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是我的任务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279 2019.09.27 22:00

  苏寒月胡乱走了一会儿,忽听得前面人声鼎沸,还有刀剑相击之声,莫不是练武场?她兴奋得提起裙摆就跑,也不管身后的秀美娇呼连连了。

  穿过几重门,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开阔地展现开来。

  此时,许多逍圣派的女弟子正在练功,一时间刀光剑影,拳来腿往,好不热闹!

  西北角那边,被众多弟子包围的不正是小师妹仇燕舞么?看她一身枣红的劲装,手持宝剑,舞得风生水起,简直成了全场明星。

  苏寒月虽然不懂什么剑法,但是仇燕舞舞得实在漂亮,紧紧吸引住她的目光,所谓的“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大概便是如此了。

  但见仇燕舞挽个华丽丽的剑花,突然收势,霎时雨歇云收,干净利落。

  看来小师妹的武艺不错,以后要是打架的话可就有帮手了,不知道一直没现身的二师妹阎芳洁身手如何,估计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突然,不知从哪里掠出一个蒙面人,出招便取仇燕舞的面门。仇燕舞显然吃了一惊,但她反应极快,旋身避过对方的攻势,手中长剑一抖,和那蒙面人战了起来。

  此时在练武场的逍圣弟子众多,但也许是碍于江湖规矩,也许是对仇燕舞充满信心,一个个却只按着剑柄,并没有出手相助。

  那蒙面人虽然手无寸铁,却在仇燕舞愈来愈凌厉的攻势中显得从容不迫,只见她使个虚招,引得对手露出破绽,手指轻轻一弹,仇燕舞的宝剑就被弹飞了,她再趁势一带。

  可怜的仇燕舞就被她扣住了。

  太……厉害了!现场观战果然特别,可比武侠电视精彩上百倍。等等,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如果那个蒙面人是逍圣派的仇人怎么办,她要是紧接着来个血洗逍圣山,那不就完蛋了?

  不行,还是赶快找青易师太来挡一挡,想她一派掌门,一定厉害至极。

  正当苏寒月准备脚底抹油搬救兵之际,却听得仇燕舞叫道:“二师姐,你试完我的武功啦,如何?”

  如果此时苏寒月有戴眼镜,地下肯定一堆玻璃碎片。搞什么,到头来蒙面人就是传说中的二师妹阎芳洁,害她白担心一场。

  武侠小说上面老有长辈蒙了面测试晚辈武功的情节,看来说得挺准的。阎芳洁取下面纱,苏寒月幼小的心灵再一次受到严重打击,那分明就是一个美女!

  谁说江湖险恶沧桑,女子于其中很快变黄脸婆。根本就一胡言乱语!唉!又出场一个神采奕奕的大美女了。

  看来南虞朝出了个四大美人之一的薄闲静,是有原因地,有道理地。

  只听得阎芳洁爽朗一笑,道:“一些日子不见,小师妹的功夫进步不少啊。照此下去,就快超过我啦。”她抬抬眼,恰好跟苏寒月打量的眼神对上,于是远远地打了个招呼,纵身飞过来。

  “大师姐,我是二师妹阎芳洁。身体好些了吗?”她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苏寒月给她一个甜美笑容,说道:“都好啦。阎……呃,二师妹,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我会努力习惯一切的。不用担心哦。”真的不太习惯师姐师妹这种称呼,感觉像看武侠小说没回过神来似的。

  阎芳洁这才没那么拘谨,展颜道:“听说大师姐失忆,我马上就赶回来了,不过,担心大师姐您不肯认我呢。”说话间,她促狭地看看跟她过来的小师妹。仇燕舞一脸惭愧地低下头。

  苏寒月说:“我正想熟悉一下逍圣的环境,你们有没有空带我参观游览一下?”她的两个师妹正求之不得,都当起导游来。

  逍圣山因两山相对如逍圣而得名。其山景色秀丽,气象万千,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妙喻。苏寒月一行人徜徉山中,但见重峦叠嶂,古木参天,涧深谷幽,奇花铺径。

  阎芳洁和仇燕舞怕她身体吃不消,也没带她走多远,还不时停下来让她歇息。苏寒月在她们的细心照料下,并不觉得有多累,反而对这古代的原始山林充满兴趣。

  眼看天色将晚,她还兴致勃勃,两个师妹和一个丫鬟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用硬的把她架回去。

  用过晚饭,天色完全暗下来了。秀美点上蜡烛,虽然亮,可是昏黄昏黄的。这种光线气氛,给小情人们谈恋爱挺浪漫的,只是她苏寒月跟秀美两个女的,除了大眼瞪小眼之外,实在无事可做。

  天!太怀念了!它们再怎么烂,也总比漫漫长夜无所事事要强。

  苏寒月要疯掉了。山里入夜早,现在也不过七点左右,难道真的就爬上床?怎么睡得着!想当初,她可是天天熬到午夜十二点才睡的。

  正郁闷的时候,门外传来阎芳洁清泠的嗓音:“大师姐,睡了么?”

  呈大字形躺在席子上的苏寒月有力无气地回答:“没呢。这么早,鸟儿都还没回窝,我怎么睡得着。请进吧。”

  阎芳洁轻笑一声,拉门而进。她看到苏寒月这种姿势,愣了一下,坐下道:“大师姐真的变了好多呢。”

  把南虞朝的苏寒月的形象破坏成这样,苏寒月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阎芳洁又说道:“不过我喜欢这样的大师姐,看起来健康又活泼。”因为这句话,苏寒月的罪恶感,马上被踢到太平洋溺死去了。

  “二师妹,武林高手不是喜欢在晚上练内功的吗,怎么有空过来?不过刚刚好,我现在好闷哦。咱们聊聊天吧,啥都行,只要能把时间给杀害掉。”

  “把……时间给杀害?”阎芳洁一时难以适应苏寒月的现代语言。

  “就是打发时间啦。”

  “原来如此,”阎芳洁纳闷苏寒月哪里学来的古怪话语,“那么,咱们说些什么好呢?不如讲一下武功心法,如何?”。

  “不是吧!二师妹,你也太夸张了吧,是不是练武成痴了?这也想得出来。俺们现在是要聊天,记住是聊天,不是练功。难不成你真的要我变成武林高手?免了,要变,也等下次吧。”

  “那……大师姐想聊什么?”。

  苏寒月想了一下,突然有了主意:“你不是出师很久,经常行走江湖么?那肯定知道很多什么八卦秘辛,奇人奇事之类的。这个我感兴趣。”

  阎芳洁不懂八卦与江湖有何关系,奇人奇事倒是听懂了,她道:“武林中事,无非打打杀杀,有什么好说的,大师姐怎么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