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沉鱼落雁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44 2019.10.10 21:37

  一只吊睛白额大老虎正站在离她十步开外的地方,一双饥饿的眼睛显示出它对面前这个生物的极大兴趣。它渐渐地,渐渐地摆开扑的姿势。苏寒月骇然想逃,却发现双腿不听使唤,一步也挪不动。她太倒霉了。救命!谁来救救她?武松,你在哪里?

  老虎发出一声夏者之啸,挟雷霆万钧之势扑向自己的猎物。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玄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老虎没能扑到苏寒月面前,就斜飞出去,哀鸣一声倒在地上,挣扎几下不动了。

  大难过后,苏寒月双脚一软,跪坐在地。虎口余生的她定睛一看,原来那玄色的身影是霹雳。他捡起方才为击退老虎而扔在地上的几颗果子,递给她道:“饿了吧,先吃着。”

  苏寒月此时才心神稍定,也着实饿了,拿起一颗啃起来,只听得霹雳继续道:“老虎只是晕了,你拿我的剑去杀掉它。”

  正啃得起劲的苏寒月一听,脸都绿了:“什么?这么危险的事情!老虎的皮这么厚,更何况,我从小到大连一只鸡都没杀过。你不觉得身为武林高手的你比较适合吗?”

  “哦。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是先走吧,省得待会儿老虎醒了,那可就麻烦。”

  苏寒月无辜地望着他说:“我走不动。其实你受的伤好像不重,完全可以搞定一只晕掉的老虎……”

  霹雳摇摇头,叹气道:“胆子这么小,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逍圣弟子。走不走随你,我可要走了。反正老虎不久就会醒过来。”说完,他竟真的转身就走。

  苏寒月见他来真的,急得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霍然站起身,一阵小跑追上他,嚷嚷道:“喂,来福,你也太绝情了吧,好歹昨个儿晚上还是我照顾你的呢。”

  霹雳瞧她一眼,揶揄说道:“这不,你还挺生龙活虎的,哪里走不动。”

  苏寒月一阵脸红,只得低头努力赶路不答话,却不期然瞧见霹雳脚步踉跄起来。奇怪,怎么说他也是练武之人,居然还走路不稳。

  她一抬头,便看见霹雳噗地喷出一口鲜血。苏寒月慌了神,顺势伸手一扶,稳住他差点倒下的身形。霹雳苦笑道:“看来这次伤得不轻,连打只老虎都受不住。”

  “那个……”苏寒月觉得自己应该趁势问清楚昨日打斗之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又不知从何问起。霹雳看她吞吞吐吐的,心知她欲问何事,问说:“你是不是想问,昨日我为什么抓了你就跑?”

  苏寒月点点头:“我记得,当我被扔向你的时候,听到后头有不寻常的声响。”

  “没错。昨日围攻我的那两人是血枯老人,在江湖上以暗器投毒见长。他们以你为障眼法,实则在后头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施放喂了剧毒的暗器——就是我昨晚逼出来的那种。”

  他轻喘几下,复又道,“他们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如果我把你击开,必中暗器无疑;若我闪到一边,依然逃不过暗器织成的网。”他冷笑一声,“其实我早已看出他们的意图。血枯老人低估我了!”

  “你接住我,事实上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盾牌挡住暗器,可你没有,你选择第三条路,也是最危险的一条:接住我并隔开暗器。可惜还是有一条漏网之鱼。”。

  “是的。”

  苏寒月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形,真为自己捏把汗,幸亏霹雳没有拿她挡暗器,否则自己已经是一具布满马蜂窝的尸体,说不定还因中毒而面目全非。她沉默了一阵,又说:“血枯老人以江湖传闻来判断你的性情,那种方法本来万无一失的,可你并未如传闻中的心狠手辣,反而让他们的打算落空。”

  霹雳笑说:“这你可就错了。忘了么?我可是制造了达沃城恶魔灭门惨案,以及杀害牧飞驰的。”

  “估计那多半不是你做的。”

  霹雳惊讶望着她:“你怎么如此肯定?”

  “呵!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武侠和言情小说我可看多了,你这种人总是好人。而且,不是有句成语叫做‘三人成虎’吗?正所谓,一百个人说同一个谎言,到最后都会变成真理,所以江湖传言不太可信。最重要的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经过这么一夜,我发现你人还挺好的,又去张罗早餐啦,又英勇打虎什么的。”

  “说不定我是觊觎你的美色……”

  “不会吧!虽说我的确长得貌若天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看你一身光鲜,我还想讹诈你的钱财……”

  “嗯,听说我家的确有钱。喂,你太立心不良哦……”

  “呵呵。小丫头,总算看清我的真面目了吧,霹雳的名号可不是吹的。”

  “死来福!姑奶奶我今年已经二八年华,是大姑娘一个,不是小丫头。况且,本姑娘有名有姓,姓苏,芳名寒月。苏寒月,你可记住了。”

  “哦,真是奇怪的名字……”

  “什么——奇怪?你再说,我可不扶你了……”

  他们两人一路抬杠,不觉走到山麓,一条小山村横亘在眼前。苏寒月担忧地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霹雳,对他说:“不如我们在这里借宿一日,等你养好伤再走吧。”霹雳点头表示同意,于是苏寒月扶着他走向离他们最近的一户人家。

  两间茅屋,一带疏篱,院落里种着几畦蔬菜,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中年妇女正在喂鸡。苏寒月上前说明来意,当然没敢提什么江湖恩怨,只谎称路遇贼人受了伤,请求借宿一日。

  中年妇女看他们一个衣带血迹身体虚弱,一个头发凌乱衣裳破损,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山里人淳朴,丝毫不怀疑,当下热情地迎了他们进屋。

  待进了屋,苏寒月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作“家徒四壁”,屋里就两件家具,一个粗木矮柜,一张几案,做工粗糙,一看便知是自己做的,这屋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挂在墙上的那张狼皮了。

  两人坐定,打听之下才知道,这条小村家家户户靠打猎为生,这户人家姓夏,没有儿女,夏大娘的丈夫今天早上进山打猎去了。夏大娘家中清贫,也没什么可招呼的,盛了两碗热水给他们,又到外头忙去了。

  傍晚时分,苏寒月正帮夏大娘做饭的时候,一个髯须大汉扛着一只老虎径直走进院子里来。他一边卸下肩上的老虎一边大喊:“婆娘,今天交好运了,晚上宰了这只大虫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