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无法解答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85 2019.10.01 23:00

  果然,第二天,一见到司南华,他的目光就有些期待地看向苏寒月的脚,在看到苏寒月穿着他送来的鞋时,竟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这笑容,也让苏寒月感觉脊背上,嗖的一声,有一股寒气穿过,苏寒月知道,那是月的目光。

  这一日来到一处地势较平坦的地方,原来是惠河水流到这里,拐了个弯,冲出一个小小的平原来。这里有一个叫罗夷的小镇,镇上的人穿着打扮与外界不同。

  女人的头发织成发辫在头顶盘起,再插上银质的首饰,窄衣窄袖,下身是宽大的百褶裙。男人的头发用方巾束起,短小的衣褂,肥大的宽脚裤。

  “他们很像我前世那个世界的M族人。”苏寒月小声告诉月。

  镇子几乎没有外人来,所以也没有客栈,苏寒月他们就去镇长家里借宿。安顿下来,回到房间,见到冒着热气的浴桶,苏寒月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虽然天气不热,没出什么汗,可是已经将近十天没洗澡了,都快臭了。

  苏寒月正舒服地泡在浴桶中时,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寒月,今晚镇上有篝火晚会,你想去吗?”苏寒月高兴地大叫:“要去,要去,你帮我去借一套她们的衣服吧。”

  于是,在天黑的时候,苏寒月他们随着镇上的人来到了河边的空地上。原来镇上每三个月都会有一个大型的篝火晚会,主要是庆祝节日,顺便给青年男女提供谈情说爱的机会。苏寒月他们很走运赶上了一次。

  苏寒月他们三人都换上了当地人的服装,月儒雅俊朗,司南华英俊潇洒,这两人在人群中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苏寒月感到四周的姑娘们,毫不掩饰地把热情的目光投向这两人。苏寒月恨不得摘下脸上的面纱,给月戴上。

  随着悠扬的笛声和低沉的不知名的乐器声响起,姑娘们牵手围向了篝火,跳着简单的舞步,围着篝火转圈。身上的银饰有节奏地响起,裙摆的摆动让苏寒月感到心也开始蠢蠢欲动。月的声音在苏寒月耳边响起:“去吧。”

  “还是你最了解我。”苏寒月松开月的手,加入了舞动的行列。

  这时,小伙子们也排成了一列,加入了进来,领头的小伙子带领着队伍,一边跳着简单的舞步,一边冲散了姑娘们围成的圆圈。姑娘们尖叫着散开,又站成了一列,与小伙子们的队伍相对。

  小伙子们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摇摆,嘴里还有节奏地发出“嗬嗬”声,领头的小伙子改变了舞步,开始有些挑逗的意味了。苏寒月看得兴起,正想鼓掌,却被人推了一把。

  苏寒月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姑娘这一列的最前面,原来对面的小伙子正在向苏寒月挑战呢。这有何难?苏寒月一时兴起,随着音乐扭动腰肢,让百褶裙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妩媚作用。

  苏寒月两手举过头顶,随着节奏轻轻击掌,舞步也随着对面的小伙子左右轻摆。人群中有人大喊“好啊”,小伙子一声长南,人群很快围成了两个圈,姑娘在里圈,小伙在外圈。

  苏寒月正跳得欢的时候,突然手腕一紧,被人扯了出来。苏寒月正想翻腕反击,一看是拉长了脸的月。“怎么了?我玩得正高兴呢。”苏寒月不解地问。

  司南华也走了过来,满面的笑容:“苏姑娘今晚真美。”

  美?什么话,苏寒月戴着面纱呢,这个人,真不会说好听话。

  月不说话,只是扯着苏寒月往回走。

  “咏歌是担心再不走,苏姑娘就要被这里的小伙子留下做媳妇了。”司南华打趣道。

  哦?是这样吗?今晚的我很有魅力吗?月是在吃醋了吗?暴风寒月过后,月沙哑的声音在苏寒月耳边响起:“刚才你跳的舞让我想起了那一次……”等苏寒月陪月结束打坐,已经快要天亮了。

  于是第二天,苏寒月又因为“身体不适”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苏寒月他们沿着惠河又走了三四天,前面的路更难走了,而且都是露宿野外。也许是共患难的原因,司南华跟苏寒月他们越发熟络了起来,甚至把对苏寒月的称呼改成了“寒月姑娘”,叫得苏寒月心里直发毛。

  这一天来到一座山脚下的小村子,看到前面的人家,想到终于不用露宿了,苏寒月很高兴。苏寒月他们站在农舍门口,请求借宿的时候,一抬头,苏寒月看见远处的山峰间有白雾缭绕,白雾之间隐约是一个白色的山峰。

  “那边是雪山吗?”苏寒月指着山峰的方向问道。

  老农点点头:“姑娘说的不错,那边是有一座雪山。”

  “耶——”苏寒月不由得跳起来,伸出手指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我们找到水的源头啦!”

  这些天,司南华已经习惯了苏寒月的奇谈怪论,所以并不太惊讶,只是问道:“寒月姑娘,此话怎讲?”

  “呃,那个,我听说河流的源头一般都在雪山的嘛,我猜的。”这几天,苏寒月已经可以做到说瞎话都不带眨眼的了,实在是很多问题,苏寒月根本无法解答。

  老农插话了:“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我们这里的人,都认为这惠河的水,是从那神山上流下来的。”

  “神山?看来还有个美丽的传说呢?”苏寒月好奇心地问。

  “是啊,那神山传说是天庭里相爱的神仙,被贬下凡间来变化而成的。”

  “啊?神仙就不能相爱了呀?什么道理。”

  苏寒月正想再问,月及时拉住了苏寒月。

  于是苏寒月他们决定第二天,去爬眼前的这座山峰。天没亮,苏寒月他们就出发了。这座山并不高,只是道路曲曲折折的,等上到山顶,也已经到了正午时分了。

  远处的雪山完全展现在眼前,有两个山峰,果然像是一对依偎的情人并肩而立。山峰之间,有一条水道蜿蜒而下,山脚是一个雪水积成的湖。两条水道从湖水分出,向两边伸出来。流向惠河这边的水流比较急,另一边河面宽阔,水流平缓。

  “哎呀,神山开眼了!”跟苏寒月他们上山的老农,突然跪倒就拜。拜完了,他起身解释:“这神山终年云雾缭绕,只有当真正有缘的男女来时,才能见到神山的真面目。今日我是沾了姑娘的光了。”说完感激地看着苏寒月,也是,一行人中,只苏寒月一个女人,不管苏寒月的有缘人是谁,总是少不了苏寒月的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