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不用怀疑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35 2019.10.05 19:55

  奕婷定是早已见惯了这种人,行了个礼,就跪坐到了古琴前。这时,一个长相伶俐的小丫头进来点了一炉熏香,给客人端上了点心,斟了一杯酒,放下酒壶,就退了出去,小心地掩上房门,门开的时候,可以看见门口有两个侍卫。

  苏寒月心中一惊,月告诉苏寒月,这个晁煜城身边有几个高手护卫,若论单个,每个人都略逊苏寒月一筹。一般出门他只带两个,一个明里守门口,另一个暗里守窗口。门口现在有两个,那么暗里的呢?屏息细听,窗外果然有两个人。

  正思忖间,熏炉的香气已经满室缭绕,奕婷玉指轻拨琴弦,开口唱起了小曲。

  苏寒月这时要做的就是跳出去,剁了晁煜城的一只手指。月知道苏寒月不想杀人,所以安排了这个任务给苏寒月,就这样,苏寒月都有些不忍下手,看来,苏寒月还真不是干杀手的料。

  苏寒月决定等奕婷唱完曲子就行动,可是曲子还没唱完,晁煜城已经从矮几后起身,迫不及待地一把抱起奕婷走向卧榻。奕婷娇呼一声,苏寒月觉得自己下腹一热,奇怪,苏寒月怎么会对一个女人的声音有反应?

  苏寒月这才暗叫不好,那炉熏香原来是媚香,想要屏气已经来不及了。

  隔着粉色的纱帘,那两人已经纠缠在一起了。

  苏寒月赶紧现身,走到卧榻前,手起剑落,一只食指掉落在地。

  一秒钟后,凄厉的呼声,才爆发出来。转身的瞬间,苏寒月对上了奕婷的眼,她的眼里是冷静和一丝杀气,和刚刚的声音完全不相配。

  苏寒月迅速地转身跃出窗外,窗户推开的同时,两只飞镖也准确地打向窗外两人的面门。苏寒月向妓院后面的小树苏飞奔而去,按照约定,会有一个长相身形和苏寒月差不多的女孩在那里等苏寒月。她会替苏寒月死去。

  苏寒月原本不愿接受这样的安排,月说,她本就得了不治之症,家里为了给她治病变卖了所有家产,现在月给了他们家一大笔银子,所以那女孩是心甘情愿的。苏寒月不敢去深究这个中缘由,为了得到自由,这样安排已经是最小的伤害了。

  这时,苏寒月突然想到了那个真正的苏寒月,月说把她送走了,是送去哪里了呢?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她消失吧?苏寒月心下一惊,但是时间紧迫,苏寒月无法去深究这些事了。

  来到苏中约定的大树下,苏寒月一跃上树,树后立刻闪出一个娇小的身影,紧跟而来的两条身影欺身上前,寒光一闪,两把利剑**那个娇小身体的心脏。苏寒月来不及多想,在两把利剑刺出之前,苏寒月已经在树上逃离了几丈之外。

  苏寒月跌跌撞撞地提气飞奔,想要快些回到客栈,让月帮苏寒月去找解药。

  等苏寒月收拾停当,赶到右相府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相府门口两个写着“苏”字的灯笼已经被点亮了。苏寒月上前敲门,应门的是一个小厮,苏寒月没敢说自己是大小姐,怕把大家吓坏了。只说,是来找四少爷的。

  小厮疑惑地打量了苏寒月一番,见苏寒月穿着不俗,不敢怠慢,可是又有些迟疑,毕竟一个单身女子跑来找相府少爷,实在让人难以理解。苏寒月把手里的剑递给他:“四少爷见了这把剑,就会见苏寒月了。”

  小厮拿了剑进门,不一会的功夫,就听见门里面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大门打开,四哥从门里冲出来,见到苏寒月,脚步硬生生地停下了。四哥有些紧张地看着苏寒月,苏寒月也有些紧张,担心他不肯认苏寒月。

  “寒月,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四哥手里拿着苏寒月的剑,有些犹豫地问道。

  “四哥的乌龟还好吧?”乌龟是小时候四哥养的一只乌龟,名字还是苏寒月起的呢。

  果然,四哥不再怀疑,一把抓住苏寒月的肩膀,“真的是寒月回来了,走,我们去见爹爹去。这会儿大伙都在饭厅用膳呢。”

  刚走到到前厅,就发现一家人都已经在等苏寒月了,爹爹和二娘坐在正中的主座上,三个哥哥分坐在两边的座位,他们的妻妾儿女站在身后,连上丫鬟仆妇的,宽大的前厅竟有些拥挤了。

  苏寒月走上前,站定在爹爹面前。爹爹一个怔愣,喃喃出声:“鸿雪。”苏寒月知道自己长得很像娘亲,所以今天特地穿了她最喜爱的水红色衣裙,就是要爹爹产生错觉,让认亲的过程更容易一些。不过苏寒月不会梳头发,只是简单地把耳后的两缕头发用发带束了起来。

  苏寒月扑通一声跪下,磕了一个头,说道:“爹爹,不孝女儿回来了。”四周投来几道疑惑的目光,爹爹的眼里也有一丝的疑惑。苏寒月知道光是靠那把剑,或者说出四哥的小秘密,或者长相像娘亲,并不能完全说明,苏寒月就是失踪了十一年多的右相府大小姐。

  于是苏寒月起身,扭头看向大嫂,笑着说道:“烦劳大嫂,来检查一下寒月胳膊上的蝴蝶标记。”当年娘亲给苏寒月画这朵蝴蝶的时候,还没过门的大嫂为了想见大哥,经常找借口来相府玩,也就有幸成为帮凶,并见证了刺青的全过程。

  由于苏寒月非常地不合作,那只蝴蝶的两个翅膀一大一小,翅膀上的金色圆点也不一样多,小的那边少了一个。娘亲曾嘱咐过苏寒月和她,这种女儿家身上的细节,不可以随便说给外人听

  跟着大嫂来到偏厅,屏退下人,转到屏风后,苏寒月拉开衣领,露出左臂的图案。大嫂仔细辨认了一番,失声叫道:“寒月,果然是寒月!你受苦了!”说着竟流出眼泪来。

  大嫂的结论,早有下人报上了前厅,因此回到前厅时,立刻有人来给苏寒月看座上茶。几个哥哥的妻妾儿女一一上前来相认,苏寒月只是点头,一下子多了十几口子家人,还不太好记呢。一边点头,一边暗暗赞叹还是计划生育好呀。

  终于等到相认仪式结束了,爹爹说道:“寒月还是住荷星苑吧。回头让你二娘挑几个伶俐的丫鬟送过去。”说完又用目光扫视了苏寒月他们兄妹几个一圈:“你们跟苏寒月到书房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