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绝对不能耽误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20 2019.09.25 21:36

  这一天是除夕,苏寒月他们的除夕和平常的每一天没有任何区别。练武,习字或者弹琴,再练武,这一天就这样过完了。吃晚饭时,从来不在餐桌上说话的成仁突然开口了:“过了今晚,寒月就十六了吧。”

  这句话对苏寒月来说,不异于晴空一个响雷。在这个世界,满十五岁的女孩就可以出嫁了。对苏寒月而言,十六岁,苏寒月就要开始接任务了。

  苏寒月突然没有了胃口,不等师父离席,就放下饭碗,起身出门。月跟着苏寒月走了出来,他揽住苏寒月的肩,安慰苏寒月:“寒月,不要怕,你第一次出任务,我会跟你在一起的。”

  苏寒月摇摇头,看着月。苏寒月身旁的这个少年,过了今晚,也要十十一岁了。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苏寒月的良师益友,但是这一刻,他不明白苏寒月的心思。

  师父现在已经不是月的对手了,而苏寒月,不用轻功也可以和月对上三四十招,用上轻功,更加可以和师父打成平手了。以成仁当年在皇宫中的身手来看,恐怕就算皇宫侍卫也未必能伤得了苏寒月。

  苏寒月不是害怕,而是一想到苏寒月的双手也要沾满鲜血了,心中就莫名地悲伤。

  “月,我不想杀人。”

  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寒月,出任务的时候,不能心软。”

  “嗯。”苏寒月无话可说,这个道理,苏寒月早知道了。苏寒月不杀人,就会被杀。作为一个杀手,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苏寒月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以苏寒月的心软,日后很可能遇到危险。若苏寒月没命回来,那苏寒月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没有机会达到了,苏寒月还没有要到月的誓言呢。

  对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要怎样才能让月许下誓言呢?这一晚,苏寒月躺在床上仔细回想那谁的情史。他是怎么哄女孩子的呢?好像是制造浪漫,对了,要有浪漫的情调。

  嗯,浪漫:月光下,海景房,烛光晚餐,鲜花,轻柔的音乐,性感的晚礼服,贵重的礼物,深情的一吻,柔软的大床……停,打住!先把大床删除,亲吻嘛,作为保留节目吧。

  嗯……月光是现成的,这个时空,只要不下雨,晚晚都有月亮,还有满天的星星附送呢。海景嘛,就谷里的那个水潭吧,月光下波光粼粼,也很有意境呢。至于晚餐,不行,我不会用土灶,会破坏气氛的。鲜花呢,只要季节合适,漫山遍野都是的。音乐嘛,我亲自弹琴好了。

  晚礼服嘛,这个有点麻烦。平时呢苏寒月都是素面朝天,一条大辫子,一身劲装,衣服的款式和月的一样:斜襟的及膝衣服,一条腰带束腰,袖口系上护腕,一条宽松的长裤。只不过苏寒月他们的大小和颜色不同罢了。月喜欢月白色和深浅不一的蓝色,苏寒月喜欢所有鲜艳的颜色,最喜欢红色。

  苏寒月还从没穿过女装呢。别看是冬天,一来谷里的冬天不太冷,二来天天练武,连披风都很少穿呢。月给苏寒月买过几身漂亮的女装,还有一件名贵的狐皮披风,苏寒月都从来没穿过。首饰也送了好多件了,胭脂水粉也有不少。苏寒月嫌累赘,连手镯都没有戴。若是苏寒月换上女装,应该能造成一些视觉冲击吧。

  还有就是礼物。苏寒月根本不能出山,上哪去弄呢,再说苏寒月也没有钱呀。除非自己做,做什么呢?好像古代的女子是要送情人荷包的。苏寒月也学了女红,不过这东西很花时间,耽误练武。师父并没有要求苏寒月学精。所以现在苏寒月绣鸳鸯是不行了,绣一朵并蒂莲还凑合。但是荷包长啥样呢?

  苏寒月在月和成仁还有杨叔的身上都没有见过荷包,印象中大哥的身上好像挂过一个,还是没过门的嫂子做的呢。跟手机袋差不多的感觉,嗯,就做个手机袋好了。

  想好之后,苏寒月满意地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月一看见苏寒月,就笑了。“寒月昨晚失眠了吗?怎么好大两个黑眼圈?”苏寒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心说这还不是为了算计你嘛。

  月隔天就要出任务了,于是苏寒月利用他出任务的时间开始准备了。当然,练功是绝对不能耽误的。

  做手机袋,呃,不是,是做荷包,用了苏寒月四五天的时间。然后就开始练习梳头发,苏寒月进谷前见过那些姑娘们的发型,一部分披着,一部分在头顶束起,挽成各种发式,再插上漂亮的发簪。太复杂了,苏寒月不会。在多次尝试失败之后,苏寒月放弃了。

  最后苏寒月决定把头发完全散开,把耳后的两缕头发用一条发带束起就OK了。再从两侧把披散的头发拨到身前。

  有耳环,却没有耳洞。小时候苏寒月怕疼,娘亲也没有逼苏寒月扎,想是年纪还小,不急吧。进了谷中,对着三个男人,谁也没想过给苏寒月扎耳洞。难道现在自己扎?算了算了,苏寒月怕疼,放弃耳环了。

  月这一次出门的时间比较长,足足一个月才回来,他回来时心情看起来非常好。

  师父隔日就要出谷去采买了,苏寒月的机会来了。嘿嘿嘿……月,看我的表演吧,我准备得这么充分,天时地利人和的,看你不上钩?

  这天午饭后,苏寒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月觉得有些奇怪,却也不来打扰苏寒月。

  这里女子的衣服真是啰嗦,苏寒月已经演练了好多次了,还是不能熟练地穿好。里衣是一件及膝的白色斜襟长袍和长裤。长袍用一对对的绳结固定,苏寒月总是把绳结配错对。

  外衣是绿色的斜襟上衣和同色的长裙,上衣窄身宽袖,长度刚刚过臀部,将女子的曲线完全勾勒出来。领口较低,露出里面的白色衣领来,长裙裹臀宽摆。系好了上衣和长裙的绳结,就要系腰带了。

  宽宽的墨绿色镶金丝腰带,在腰上围了两圈,系个蝴蝶结。这个结,苏寒月研究了很久。若是系在腰前,有点像HELLO KITTY,不好。若是系在腰后,像个日本人,也不好。于是苏寒月决定系在腰侧,前世的苏寒月,经常这样系腰带的,好看又时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