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不用您赶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237 2019.10.21 22:35

  “你回来作甚。”这是一句没有感情起伏,冷得有些可怕的话。

  心中念想过千遍万遍初见的情形,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幕。父亲冷淡的第一句话,让苏寒月措手不及,连先前练熟的大礼也忘了,立时愣在原处。此时,从右手边转出一个中年美妇,高髻金步摇,气度雍容。旁边跟着个嬷嬷,替她撑伞挡雪。不用说,是苏寒月的母亲无疑。

  “弟子见过师叔。”阎芳洁这句话,既是行礼,也是打破目前这无言的尴尬。

  苏寒月目光转向母亲,想得到援助,不料苏夫人偏过头去,竟不愿看自己的的女儿。没有得到回应,她只好怯怯回答父亲:“女儿回来探望……”

  “立刻给我回逍圣去!”苏老爷厉喝一声打断苏寒月的话。

  “爹……”苏寒月嗫嚅着,不由自主再次望向苏夫人,却得来她一句冷冰冰的话:“逍圣才是你的家,快回去吧。”

  苏寒月倒吸一口冷气,觉得有些头晕,母亲的一句话,彻底粉碎了她的希望。这些字句,如同一把一把刀子,剜得她的心都滴血了。

  “为什么……”二十多年来思念父母的悲苦突然涌上心头,眼泪夺眶而出,“这里不是我的家吗?你们不是我的父母吗?好不容易见一面,连问候一声都没有,出口就是赶我走。”

  苏寒月死命抱紧暖炉,全身冰冷,“我是路边的陌生人还是阿猫阿狗,让你们弃之如敝履!既是如此,当初不要生下我好了,生下我也溺死算了,何必大费周折送到逍圣?我本是一个多余的人!”她泪流满面,摇摇欲坠,阎芳洁和仇燕舞赶忙扶住她。

  她用尽力气推开两人,踉踉跄跄朝大门奔去。她要离开这里,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根本就没有家。终究,无论在哪里,现代还是古代,她始终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人。

  忽然间,苏寒月只觉天旋地转,x中一滞,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倒在雪地里。就这样,睡着好了,再也不要醒来,面对这样残酷的人世间……腥红的血,点点淋漓,如同寒冬里怒绽的红梅,洒在洁白的雪上,触目惊心……

  宽大的内室里,一座连地六曲蝶栖石竹银交关仕女屏风隔开了房门,玉雕博山炉里轻烟袅袅散入连珠宝帐,银莲花烛默默滴着红泪,偶尔轻爆烛花,发出毕剥几声,一切静极。苏寒月缓缓睁开双眼,一切涌上心头,历历在目,不由翻身坐起,哪料一阵眩晕袭来,只好双手撑住绣榻。

  “大师姐,”正在假寐的阎芳洁早被惊动了,忙过来扶住她道,“快躺下,本来身骨子就弱,唉!”

  “这是哪里?”

  “是苏府。”

  苏寒月可没忘自己在这儿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强压不适要离榻,咬牙道:“我现在就离开这儿。”一个人影悄悄闪进屋,听到苏寒月这句话,立时怔在屏风后面。

  “大师姐——”阎芳洁把她摁回榻上,劝说道,“现下才过四更,外头天寒地冻,宵禁未解,您能到哪里去?”

  “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儿就行了。”

  “大师姐,小师妹和青虹门的两位少侠都已经睡了。不如您今晚暂且歇下,明日再作打算,如何?”

  苏寒月总算依了阎芳洁,却是辗转难眠。一阵难耐的静寂,人影转身似乎很是伤心,正欲悄悄离去,就听到苏寒月突然幽幽地问:“他们……当真是我的亲生父母么?”

  阎芳洁柔声回答道:“那是自然。”

  “既是如此,为何……为何我千里迢迢回来,却是不肯相见?”

  “大师姐,师叔她……呃,或许有什么苦衷。您的心还是放宽些罢。”

  “有什么样的苦衷,连女儿都不认!”苏寒月惨笑一声,“他们不是我的父母罢……是我奢望了……”

  那人影一震,好像是难以抑制般要冲出来,但还是忍住了,拖着裙裾悄声离去,留下一道黯然的影子。清冷的雪夜之中,不知何处,传来似有若无的叹息声……

  翌日,苏寒月起了个大早,红肿的双眼表明她暗自哭了半夜。她早膳也不用,拖着羸弱的身子闹着回逍圣,众人正劝着,苏夫人就来了。

  “马车已经准备了,早些启程也好。”语气依旧冷淡,仿佛在说一件于己无关的事情。

  苏寒月脸色苍白地打个趔趄,勉强站定,凄然道:“马上就走,不用您赶。”眼泪忍不住又流下来。她垂下头,不愿让苏夫人看到自己流泪的模样,却正好瞧见x前的长命锁。这个金锁,平日里她就算在睡觉,也舍不得取下的,此刻,那上面的“爱女寒月”四个字如此刺目,刺得她眼睛都疼了。

  什么亲情,什么母爱,都是假的!苏寒月绝望之下,抓住金锁死命扯,她要扯掉这个桎梏。可那挂着金锁的项圈是黄金打就,坚固无比,她哪里扯得下,反倒把脖子勒出一条粗粗的血痕,在场的人都不忍相看。尽管如此,苏夫人没有说半句挽留的话,转身就走。

  仇燕舞一把抱住苏寒月,哭道:“别这样,大师姐,其实……”

  “什么狗屁爱女,我统统都不要,也不稀罕!”啪一声,项圈没断,长命锁给硬生生扯了下来。苏寒月泄愤似地把金锁用力扔在地上,推开仇燕舞,东倒西歪冲出去。

  果真如苏夫人所说,苏府大门外的坊道停靠着一辆大马车,远途用品一应俱全。苏寒月爬上车,浑身虚脱无力,抓着凭几失声痛哭。

  阎芳洁等人追上来,好言相劝,她也不管,兀自大哭,好像要把所有的愤恨都哭出来似的。未几,她突然抽噎着用手胡乱抹眼泪,自言自语道:“命该如此,还能怪谁?”随后不发一言,脸色苍白得可怕。众人见她如此,也不敢言语,怕刺激到她。

  雪霁天晴,马车上了朱雀大街,人声逐渐鼎沸。故道重行,相隔不过一夜,人的心境大不同前。昨日刚进城的时候,虽然北风怒号大雪纷飞,但是苏寒月满怀希望,带着兴奋的心情欣赏这世上最宏伟的城市,一切在她眼里都是美好的。今日雪停天青,她感受到的却是冰冷的,周围的一切都是灰暗的。

  她已经没有那心思,也没有那力气再看一眼这个举世闻名的帝都。她害怕桐商城,害怕道旁高大的树木,害怕那些整齐的里坊,害怕面带微笑的桐商人,总之,她害怕桐商的一切。她不愿再看,也不敢再看,只求快些回到逍圣,躲进寒月轩,此生不再踏进桐商城一步,也遂了他们的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