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什么情况?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048 2019.09.19 22:25

  苏寒月只感觉脑门一阵剧痛传来,原来的被司南华开门力道过重而撞到,苏寒月痛呼一声,当即就失去了意识。

  在迷蒙中,苏寒月这具身体丢失的记忆纷纷涌现,那一年……

  。

  “请你帮帮我……”

  苏寒月叹口气:“你都说了一个月了,不腻么?到底要俺帮你啥呀?”

  “请你帮帮我……”

  “停!别再当复读机了。”苏寒月很高兴今天的梦有进展,“我是问你,要我帮你什么。请回答。”

  “请你帮……”

  “算我怕了你了。我帮,行了吧?”苏寒月直翻白眼。

  “真的?”梦中人的口气难掩兴奋,终于说了一个月以来的另一句话。

  “珍珠都没那么真。到底什么事让你折磨了我一个月。”苏寒月快不耐烦了。

  “谢谢,我会默默支持你的。”

  “你还没说……”

  苏寒月睁开眼睛,只觉得空气弥漫着一股清甜的味道。咦?高高的屋顶上横着木梁,学校啥时候变成这样了?肯定还在做梦。

  奇怪!做梦而已,怎么全身像散了架一样,脑袋还隐隐作痛,这也太真实了吧。她扭头,正好看到窗边的矮几上放了个精巧的香炉,飘渺的轻烟冉冉升起,怪不得这么香。

  地上铺满了席子,墙边摆了几个嵌螺钿的橱柜,再过来就是一个同样嵌螺钿的小屏风。看起来像极古代有钱人家小姐的闺房。

  屋子的正中设一几案,上面一青瓷瓶养着一支含苞待放的紫薇,一个小丫鬟打扮的人正伏在几案上啜泣。哇!汉服,她穿着汉服。呵呵,没钱买,梦里穿也很不错,待会儿一定要借来穿一下。

  “那个……小美女……”怎么喉咙这么干?

  小丫鬟立刻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真是一支梨花春带雨啊,名符其实的小美女。她一看到苏寒月,马上破涕为笑,几乎是扑的过来:“小姐,您终于醒了!”

  小姐?苏寒月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称呼,而且,这小丫鬟似美人儿叫她“小姐”,这有点奇怪。不过,这个梦怎么还没醒?感觉有点逼真。

  “请你给我一杯水,好吗?”苏寒月觉得喉咙快冒火了。

  小丫鬟倒了水,扶苏寒月起来要喂她。苏寒月实在不好意思,忙夺过杯子一饮而尽。好喝,还是温的,小丫鬟真细心。

  “小姐,您已经昏过去三天三夜了。奴婢真怕……”说着,小丫鬟眼眶又红了。

  苏寒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三天三夜?还真是做梦啊,这么夸张。她捏捏自己的脸蛋,哎哟,生疼!不是做梦?!笃!杯子滚落席子,苏寒月惊得张大嘴,小丫鬟不解的看着她能塞进几把杂草的嘴巴。

  “我要镜子。”

  小丫鬟取来的精美铜镜照得人挺清晰的。只是,镜中人跟她长得一点都不像,幼齿的娃娃脸,纵然还算清秀,跟小丫鬟的美貌根本没得比嘛。

  不过有一样尚算给她安慰,镜中人拥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简直可以拍广告了。彻底抛弃四环素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

  “小姐?”小丫鬟担忧的看着她。

  “这是哪里?”只不过睡一觉做了个奇怪的梦而已,居然就发生了传说中的穿越时空!苏寒月脑袋瓜里一片混乱。

  “这里是逍圣山呀。小姐,您不会不记得的吧。”

  “我不记得……”

  小丫鬟听罢一连震惊,仿佛到了世界末日:“您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吗?”

  “恭喜。你全说对了。”

  “小姐!老爷和主母呢?师太呢……”

  苏寒月连忙打断她的话头,免得这小丫鬟滔滔不绝:“全都忘了,真的。”。

  小丫鬟显得很绝望,复又哭起来。苏寒月正要安慰她,大门这时被轻轻拉开,一张俏丽的脸庞怯生生探进来。她一看到坐着的苏寒月,两眼马上放出光芒。

  “大师姐!”她扑过来一把抱住苏寒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这又是哪路神仙,长得这么漂亮?还叫她大师姐?拜托,光从外貌上判断,这个美女明显比她大嘛。

  “仇姑娘,小姐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丫鬟带着哭腔的声音仿佛一盆冷水,把姓仇的美女兴奋的火苗灭得干干净净。

  “什么意思?大师姐,我是小师妹,不记得了吗?”仇美女急了。

  “我什么都不记得,失忆了。”反正什么都不知道,扮失忆最安全。

  “都怪我粗心大意。”仇美女的眼泪开始如黄河之水泛滥,“要不是我没发现你从旁经过,又怎么会用掌风扫到你?”她自责完,风一样跑出去了。

  哦,怪不得浑身散了架。苏寒月问小丫鬟:“小美女,刚才那个是谁?”

  “小姐,奴婢叫秀美。刚才那位是仇燕舞仇姑娘,您的小师妹。”

  这小丫鬟左一个小姐右一个小姐,听语义,跟古装片里“小姐”差不多,只是怪别扭的。哦,还有刚才那个风风火火的美女,真的是小师妹呀,可是她看起来明明就比我大,莫非我这个身体跟小龙女一样清心寡欲容颜不变?

  正奇怪间,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进来两人。为首的是个神色焦急的中年美貌道姑,后面是眼泪汪汪的小师妹仇燕舞,看来她刚才搬人马去了。

  苏寒月不禁有些郁闷,今天睁开眼睛见到的每个人都是大美女,只有她,不,是她寄居的这个身躯,清秀而已,在几个美女的对照下,已经沦为路边积满灰尘的小野花了。

  “寒月,让为师瞧瞧。”中年美貌道姑让她躺下,先是把脉,然后再翻看她眼睛,之后就沉吟不语了。

  还师傅咧,师姐师妹咧,整得跟武侠小说似的。这里是逍圣山,又有道姑,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逍圣派吧。咦?她叫俺寒月哦,原来这个身体跟自己同名,太好了,被人叫别的名字还真的挺不爽的。

  “师傅……”仇燕舞和秀美急切地看着中年道姑。

  “寒月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虚弱了些。也许,她的失忆,跟她磕碰到台阶有关系。”

  仇燕舞一听中年道姑这话,马上又掉眼泪了:“都是我害的……”

  苏寒月实在不忍心一个大美女哭得稀里哗啦的,安慰她说:“别哭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失去记忆而已,大不了从头来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