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扔山上喂狼!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079 2019.08.28 20:56

  府中的下人一下上来好几个,不由分说,将苏寒月给捆了起来,她想挣扎也挣扎不掉,突然觉得,她第一笔钱的必须用途不是拿去做生意,而是拿去拜师学武艺!要不然,她一女子,生存难度好大!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苏寒月大喊大叫,也顾不得形象了,只盼着王爷快点回来,救她小命。

  然而,直到苏寒月被装进麻袋,丢到山上,王爷也没有出现。

  她被装在麻袋里,嘴被堵上,手脚也都被捆住,麻袋的袋口也是捆着的,好在麻袋透气,她还能呼吸。

  她没有乱动耗费体力,只是把耳朵贴在地上,希望能有人路过救她一命。

  在这无奈的麻袋里,苏寒月满脑子都是那个大夫人还有那个三夫人的恶毒嘴脸,她一定要活着,而且她还要回去,她要报这麻袋之仇!

  当然了,报仇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她上哪儿去找个每个月给她五十两银子的人去。再者,她已不是闺阁之身,又是罪臣后代,一旦被人认出,她没有离开虞都,那也是死路一条。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苏寒月又渴又饿,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仿佛听到了脚步声,突然惊醒。

  脚步声越来越大,就在附近?

  苏寒月挣扎的左右滚了起来,她想,那个人只要不瞎,肯定是能看到她这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大麻袋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停在了旁边。

  “唔,唔唔……”

  苏寒月费劲的滚着,无奈嘴被堵着发不出其他的声音。

  “别动。”

  苏寒月听话的停下来,很快,重见光明。

  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俊朗的男子,胡须稀稀落落的在脸上,却丝毫不觉邋遢,那张脸,似乎经过风霜,眼底如深潭明镜,有种异常的气质。

  他戴着斗笠,背着几个包裹,还有一把剑。

  “一个女子,为何在此?”男子目露微光,赶紧给她解开了绳子。

  “呼!终于得救了,”

  苏寒月揉了揉快要僵掉的脸,十分真诚的跟他说了声谢谢。

  “在下于浮安,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为何被捆绑在此,不知在下能为姑娘做点什么?”

  男子坐在一旁,十分有礼的说道。

  “于浮安,那我就叫你于大哥吧,我叫苏寒月,是王爷府中的丫鬟,因为长得好了点,被大夫人丢了出来,你说我冤不冤,不过还好,你救了我,嘿嘿。”

  苏寒月毫不遮掩的说道,对这位于大哥,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莫名的觉得亲切。

  于浮安本还有些为她发愁,可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就笑了,“姑娘心宽,姑娘确实美貌。”

  “谢谢。”苏寒月丝毫不谦虚的接受了赞美。

  “哈哈”

  于浮安爽朗一笑,这姑娘,还真有趣。

  然后,二人就坐在那里,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于浮安还将包袱里的水和干粮拿出来给她。

  原来,于浮安是一名行医卖药的走行商人,他会看病,且医术精湛,不过主要还是卖药为生,往来于南虞囯和东呈国之间,他说来回走一趟,就够他舒舒服服的享受半年。

  他摘掉斗笠,笑意吟吟的与苏寒月说了他遇到的很多趣事,山野之间,时不时就飘荡着两人毫无拘束的笑声。

  颇有一种,他乡遇知音,相见恨其晚的意味。

  直到天快黑,苏寒月才回过神,她该回去了。

  “于大哥,谢谢你救了我,小女子也想从商,今天与你聊了这么多,我决定了,我要做一名药商,不过我出不了南虞囯,也不能抛头露面,我能不能重酬请你?”

  “请我?”

  “对啊,你是明面上的商人,我是暗里的出资者,怎么样?”

  “呵呵,我可不是随便能请的动的。”

  “于大哥,我说真的,实在不行,我们五五分成,你可别小看我,我不仅能拿钱,也许我还能给你打通些关系。”

  于浮安捡起一根树枝,突然认真起来,这个女子,确实有些异于常人,虽然他的身份,他根本不在乎那些蝇头小利,也无须受累。他单纯是享受这种走商的感觉,所以才会出现在此。

  他的家族,是东呈国数一数二的药商大家,与西越国、盛莱国的生意往来,早已畅通无阻,但在南虞囯,却难以伸枝。

  他来南虞囯,是第三次了,也暗中想办法,希望能打开南虞囯的大门,可一直都……

  如果这个女子,真如她所说,是不是可以?

  “寒月姑娘,你能给我多少酬金?”于浮安问道。

  “每月二十两银子的酬金,这是最低。前期如果赚钱了,我就给你总利的三成,后期如果真的特别特别赚钱了,我一定会给你五成。但我们得立个字据,无论任何情况,你都不能踢我出局。”

  “姑娘果真非比寻常,在下见识了。这样吧,那你用你的名义在虞都置办一间铺子,我会在两个月内回虞都,并带上东呈国上好的药材,你准备好五百两现银。”

  “五百两!能赚多少?”

  苏寒月咽了咽口水,天呐,这是个狠人啊!她每个月只有五十两,两个月也只有一百两啊,还要置药铺,这可咋办。

  于浮安伸出了三根手指,微微一笑。

  “三倍?!!”

  苏寒月惊呼道。

  于浮安轻轻点了点头,对于苏寒月这般反应,又有些琢磨不透,这女子,怎么一会儿深不见底,一会儿又神经兮兮?

  苏寒月自是不知他在想什么,不过这么高的利润,她还真是无法拒绝,回去想办法就是了,家有王爷,还怕没银子?

  “好!那两月之后,你来承安王府,叫下人传话给我就行,记住,拿点碎银子叮嘱一下别叫人说了出去。天色已晚,我要回去了,多谢于大哥今日救命之恩。”

  于浮安被苏寒月一会儿一个神态搞的一愣一愣的,“你已经谢我十多次了,大恩不言谢,我送你回去吧。”

  回到承安王府,苏寒月一路小跑来到王爷的书房。

  司南华正在看信,见她进来,淡淡的问了一句:“回来一直不见你,去哪儿了?”

  苏寒月狐疑的转了转眼睛,难道王爷还不知道?他就没找下人问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