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正好顺路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09 2019.10.15 23:00

  霹雳方才跟苏寒月说笑的表情瞬间收起,只是没有表情地点点头,算是回答。苏寒月直觉有问题,不过,看美女的表情,他们应该是朋友而不是敌人,他霹雳长得又不帅,怎么就对绝世美女那么拽。

  不过美女显然不以为意,没有给霹雳的冷脸吓跑,继续道:“小弟的船正好停在附近。我们难得见面,邱兄不如到船上小坐一会。”

  “不了。我还有事。”

  听这话,美女的脸上浮现伤心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正巧苏寒月的肚子紧接霹雳的话头雷鸣一下,眼中只有一个霹雳的美女终于把美目移向她,只不过,打量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苏寒月尴尬笑笑,下意识地不太愿意让这个美女看轻了。

  “这位是……”

  “朋友。”霹雳继续他惜字如金的新风格。

  “我姓苏,叫做寒月。请问这位美女芳名。”苏寒月决定自力更生。

  “在下乃男儿身,”笑容依旧无懈可击,不因苏寒月的误会而改变分毫,“姓糜,单名一个‘俊喆’字。”

  男的?不会吧!苏寒月的嘴巴张成圆形,不可置信的再次瞄向糜俊喆的x部,的确平坦无比,要用裹x部用力缠到这种程度,好像是有些难度。

  “邱兄,你们尚未用午膳吧,小弟看苏姑娘也饿了,不如就近到小弟船上用些酒菜,如何?”

  一听到有吃的苏寒月就来兴趣了,肚子饿的时候食物就是她致命的弱点。她用平生最最诚恳的眼神望着霹雳,霹雳轻叹口气,微微颌首。

  刚才还一副饱受饥饿摧残模样的苏寒月,居然马上精神奕奕神情雀跃起来。其变化之快,恐怕连变色龙也难以望其颈背,令霹雳咂舌不已。

  可是在苏寒月眼里看来,糜俊喆表现得比她更高兴,傻瓜都看得出来不是为了能邀请到她苏大小姐光临。这年头,莫非流行霹雳这一款朋友?或者,能请到他是一件光荣无比的事?

  糜俊喆的船果然不远,几步路就到了。美女,不,美男子的船果真不同凡响,精美的雕花,整洁的船容,不大,却显得很优雅。

  他们刚进船舱,便有一股细细的软香袭来,船舱里,迎面一座包金折叠手绘屏风,侧下是湖水绿锦绣坐榻,两边白玉似的瓷瓶里各插着两支瘦菊。

  坐榻对面乃雕花格窗,外头是江岸的景色,窗下一张几案,放着一个盛着五彩糕点的琉璃盘。总之,对一个男子来说,风格比较偏向阴柔,不过糜俊喆本来就长得一副美女模样,船舱布置成这样也算相配了。

  两个美貌小婢设好坐垫和案桌,奉上茶水就退下去了。不久,她们复又进来摆上丰盛的酒菜。苏寒月的嘴巴再度张成圆形,不是因为上菜的速度飞快,而是因为那些酒菜实在太丰盛了。每张案桌上都有一饭一汤两素四荤,无所不包。两个字来形容,夸张!

  酒菜看起来很美味,自诩肉食动物的苏寒月,自然首先把魔爪伸向那些什么猪肉羊肉。既然糜俊喆不是女的,她苏寒月也就不必装什么淑女,反正不具可比性,现下吃饱吃好祭祀五脏庙才是最重要的。套一句广告词,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但是,美男子糜俊喆显然对另一个人的兴趣大些,他的一双脉脉秋水从头到尾只在霹雳一人身上留连,仿佛苏寒月只是个透明人似的。

  不过霹雳的应对可就明显十分冷然,对于糜俊喆比三九伏天太阳的热度,还要炽烈得多的热情,大多数时候干脆充耳不闻,要不就随便敷衍一两句。更夸张的是糜俊喆居然不以为忤,好像前世欠了霹雳似的。

  吃饱喝足,苏寒月这才有空跟那两个奇怪的人来些互动,她随便找了个话题:“糜公子的船要去哪里?”

  “此番我们商号进了些蜀锦,要运回孝泸府去。”

  “孝泸府哦,十年一觉孝泸梦,呵!孝泸府是个好地方。糜公子是孝泸府人么?我想也只有江南才能孕育出糜公子这般钟灵毓秀的人物。”

  糜俊喆点点头,转问霹雳:“此番邱兄要往哪里?若是顺路,何不与小弟同行?”

  霹雳啜口酒,没答话,倒是苏寒月热心回答道:“我们要去……”还没说完呢,就瞥见霹雳射来一记警告的目光,她只好改口,“北边,那个……”一时之间不知说哪里才好。

  “河阳府。”霹雳接口道。

  苏寒月疑窦暗生,自打这糜俊喆出现开始,霹雳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虽说他以前没有对别人表现得特别热络,但也不至于像现下这般不近人情的模样。

  而糜俊喆这个人表现得更加奇怪,明明霹雳摆明了一副不予理会的脸孔,他居然还愈挫愈勇,一副屡败屡战的架势,仿佛上辈子欠了人家似的。

  “正好顺路呢。不如你们就乘小弟的船到孝泸府,再取道水路北上,如此一来,不但时间上要快些,也会免除许多劳累。”

  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提议。苏寒月虽然不知道河阳府在什么地方,不过能有大船代步,不用再靠两条腿的这种原始方法,当然乐于见成。

  不过,事情能否办成,还得看霹雳。苏寒月这回可不敢乱开口了,她满脸期盼地转向霹雳,却看到他神色依旧冷然,显然没有这种打算。

  苏寒月沮丧地捶捶自己的双腿,悲观得几乎可见日后磨出水泡肿成猪腿的模样,她再一次后悔自己那日为什么没有选择回逍圣。懊恼间她忽听得霹雳缓缓道:“好。”

  奇迹发生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霹雳会突然改变主意,他明明前一刻还一副极欲与糜俊喆撇清关系的模样,但她还是高高兴兴冲霹雳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正好霹雳也在看向她,一和她目光对上,马上又低头喝酒去了。

  糜俊喆也很高兴:“如此甚好,小弟必尽地主之谊。”

  霹雳冷冷答道:“你的船不是早就开了么?”

  糜俊喆尴尬不已,只好左顾而右言其它。苏寒月回头看看窗外,果然两岸的景色都在往后退。对这事她之前一点都没察觉,霹雳果然是在江湖上混的,警惕性那么高,如此看来美男子糜俊喆大有古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