!母亲大人万岁!”苏寒月抱住娘亲亲一个,以光速度冲回房换好衣服,秀美给她戴好全长及地全身蔽障的羃离。于是,她们在四个家丁的拥簇下,浩浩荡荡出门去也。那光景,活像纨绔弟子出行,如果穿上男装,简直可以体验一把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

  出了门,东南西北全是住宅区,都被高大的坊墙隔成棋盘似的格子,处处长一个样,整得苏寒月脑袋晕乎乎的,根本找不着北。幸亏随行的家丁甲乙丙丁对京城十分熟识,带她往附近的东市而去。否则,就凭她和秀美两个新鸟,连方向都分不清,更别提见识什么京都风华了。

  他们一行人往宫城方向,走过亲仁坊,再折向东便到了。此时乃贞观初年,虽没有“小邑犹藏万家室”“公私仓廪俱丰实”的开元盛世那么富足,但是经过武德九年的休养生息,已处处显露出盛世的端倪来。在这桐商的闹市里,胡姬昆仑奴随意穿梭;玻璃珍宝四处摆卖;公子哥儿,鲜衣怒马;闺阁小姐,男装风流,一派气象万千的景象,真不愧是国际化的大都市。

  苏寒月左顾右盼,完全沉醉于大南虞夏朝的繁盛之中。她正目不暇接时,忽然有人喊道开市了开市了,紧接着,几乎所有行人都争先恐后向前跑。她大为好奇,跟上去要看个究竟。只见人群如潮水般涌到一家铺子前,不一会儿便围个水泄不通。

  每个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拼了命往前挤,有掉了帽子的,有扯破衣服的,有抓乱发髻的……他们都浑然不顾。苏寒月异常惊讶地看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越来越多,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怎么这样疯狂,有金子派发吗?实在有趣得紧。

  她扯下阻碍行动的羃离扔给秀美,大吼一声:“我也来啦——”直冲过去,根本不管秀美和家丁们在后边的喊叫。

  人真多,超级多。她努力朝前挤,才刚挤掉一个高鼻深目的美貌胡姬,就被一只吨位庞大的胖子给挤出来了。不甘心,再挤,被挤出来;再挤,又被挤出来……哦,这群人去挤牛奶一定很有天分。

  苏寒月这下可来气了:“我是谁?苏寒月,21世纪美少女苏寒月!有什么事做不来?我就不信邪了,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一群古人打败。”她捋起双袖,气势如虹杀回人堆,凭借身材娇小的优势在小空隙中勇猛拼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败什么昆仑奴之类的强壮对手,成功挤到最前面。

  当她汗流浃背攀着柜台的前沿,看清上面摆放的东西时,脸都绿了,这冒着热气的面食不是烧饼么。那么多人争先恐后的,就为了它?没什么特别的饼啊,烙得金黄,洒些芝麻,如此而已,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不是普普通通的饼一只。

  难道饼不可貌相,它有特殊的美味?不过呢,既然好不容易挤进来,就算是一陀烂泥,也得带些战利品回去。苏寒月在身上左掏右掏,上掏下掏,硬是没找到一个铜板。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嫌铜钱重,全扔给秀美保管了。

  可恶哪,失算失算,原来钱还是带在自己身上比较实在。现在身无分文,那她刚才的辛苦全白费了,苏寒月后悔莫及,正欲捶x顿足一番,马上又给疯狂的食客挤到外围。

  秀美上来赶紧拉住她道:“小姐,人太多,给踩踏了可不好,咱们还是走吧。”

  “那可不行,”她正斗志昂然,哪肯罢休,“秀美,给我几文钱,看本姑娘再战江湖。”

  秀美只好无奈道:“家丁们身强力壮,不如让他们去买吧。”

  “我要自己来。哼,我就不信今天连个烧饼都买不到。”苏寒月话音刚落,汹涌的人群立马哗的作鸟兽散,顷刻间一切如常,烧饼铺子前挂上一块帘子,上书“今日告罄,明日请早”,铺子里的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大有收工关门的迹象。

  这么的……快……她茫然盯着那在风中晃悠晃悠的帘子,它似乎在取笑她刚刚的豪言壮语。

  “请问是臧芝路苏府小姐么?”一个家丁模样打扮的汉子垂首恭敬问道。他手捧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包裹,用泥金鸟纹石青锦缎妥帖包着,不只是甚东西。

  “我是,找我有什么事吗?”苏寒月惊讶问他。

  家丁奉上手中的包裹回话说:“我家郎君让我把这个交给小姐。”

  秀美连忙接过来,苏寒月自忖在京城虽有一段日子,却总在养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什么熟识的人,这突然冒出来的公子、家丁又是哪一路神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