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你跟我来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73 2019.09.24 23:10

  他微微侧过脸,把自己的脸贴到苏寒月的掌心,用他温暖的脸颊,摩擦着苏寒月濡湿冰凉的手心。苏寒月全身又是一僵,今天是怎么了,他竟会有如此亲密的举动?

  他像是没有注意到苏寒月的僵硬,笑着说:“寒月,小傻瓜,你还伤不到我呢。我都离你这么近了,你才能感觉到,想伤我,你还差远了。”

  他突然闭上眼睛,密密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他把头一侧,柔软的唇印上了苏寒月的掌心。苏寒月彻底石化了,手就那么僵硬地举着,动弹不得,任由他的唇在苏寒月的手上游走着。留下一串串痒痒**的感觉。

  苏寒月的手掌由于长年练武,生满了茧子。有握剑留下的,有练飞镖留下的,甚至手掌的边缘还有练劈木头时留下的茧子。那么柔软的唇,应该会痛的吧。

  他一副很享受的表情,用唇描画着苏寒月的手掌,然后是每一根手指。一种暧昧的气息在苏寒月心中荡漾开来。苏寒月突然感到很紧张,用力一撑放在他胸前的那只手,想要一把推开他,却没能得逞。下一秒,他突然睁开眼睛,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他松开搂着苏寒月的手,又顺手牵住苏寒月还举在他面前的那只手,说道:“寒月,师父在前厅等我们呢。”说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牵着苏寒月走了。

  苏寒月呆愣愣地看着他的侧影,机械地迈步跟着他,脑子就像一锅粥一样,无法想明白这突然的热情和突然的冷淡。就好像大晴天的,突然下了一场雨,接着就天晴了,明明被雨淋透了,却找不到下过雨的痕迹,连地面都是干的。

  那感觉,怪怪的。接下来的两天,苏寒月有些刻意地躲开他。连他有意无意投过来的眼神,都回避着。明明是盼望的,为什么,他真的对我热情了,我却想要逃避了呢?

  想了两天,苏寒月渐渐想明白了。之前,苏寒月一直是将他当做那谁来爱的。苏寒月崇拜他,爱恋他,远远地观望他,甚至有些惧怕他。

  然而,当他真的靠近苏寒月了,当他温热的呼吸真切地喷到苏寒月的脸上,当苏寒月在他怀里,手掌下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苏寒月蓦然发觉,在苏寒月身边的人,从来都不是那谁。

  月,因为我的爱,而开始接受我了。若我还是将他当作那谁来爱着,对他是不公平的。那么,我爱月吗?

  月与那谁,除了相貌相同,性格也很相似。他们都是自信,坚强而敏感的。然而,不同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经历,注定了他们有更多的不同。

  那谁,家境良好,衣食无忧,学业事业一帆风顺。人又长得帅,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似地换。他太有资格玩世不恭,游戏人生了。

  月,苏寒月曾经问过他,八岁前,他的人生是怎样的。他沉默了一会,告诉苏寒月:“我没有家。”苏寒月不死心,又问:“那你以前叫什么名字?”更长的沉默之后,他说:“我没有名字。”月说过师父是从离国把他带来的,那他算是离国人吧。

  苏寒月又问他:“那你的爹娘呢?”他那一刻的眼神充满了仇恨,凶狠得吓人,两个拳头紧紧握着,像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牙齿把下嘴唇都咬出血了。苏寒月吓得不敢出声,非常后悔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

  好不容易他平静了下来,才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爹娘。”那一句话的后面应该藏着怎样的仇恨呀。难怪在他的脸上,总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仔细想来,苏寒月是喜欢月的。朝夕相处了六年了,月的勤奋刻苦,聪惠伶俐,坚强隐忍,苏寒月都喜欢。

  苏寒月不是曾经决定,这一世,要为自己而活吗?之前,苏寒月是带着明确的目的接近月的。现在,苏寒月要听从自己的心意,认认真真地和月谈一次恋爱。

  这样想通了之后,苏寒月就不再逃避月了。晚餐时,苏寒月又开始和月眉来眼去了。成仁放下碗筷走出去后,月也放下筷子,说道:“寒月,你跟我来。”说完起身快步走出门去。苏寒月赶紧起身出门。

  月已经走出很远了,他走得很快,苏寒月只好快步跟上。苏寒月他们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水潭边上,月在潭边的一块青石上坐下来。苏寒月停在他身旁几米的地方,看着他的侧影。

  太阳的余晖洒在水面上,金灿灿的波光有些晃眼睛。在山谷中,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太阳的脚步的。日影西移,整个山谷半明半暗,可以清晰地看到阴影吞噬光明的脚步,很快,水面也是半明半暗的了。再过一会儿,阳光就要离开山谷了,夜晚却没有来临,天空还是亮的,山谷却暗了下来。

  当阳光完全离开山谷时,苏寒月走到月的身边坐下来。月突然一侧身,紧紧抱住苏寒月,一只手把苏寒月的头压进他的胸膛,仿佛要把苏寒月揉进他的身体。苏寒月努力地侧过头,让自己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

  “寒月,我想你了。”月温柔的声音在苏寒月头顶响起,苏寒月一只耳朵听到他动听的声音,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另一只耳朵听到他胸膛里“嗡嗡”的共鸣声,感觉到他深深的叹息。

  “月,我也想你呢。你第一次离开,就走了一个月那么久。”苏寒月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缠绕着他鬓边垂下的一缕发丝。

  “寒月,我每晚闭上眼睛,就想着你的样子。”他略略松了松手,让苏寒月在他的怀里更舒服些。

  “月,跟我讲讲山谷外面的事情吧。”苏寒月有些不适应这突然的亲近,赶紧转移话题。

  “我的任务不能讲的,你知道,这是规矩。”月把苏寒月的发辫从苏寒月的颈后拉到身前,玩弄起苏寒月的发梢。

  “我知道。你可以讲讲其它的,所有你看到的。人呀,事呀。月,这六年,我可是与世隔绝呢,都快修道成仙了。”苏寒月抬头看着他。

  月笑了笑,他的笑让苏寒月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些年,从没见过他笑,这几天,他却总是对苏寒月笑,让苏寒月受宠若惊。

  他仔细想了一会,说道:“我这次去的地方是南虞囯的都城偃城,我也是昼伏夜出,很少出门。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是在三个国家的交界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