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处境危险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51 2019.09.29 23:02

  半掩的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身材高大,小麦色的肌肤紧致而有光泽。相比较起来,苏寒月和月的皮肤就很白皙,可能是山谷中的水土太好了。

  他穿一件黑底绣着金色花纹的长袍,腰间是同花色的腰带,佩了一把镀金手柄的剑,头发用一个玉冠束起,剑眉星目,挺拔的鼻梁,厚唇抿起,透着一股刚毅之气,看起来很酷的样子。

  这个帅哥,跟月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那眼睛,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苏寒月正发呆的时候,月已经起身离桌,一撩长袍下摆,屈身就要拜倒,口中说道:“草民甄咏歌见过十一王爷。”十一王爷上前一步,扶住月,说道:“早就说过,你我是朋友知交,就别再行这虚礼了。”

  两人对望的眼神中,竟是透着惺惺相惜的意味。这就是所谓的英雄相惜的感觉了吧?不过,十一王爷?十一王爷!这不就是司南华吗?天哪!我是不是该夺门而逃呢?

  月笑着对司南华说道:“南华,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苏雨真。”又对已经石化的苏寒月说道:“雨真,过来见过十一王爷。”

  见苏寒月没有反应,月又喊了一声:“寒月。”

  “苏姑娘?”这一声是司南华喊的,因为苏寒月盯着他还没回过神来。大概又是一副花痴的模样。

  “哦?”苏寒月终于回过神来。

  “雨真,过来见过十一王爷。”月皱了皱眉头。

  苏寒月只好起身,略略一俯身,“民女苏雨真见过十一王爷。”

  “出门在外,苏姑娘叫我十一公子就好了。”司南华的嘴角高高翘起,双肩微微抖动,看来忍笑忍得已经很辛苦了。多年前苏寒月他们某次见面,他好像也是这副模样。

  苏寒月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脸上却挂着崇拜的微笑说道:“小女子方才失礼了。从前每每听咏歌讲起十一公子,总是赞不绝口,小女子心下不以为然。今日得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十一公子当真是器宇轩昂,风流潇洒,一进得门来,就把小女子惊得呆住了。让十一公子见笑了。”

  苏寒月说完这些奉承话,感觉跟吃了苍蝇似的。心下愤愤地想着怎么报复回来,出了这口恶气。

  月有些疑惑地看着苏寒月,司南华则是一副很受用的表情。当下三人重新坐定,又叫了小二来加了菜添了茶。

  席间讲起苏寒月的身世,司南华唏嘘不已,苏寒月瘪瘪嘴,心说我过得可好呢,谁要你的同情了。好在苏寒月被师父带走了,要不然现在成了你的老婆,跟那些个小老婆们争风吃醋的,你又不待见我,我还不定多惨呢。

  正在想着,忽听司南华说道:“既是如此,我此行正是奉旨去探寻惠水的源头,不如你二人与我同行可好?”

  苏寒月心说这个行程听起来非常诱人,可是苏寒月不想跟这讨厌的家伙作伴同行,千万不能答应啊。

  苏寒月冲月使眼色,他好像也不想带个大灯泡,说道:“如此甚好,只是我二人行走拖沓,见到风景好的地方,总要停留几日,只怕是会耽误了南华的正事。”

  “不防,我这一路走来,也是见到喜欢的地方就住上几日,如今有你们作伴,岂不快哉?就这么定了。”啊?这个人,还是这么霸道。苏寒月恨得牙痒痒,真想一拳打过去,像以前一样痛快地跟他打一架。

  月只好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菜上来的时候,苏寒月发愁了,难道苏寒月真的要像淑女一样,撩起面纱小口地吃饭?想想都痛苦。苏寒月可怜地看着月。月笑了笑说道:“南华不是外人,你就不用戴面纱了。”

  苏寒月松了口气,摘下面纱,对面的司南华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苏寒月知道自己的长相,与娘亲有七分想象,引起了他的怀疑,于是故意自嘲地说道:“又让十一公子见笑了,咏歌长得太好看了,我心里自卑,怕别人说我配不上他,所以出门就戴上面纱。”对面传来“嗤”的一声轻笑。苏寒月心说笑吧笑吧,笑死了才好。

  月疼爱地看着苏寒月,说道:“寒月真说笑了,你真兰心蕙质,我有幸得此佳人,不欲为外人所见,所以要求你出门以纱遮面,原是我妒心太重了。”

  苏寒月感激地看了月一眼。

  司南华感慨道:“果然是一对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呀。”苏寒月装作害羞地低下了头,心说这家伙总算说了句人话。

  不过苏寒月是个小人,有仇必报的。吃饭时,见司南华夹了块鱼塞进嘴,找准时机,苏寒月突然尖叫一声,司南华一惊,把鱼吞了下去,接着不停地咳嗽起来。果然,被鱼刺卡了喉咙。

  苏寒月偷笑不已,却装作很疼的样子,对月说道:“我被刺扎了一下,好疼。哎呀,十一公子,我吓到你了?对不住啊,对不住啊!”

  司南华没法说话,只是摇头摆手,生生地吃了个哑巴亏。月白了苏寒月一眼,又对苏寒月宠溺地一笑,苏寒月的小把戏怎么能逃得过他的法眼呢。

  晚上,在司南华惊讶的注目礼下,苏寒月和月一起进了房间。苏寒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见过呀,这叫未婚同居。

  其实,真的只是同居一室,若是租了院子,月和苏寒月还是分室而居的。在客栈,月担心有危险,就和苏寒月住一间房。自从上次住客栈,月发现苏寒月不但踢被子,还把他当抱枕用,就开始自愿地充当苏寒月的抱枕。

  因此现在每天早上醒来,苏寒月都是钻到月的被窝里,搂着他的姿势。每天早上,他总是一脸好笑地看着苏寒月,狼狈地从他的被窝里钻出来。其实苏寒月是担心,万一哪天,他的火被苏寒月勾了起来,又找苏寒月练功,那就惨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一关上门,月就抱住苏寒月,力气大得苏寒月不得不运功抵抗,否则腰一定会断掉。

  “十一王爷啊。”刚才不是才介绍过吗?

  “他是甘晋门最大的威胁,已经有很多杀手死在他手里了。”原来是他在跟踪苏寒月他们,难道他已经知道月的身份了吗?那月不是处境很危险了?

  “如果落在他手里……”苏寒月小心地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