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不至于丢脸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62 2019.10.01 22:38

  “……小唯因王将军生得勇猛英俊,对其萌生爱意,并不停用妖术诱惑王将军,想取代王将军妻子佩蓉的地位……”讲了一半,苏寒月突然停住,大喊一声,“睡觉了!”

  十几双眼睛投来了遗憾的目光,苏寒月却往月身边的树上一靠,作出疲惫的样子。相信司南华此刻一定恨得牙痒痒呢。

  谁知月并不配合苏寒月,把苏寒月从他身边拉起来,要求苏寒月继续,看来,他对结局也很感兴趣呢。

  看在月的面子上,苏寒月讲完了故事,大家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司南华突然对着苏寒月身后大叫一声:“小唯,你怎么在这?”

  苏寒月吓得尖叫一声,扑进月的怀里。周围一片哄笑,苏寒月这才知道被算计了。算了,今晚,大家都被苏寒月吓得够呛,就算扯平了吧。

  “若我是个妖怪,你怎么办?”苏寒月开玩笑地问月。

  “我把心送给你吃。”月说得眼都不眨,苏寒月心下感动不已。

  晚上休息时,由于附近没有山洞,苏寒月他们就露宿在树下的一块空地上。除了两个守夜的侍卫,其余八个侍卫裹着披风,围成一个正方形睡在干草上。中间的火堆被移到圈子外,干燥温暖的地上,铺上干草,留给苏寒月他们三个人睡。

  唯一的一块薄毯,铺在正中间,看来是要苏寒月睡在两人中间。月把薄毯移到了一侧,自己裹着披风,躺在了中间。

  苏寒月知道他心中不满,微微一笑,也裹上披风,在他身侧躺了下来。这时,一个温暖的裘皮披风,隔着月,盖到了苏寒月身上。

  “苏姑娘身子弱,不要受凉了才好。”司南华淡淡的声音传来。

  “谢谢十一公子。”苏寒月小心地说道,真怕月又有什么惩罚了。

  其实,为了掩饰苏寒月会武功的事实,苏寒月已经比平时多穿了很多衣服,根本不会受凉。

  第二天一早,苏寒月睁开眼睛,发现侍卫们和司南华都已经不见了。而苏寒月,毫无悬念的,趴在月的身上,钻进了他的披风,裘皮披风掉落在一旁。

  好在身上的女装约束了苏寒月的手脚,不然苏寒月的样子一定会更难看。

  月半眯着眼,看着苏寒月,他一定是故意想要大家看到苏寒月出丑,所以没有叫醒苏寒月。

  苏寒月红着脸,狼狈地爬起来,自己跑到小溪边洗漱。清凉的溪水让苏寒月有脱鞋洗脚的冲动,不过苏寒月只是拉高了衣袖,美美地洗了把脸,又用梳子沾了溪水梳了头发。

  接下来,苏寒月就发愁了,每天都是月帮苏寒月梳头发,这下他不在,苏寒月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叫他给苏寒月梳头吧。一来没面子,二来苏寒月一个丫鬟出身,不会自己梳头,实在可疑。

  苏寒月抬头左右看看,突然发现司南华就站在离苏寒月不远处,若有所思地盯着苏寒月的手臂看。苏寒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颗鲜红的守宫砂,心中一惊,赶紧放下了袖子。

  “寒月,你在这里呀。”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顺手拿过梳子,熟练地为苏寒月在头顶盘了一个漂亮的小发髻,又把披散的头发梳顺了。

  苏寒月心虚地抬头看向司南华站过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人影了。

  出发时,苏寒月故意拉着月慢慢走,离开队伍很远,说出了苏寒月心中的疑问,“月,这里姑娘,都会点守宫砂吗?”

  “不会。”月看了苏寒月一眼,“点守宫砂的原料很珍贵,一般小户人家的姑娘,点不起。而大户人家,除非男方质疑,否则也不会点。”

  “啊?”原来如此,那司南华看到了苏寒月的守宫砂,就会有所怀疑了?

  “别怕,真正的苏寒月,在许给我的时候,是点了守宫砂的。”月拍拍苏寒月的肩膀,安慰苏寒月。

  “那,师父是怎么知道我有守宫砂的,还有,他为什么要检查我的守宫砂呢?”这个问题苏寒月想了好久了。

  月的脚步顿了一下,旋即又平静地说道:“大概是你小时候生病,师父照顾你的时候看到的吧。师父对我说……”

  “说什么?”苏寒月有些好奇地追问,直觉告诉苏寒月,一定跟苏寒月有关。

  月的脸有些红了,“师父说,成亲之前,不得做苟且之事。”说完,他快步走开了。

  苏寒月不禁有些埋怨师父了,若苏寒月现在是甄夫人的身份,就不必担心司南华了。

  这时,前面的人已经发现苏寒月他们掉队了,停下来等苏寒月他们,苏寒月他们只好快步跟上。

  这天以后,只要是露宿,司南华都会让侍卫用树枝和干草,给苏寒月做一个简易的帐篷。这样,即使苏寒月还是睡在月的身边,也不至于扑到他身上去了。虽然知道司南华不怀好意,但他的做法,的确让苏寒月不至于丢脸了。

  而苏寒月,从那天起,就改梳一条大辫子了。实在是不能天天叫月帮苏寒月梳头,容易露馅。面对司南华和侍卫们惊讶的目光,苏寒月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在山里赶路,方便。”反而换来了几道赞许的目光。

  月在一旁轻笑了一声,苏寒月面上一红。来到这个世界,梳头发和穿衣服,竟然成了苏寒月最痛苦的事。

  吸取了上次讲鬼故事的教训,以后再露宿的时候,苏寒月就不讲鬼故事了,只是乖乖地偎依在月的身边,和他窃窃私语。这时,司南华和他的侍卫们,就会流露出一些失望的神色。

  过了几天,苏寒月他们投宿到了一个农家,农户只空出来一间客房,侍卫们正想叫农户把所有的房间都空出来,司南华却说道:“无妨,我和咏歌住一间,寒月姑娘就跟这家的姑娘们挤一挤,你们在房间里打地铺,将就一晚吧。”

  “是。”侍卫们领命下去安排了。月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又转为晴天。

  当晚,司南华的贴身侍卫张武,就送来一双厚底的布鞋。一看,就知道是这户人家第三个女儿的绣鞋,虽然样式很普通,但贵在底子厚,穿上,大小也刚刚好。

  月冷冷地看着苏寒月穿上新鞋,只是哼了一声,就让苏寒月脊背发凉。怎么办?穿,还是不穿。算了,还是穿吧,谁让人家是王爷呢?大不了,这几天对月多说些好话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