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我不喜欢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47 2019.09.26 21:14

  穿好了衣服,就开始梳头发,然后化妆,化妆的最高境界,就是化了一个小时,却看不出痕迹来。

  终于,等苏寒月收拾好自己,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苏寒月对着屋里半人高的铜镜,最后照了照。这镜子也是月在一次出任务,给苏寒月买的。

  镜中人长发披肩,眉目含情,红唇微翘,虽不是绝色的美人,却也在顾盼间楚楚动人。翠绿色的衣裙更是衬得皮肤白嫩。裁剪得体的衣服裹住窄窄的双肩,更衬出紧束的腰肢。柔软的长裙,在走动间轻轻摆动,平添了几分妩媚。

  苏寒月出现在月的面前时,月正坐在餐桌旁等苏寒月用餐。他抬头看了苏寒月一眼,便愣住了。苏寒月对他微微一笑,眼波流转,含情而望,这一笑,可是苏寒月对着镜子练了好多遍的了,要务求达到含而不露,媚而不妖的效果。

  苏寒月轻抬莲步,扭动着腰肢走向月。这步子苏寒月可没练过,实在是这裙子把人勒得太紧,只能这样走路了,不然挪不动。

  苏寒月停在月的面前,微微地弯腰屈膝,行了个礼,说道:“公子有礼了。”

  月已经回过神来,笑着站起身来。一伸手,手指动处,苏寒月腰间的蝴蝶结一下子散开了,腰带眼看就要掉下地来。苏寒月心中大呼,停下,剧本不是这样的,这里可是饭厅呢,难道要在这里……苏寒月的脸唰的红了,耳根都感到发烫。

  月用手指勾住苏寒月的腰带,笑着说:“寒月果然还没长大,衣服都不会穿。”

  嗯?是这样的?是苏寒月自己想歪了呀。

  月用两手撑开腰带,在苏寒月腰上围了两圈,系好结,抹平了,把结头藏进了腰带里。哦,原来是这样穿的。月帮苏寒月系腰带时,温热的呼吸就喷在苏寒月耳后,苏寒月紧张地快要不能呼吸。月却很自然的样子,牵住苏寒月的手,在桌旁坐下,说道:“吃饭。”可恶,苏寒月打扮了一下午,竟然没有一点评价。

  还好,苏寒月还留有后招。吃过饭,苏寒月放下碗,说道:“月,你在这坐着,一个时辰后来水潭边找我。”

  “好的。”月带着探寻的微笑看着苏寒月。

  一个时辰之后,月亮升起来了。月走近水潭边的时候,听到的是苏寒月正在弹奏的《凤求凰》。月光下,苏寒月披着雪白的狐皮披风,跪坐在青石板上,面前放着苏寒月的古琴。悠扬的琴音拨弄着柔和的月光,苏寒月已经有些陶醉了。

  当最后一个音符在苏寒月指尖消失,苏寒月站起身来,走到月的面前,抬起头来,望着他,不说话。月一把揽苏寒月入怀,慢慢地说:“寒月,你今天……真美。”苏寒月从怀里掏出荷包来,举到他面前,“月,送给你的。”

  月接了过去,皱着眉头,研究了一会。苏寒月笑着示范给他看:“这样,两头一拉,就收住口了,再用手指一拨,就打开了。”月的笑容加深了,“寒月做的荷包很别致呢。”说完,很小心地把荷包放进怀里。

  “月,我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苏寒月试着将话题引向主题。

  “寒月,快了,我正在想办法。”月的回答让苏寒月有些莫名其妙。

  “月,我是说,今生今世,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苏寒月在心里暗暗念叨:说吧,月,说你今生今世都要和我在一起。我可是放下矜持,在主动求婚了呀。

  月抬起苏寒月的下巴,让苏寒月直视他的眼睛,那眼眸里有苏寒月的影子,有认真,也有自信。“相信我,寒月,我们也许有办法脱离甘晋门。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再等我几年……等我报了仇,我一定娶你,那时,我会许给你一生一世。”

  “报仇?”苏寒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月,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让我帮你好吗?”不报仇就不娶苏寒月,那苏寒月当然要帮他快点完成心愿啦。

  “不要,你什么也不用做,乖乖做我的新娘就好。”月有些霸道地打断了苏寒月。

  “那你的仇人是谁?”打听到了,也许可以暗地里帮他。

  他沉默了很久,才说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他大概已经猜到苏寒月的心思,不想让苏寒月去为他冒险吧。

  苏寒月不再说话,所谓国恨家仇,他在大仇未报的时候,就跟苏寒月许下婚约,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苏寒月知道,月的这番话背后,会付出多大的努力。脱离组织,谈何容易,他却为了苏寒月,早已经开始在行动了。这个承诺对苏寒月来说很重要,对他又何尝不是呢?至少今晚,苏寒月不能再逼他了。

  又过了两天,成仁还是没有回来。也许是因为苏寒月他们已经许下终身,这两天,月对苏寒月都是亲密无间的。吃饭时,他会为苏寒月夹菜。练功时,也不拒绝苏寒月为他擦汗了。习字时,还会握住苏寒月的手,纠正苏寒月的小毛病。临睡前,也要牵着苏寒月说说话,当然,多数是苏寒月在说,月还是并不多话。

  “是吗?我喜欢那样喊你。”苏寒月含糊地想要蒙混过关。

      “我不喜欢,你那样喊我时,我感觉你在对另一个人说话。”月的眉头紧紧皱起。

      苏寒月不知该怎样解释了,只好不出声,看着月拧起的眉头,不禁伸手想要去抚平。苏寒月一伸手,才发现自己的整条胳膊都光着。这样的姿势,这样雪白的肌肤,真是暧昧呢。苏寒月想要收回胳膊,却被月一把捉住手腕。

      “这是什么?真漂亮。”月的唇在苏寒月的胳膊上停了下来。

      “嗯?”苏寒月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胳膊上的那只蝴蝶。“哦,那是我娘给我刺上去的。当年我娘在江湖上人称蝴蝶仙子,这个是蝴蝶仙子的标记。”

      良久,不再有其他动作。只听见他说:“寒月,等我,我一定会娶你的。”说完月起身站在床前,“寒月,我先出去了,你闭上眼睛,就不会看到我的背影了。”

      苏寒月闭上了眼睛,泪,狂泻而出。月,你对我太好了。

      成仁在半个月后终于回来了。他一回来,就沉着脸把苏寒月叫进房间,也不说话,只是拉高苏寒月的袖子,在看到鲜红的守宫砂时,似乎松了一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