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我与你唱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086 2019.10.03 22:29

  答案就要揭晓了,只要他松开手掌,就能够知道他想要的结果。仿佛这一刻,期待地太久了,又或者,看到苏寒月镇定的表情,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他的手掌有些颤抖,却始终没有松开。

  月光下,他的表情细微而快速地变换着,苏寒月带着同情的心情等待着,只要他一松手,苏寒月就会跌落水中。然而,他没有看到想要的答案,苏寒月也不需要跳水自救了。

  “寒月。”月温润的声音,在司南华的身后传来。司南华的身体一震,迅速松开手掌,而苏寒月也趁着他侧身的瞬间,用右手捂住左胳膊,飞奔到了月的身旁。

  “咏歌,还没睡?”苏寒月稍稍镇定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失望,又有些尴尬的司南华,“我在跟十一公子聊天呢。”

  “是吗?”月的眼睛瞟向苏寒月的胳膊,“你的衣服挂破了,进去换了吧。”

  “好的。”苏寒月快速走进了房间,没敢回头。苏寒月身后强烈的低气压,让苏寒月感觉到两人正在进行激烈的目光交流。

  直到苏寒月换好衣服,睡下了,门外还是没有声音。苏寒月屏息倾听,只听到月浅浅的呼吸,心知他是担心司南华,会回来再找苏寒月麻烦,于是守在门口。

  但是月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他不想知道苏寒月他们刚才的谈话内容吗?又或者,他已经听到了。苏寒月在双重的不安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苏寒月又遇到了难题,昨晚被司南华毁了一套衣服,另一套换下来洗掉了,那么今天,就只能穿那套复杂的绿色衫裙了。

  苏寒月坐在床上,举着衣服正发愁的时候,月推门进来了。

  “小笨蛋。”他无奈地轻轻拍了一下苏寒月的头,开始为苏寒月更衣梳头发。

  等他摆弄好了,苏寒月牵着他的手,就要出门,却被他拉了回来,“这么漂亮的模样,只能给我看。”

  苏寒月回头看他,他眼中的温柔似一波湖水,苏寒月觉得自己就要被淹没在里面了。

  他有些霸道地不让苏寒月出门,把早餐端进了房间里吃。然后,就跟苏寒月一起,坐在房间里聊天。直到有侍卫在门外说道:“公子请两位到前厅叙话。”苏寒月知道,这是在催苏寒月去讲故事了。

  月拿了一件披风,将苏寒月严严裹上,这才跟苏寒月一起出门。走进前厅,司南华眼睛一亮,苏寒月有些奇怪,低头一看,原来行走中,裙摆露出了一角。哎,这人,也太容易知足了吧。

  见到侍卫们期待的目光,苏寒月很快就忘记了昨晚的尴尬和危险,很投入地开始讲故事了。讲到孙悟空打妖精,苏寒月上窜下跳的,披风刚好变成了孙大圣的斗篷。即使露出了美丽的翠绿色衫裙,也没有一点淑女的模样了。

  月用宠溺的目光看着苏寒月,笑着微微摇头。

  这时,一块手巾递了过来,苏寒月顺手接住。司南华的声音传来,“寒月姑娘讲累了,擦擦汗吧。”

  擦汗?苏寒月的确觉得穿上披风,有些热了,但是也不至于出汗。看到月微笑着向苏寒月走来,眼里却是一片阴霾,苏寒月明白了,司南华对苏寒月裹着披风,很是不满,故意在捉弄苏寒月呢。

  “擦擦汗吧。”月修长的手指,已经向苏寒月的额头伸了过来。

  苏寒月紧张地后退了两步,顺手把手巾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咏歌,我不热,我想喝茶。”

  月微微一笑,伸向苏寒月额头的手收了回去,转身为苏寒月端了杯茶,还细心地试了一下温度。

  苏寒月接过茶杯,这回真的出汗了,不过是冷汗。好险哪,刚才月是带着一股杀气走向苏寒月的,若是让他的手碰到苏寒月的额头,还不得脱掉一层皮?

  苏寒月偷偷瞟了一眼起南华,他竟若无其事地在低头喝茶,可恶,苏寒月在心里狠狠地骂他。

  有苏寒月的故事连播,五天的时间也就过得很快了。苏寒月他们三个,谁也没有再提起那晚发生的事情,就仿佛那只是一场幻境。

  看着第二天就要到偃城了,苏寒月就让唐僧少遇到几个妖精,直接到西天取到真经了。这几日,一到说书的时间,侍卫们也找借口来周围伺候着,想要听书,哪怕被苏寒月当妖怪打两下,也乐呵呵的。船舱里总是欢声笑语的,好不热闹。

  在船上的最后一日,苏寒月给自己放假,不用说书了。苏寒月站在船头,开心地看着两岸景色。

  “到了偃城,想去哪里玩呢?”司南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妓院。”苏寒月的声音没有经过大脑。

  “胡闹!”月的声音响起。司南华也向苏寒月投来探寻的目光。

  哎呀,怎么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苏寒月赶紧转移话题:“今日兴致那么好,不如我给你们唱个曲吧?”

  于是侍卫们把古琴架在船头,苏寒月跪坐下来,轻轻拨弄琴弦。月一撩月白长袍的前摆,也跪坐在苏寒月的身侧,伸手一探,把苏寒月头上的玉簪子拔了下来。

  苏寒月的长发完全披散开来,苏寒月一偏头,月很自然地把苏寒月的长发理顺了拢到了耳后。

  月拿起身旁的茶杯,回手把茶水泼入河中,一手拿簪子,在茶杯口轻轻敲击起节奏来。苏寒月知道他是想要苏寒月唱《沧海一声笑》了。在谷中的最近这两年,苏寒月时不时会唱些前世的歌曲给他听,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一首了。而且今天在船上的心境,非常适合唱这首歌。

  月不肯吹笛与苏寒月合奏,他更喜欢与苏寒月合唱。苏寒月他们的合作早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于是苏寒月轻拨琴弦,伴着“叮叮”的敲击声,浑厚的男声响起,月唱了一段之后,苏寒月也加入了。苏寒月他们或独唱,或和声,唱得心情激荡: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寒月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竟若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啦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