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我不能嫁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74 2019.10.08 23:04

  苏寒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凑过去夺过霹雳手中的小瓷瓶说道:“瞧你这样,肯定一个晚上都收拾不好伤口,还是让本姑娘帮你吧。”她拔开瓶塞,一股香甜的味道顿时逸开,很像水果糖,很好闻。

  苏寒月把药粉倾倒到霹雳的伤口上,哪知一不小心全倒出来。她吐吐舌头,偷看一眼霹雳,见他没在意,便随手把药粉抹开,用力猛了些,霹雳皱了一下眉,但没说什么。

  这药真好用,一下去就止血了——不排除药粉过多堵塞伤口的可能。

  苏寒月扫了几眼霹雳,问他:“喂,绷带在哪里?”见他虚弱地摇摇头,她叹气道:“果然。为什么武林高手往往只待金创药而舍弃绷带?”说话间,她撩起外裙,捡起霹雳的宝剑,“我可怜的衣服,还是新的上品丝绸呢。心痛!”

  她从内裙上割下一大幅布,裁成条状再接起来帮霹雳包扎,嘴巴也没闲着:“喂,老是喂喂喂地叫你很不习惯也不礼貌哦,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你霹雳又怪怪的,刚才我想过了,决定——”她停下来奸诈地笑了一下,迅速道:“叫你来福——不出声就是默认啦。多好的名字啊,保你发大财。哈哈。”。

  苏寒月沉浸在报霹雳一摔之仇的喜悦中,丝毫没发现自己一会儿抬高他的手把布条使劲从他腋下缠过,一会儿用力掰过他的肩膀,数次扯动伤口流血。这霹雳也真能忍,最多只是皱皱眉,全程不吭一声,任由她惨无人道地蹂躏。

  奋战了几乎半个时辰,苏寒月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满意地擦擦汗,坐在霹雳旁边。霹雳看着自己已经变成粽子的右肩,无奈说道:“你确定你真的是逍圣弟子么?就算武功如何不济,基本的包扎也应该学过才对。”

  “本姑娘帮你包扎已经很不错了,还牺牲了我美丽可爱的内裙呢,多谢没一声还挑三拣四!”苏寒月气愤地捡起一根树枝猛戳地上的杂草。

  霹雳轻笑出声:“抱歉,是我不对,多谢你了。以后一定赔你一套衣裙。”

  “赔?口说无凭,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良久,每听到对方的回答,苏寒月正要抬头看他是不是生气了,一颗头突然往她肩膀靠来,她吓得连忙闪开,双手护x嚷道:“死来福,怎么可以对刚刚帮过你的人起色心!你……”一连串的脏话还没出口,就看到霹雳就是倒在地上。她小心翼翼凑过去,轻踢他几下,没反应,再踹他几下,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挂掉了!这个念头闯进苏寒月的脑袋。天呐,不会吧!她到底要走霉运到什么时候?这里到处乌漆抹黑还死了一个人,更何况,这荒山野岭的,她一个弱女子如何活下去。她抱着一线希望,手指发抖放到他鼻前,不由松了口气。还好,有呼吸,他应该是昏过去了。

  现在怎么办?天已经完全黑了,天上没有月亮,气温降得很低,不知道会不会下雪——就算不下雪,荒郊野外的也会冻死人。山风吹过树林呜呜作响,以前看过的鬼片一下子从她的记忆深处全涌出来。

  苏寒月自我安慰:“不怕不怕,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我是无神论者。还有来福躺在那边呢。”可是说归说,心里还是直发毛。她伸手往霹雳怀里摸索,终于找到一个火折子。她喜出望外,忙把地上的枯叶拢了拢,用火折子点燃做火引,再到附近捡些枯枝烧旺火。幸亏这儿有面石壁挡住风,不然今晚可就惨了。

  望着熊熊的火焰,苏寒月思绪万千。自己失踪了,秀美她们一定很着急,也不知道二师妹回去了没。都怪她太好奇,不然现在可就是睡在暖和的内室,而不是在这荒山野岭喝西北风。想到吃,她肚子抗议地咕咕叫起来。

  唉!中午的时候应该吃到撑或者离开饭馆的时候再吃一顿才对,那么现在就不会那么饿了。这到处黑漆漆的,叫她上哪弄吃的去。对了,说不定来福身上有吃的。

  她把霹雳的全身搜刮了个遍,结果沮丧地发现,除了一些铜钱之外,什么都没有。这霹雳也真是的,出来行走江湖,连干粮都不带,还是个合格的武林中人吗?

  看着霹雳,苏寒月忽然想到,当她被当成武器飞向他的时候,的确有些奇怪。照理说,他们三人打斗的时候,虽然离她近,但是也没到那种触手可及的地步,可那提刀的汉子偏偏跑过来捉她。

  而且,若果要对付霹雳,暗器可比一个活人有杀伤力多了,何必……对了,暗器!在她被丢向霹雳之前,他根本就不像是受伤的样子,莫非……若是真的如她所想,那霹雳对她就有救命之恩呢。

  念及此,苏寒月脱下自己的外套,披盖住霹雳,手却不小心碰到他额头,不寻常的烫!她比比自己的额头,更加确定,霹雳在发高烧。

  电视里、小说里,每逢遇到这种情况,女的总会脱光光抱住那男的帮他取暖,然后以身相许。开国际玩笑!什么滥情节,她苏寒月可做不来。

  苏寒月起身捡回更多的枯枝,把火烧得旺旺的,反正她没了外套也挺冷的,正好一举两得。现在的唯一缺憾就是没吃的,肚子很饿很饿。没办法,只好把腰带勒到最紧先顶过今晚再说,只是不知道霹雳明天会不会醒过来……她也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苏寒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地上,身上还盖着自己的外套。她看向霹雳昨晚昏倒的地方,没人,再环顾四周,地上一堆灰烬,显然是昨晚她燃的火,几只小鸟呼啦啦从那上面飞过。不会吧?来福扔下她一个人跑了?

  “来福——霹雳——”苏寒月大吼,回答她的只有山里空荡荡的回音。她急得想哭,死来福,就这样扔下她一个人在这鬼地方,怪不得江湖中无论黑道白道都讨厌你,活该!她正想破口大骂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

  “来福?”苏寒月高兴转身,待她看清是什么时,吓到脚都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