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你们听我说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76 2019.10.19 23:10

  搭上她肩膀的不是别人,竟是二师妹阎芳洁!她神色凝重朝她点点头,苏寒月定神再看,只见连三师妹仇燕舞站在阎芳洁身后,右手按着剑——她居然也下山来了。

  同行的还有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都紧张地手按剑柄四处张望,只是看着面熟得很。不消说,他们都在防着“离开”的霹雳。

  “师姐快走!”阎芳洁不由分说,拉了苏寒月便往霹雳消失的反方向跑,仇燕舞和那一男一女则负责殿后。

  苏寒月扭头往后使劲看,只见霹雳半个身子隐在街角处,静静地看着她。她想停下来不走了,双腿却不由自主跟着阎芳洁跑;她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雪花,毫无预兆飘洒下来。下雪了……乌云积聚得太久,一下就是大雪。茫茫然的大雪在北风中肆意乱飞,交织成厚厚的帘子,渐渐遮住目光,她看不见霹雳的高大身影,天地间徒留一片苍白。

  冷!真冷!天气这样冷,冻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明知道终有一天要分别,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因意外而有了交集,此去经年,以后再难相见了吧。

  你为救我而受伤,你负伤为我而打虎,你怕我一人赶路危险带我上京,你怕我不习惯由一日两餐改成三餐,你每次点菜总是点我最喜欢的,你为我放慢脚程不再露宿山野,你怕我辛苦硬着头皮乘上糜俊喆的船,你为怕冷的我买厚衣暖炉,你为坐在马车外面的我放慢马车使风吹得小些……以往点点滴滴,一时间全涌上心头……再见了……邱英悟,你是一个值得珍藏于心的朋友……

  阎芳洁拖了苏寒月七拐八弯,直至确定霹雳不会追上来,才停下来。此时风急雪紧的,地上渐渐堆起积雪来。他们站在一户人家的屋檐下暂且避避风雪。苏寒月跑得气喘吁吁——很长一段时间都窝在马车里,她的骨头都生锈了。

  不过,这天气实在太冷,尽管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居然还觉得冷!这种冷,冷到骨肉骨髓里去。真不知道杨国古装片里的女猪,为什么动不动跑到结冰的潭水里泡,这样锻炼意志,结果肯定是变成冰棍。

  可是,她又没很白痴地把冰水当温泉,反而还运动了一番,怎么觉得自己快变成一根冰棍?

  阎芳洁、仇燕舞和那一男一女商量了一下,决定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马上离开这个小镇为好,以免横生出什么枝节来。于是,仇燕舞去寻交通工具去了,留下阎芳洁和那一男一女护卫着不懂武功的苏寒月。

  苏寒月越看越觉得那两人极之面善,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男的二十来岁年纪,一袭白衣,剑眉星目,很是英俊,可是苏寒月第一反应就是不喜欢他,还学人家的张丹枫做白衣秀士。

  切!再帅也比不过“名士戏人间亦狂亦侠,奇行迈流俗能哭能歌”。她还是比较喜欢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来福。还有那女的,十几岁模样,应该只比苏寒月大一点点,外貌跟阎芳洁和仇燕舞有得一拚,美则美矣,就是有些高傲。苏寒月就是看这种自恃美貌的人不顺眼。

  但是,不用苏寒月拼命想在哪里见过那两人,阎芳洁便帮他们互相引见了。白衣男子叫霍德润,女的名李凌蝶,都是青虹门的,一个师兄,一个师妹。

  这对师兄妹的名字还真有趣,都是美玉,多配套。经二师妹一说,苏寒月才知晓,怪不得他们这么面熟呢,原来她早在永渭的时候就跟这两个人照过面了。

  当时他们跟青虹剑侠的欧阳鸿光同一桌,只不过她光顾着难以对付的欧阳鸿光,所以没对他们两人留下深刻印象。

  只是,当时跟他们一起欧阳鸿光怎么不见人影?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去挑战来福了吧,不知道来福的武功能不能应付他,对方可是名动江湖的老前辈——苏寒月有些担心。她细问之下方知原委。

  原来在永渭酒楼的时候,他们青虹门一行三人见到霹雳,就注意到他身边的苏寒月,猜测着平素独来独往的霹雳身边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何许人也,与霹雳有何关系。及至打斗,苏寒月无意中掉落逍圣令,他们才想她应该是逍圣派中人。

  出于名门正派的一贯思维,如果苏寒月真的是逍圣弟子,断然不会自愿跟霹雳这种人物走在一起,也许是被挟持了——苏寒月很明显的不会武功。恰好不久他们巧遇为寻师姐途经永渭的阎芳洁和仇燕舞,使得焦急的阎、仇二人得知苏寒月的下落。

  青虹剑侠欧阳鸿光另有他事,先行离开,留下霍德润、李凌蝶二人帮助寻找苏寒月。于是,他们一行四人四处寻找,终于在山南道文秦州的一个小镇上打听到霹雳和苏寒月的下落,听说他们往北去了,便一路寻去,终于赶上他们的马车。

  为怕敌不过霹雳,也怕伤到不会武功的苏寒月,他们四人便决定先跟着,再见机行事。

  阎芳洁轻吁说道:“侥幸。若不是霹雳忽然走开,我们只能在旁干着急了。只不过……”她略一沉吟,复自道:“这次行事未免太顺利了些。”

  苏寒月心想,当然顺利!来福是故意走开的,再说,他又不是真的在挟持。于是她说:“二师妹,其实……”

  “那霹雳居然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下手,果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霍德润抢道。

  自己的话头被打断,苏寒月不满地横对方一眼——不出声没人当你哑巴,继续道:“霹雳他……”

  “哼!该日请我们欧阳师伯来,一定打得他落花流水。”苏寒月像金鱼一样才冒出三个泡泡呢,又被李凌蝶打碎了。他们青虹门的人怎么那么喜欢打断别人的话语?

  瞧这李凌蝶说得,好像欧阳鸿光有多了不起似的。想那日在永渭,来福拖着她一个累赘都能应付自如,要真打起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你们青虹门有什么好高傲的。对李凌蝶鄙视归鄙视,为来福美言几句还是要的,苏寒月不死心地说:“你们听我说……”

  还没来得及发表自己的高见,她马上又被另一个人打断了:“大师姐这些日子一定受了不少苦。”苏寒月一看,原来仇燕舞找了一辆大马车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