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我们被跟踪了

药商王妃 落与孤 3017 2019.09.28 23:16

  一直打坐了大半夜,他才放开苏寒月,让苏寒月休息。第二天一早,他精神不错,笑着对疲惫的苏寒月说道:“寒月昨晚累了,今天就不要练功了。”

  “才不要,我才没那么娇气。”苏寒月要做月的女人,可不能让他小看了。

  那天之后,苏寒月才知道,真正让月决定保留苏寒月的清白的,是小臂上的那一点红。没想到,司南华为苏寒月点的守宫砂,对这个世界的男人,那么有效。苏寒月不由得恨那一点红,若不是它,苏寒月就已经是月的女人了,也许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月在搂着苏寒月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用手掌揉搓苏寒月的左胳膊,那里是苏寒月的蝴蝶刺青。他总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寒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总是会说:“寒月,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苏寒月只是“嗯”一声,苏寒月知道他有事瞒着苏寒月,可是苏寒月也知道,他不想说的话,问了也白问。

  过了几天,月又在夜里走进苏寒月的房间,苏寒月以为他改变主意了,便笑着看着他。

  虽然苏寒月他们早已确定了恋人关系,可每次对打的时候,他从不手下留情,再加上苏寒月他们学的功夫本就阴毒,跟他对打,比打坐要辛苦多了,还容易挂彩。

  等到他把疲惫的苏寒月抱到床上休息时,天都快亮了。苏寒月仿佛听到月喃喃地说:“寒月,我决不会让你受委屈,可是,如果……”

  “月,只要能和你一生一世相伴,我不怕受委屈。哪怕,你欺骗了我,负了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都会原谅你的。”苏寒月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苏寒月筋疲力尽,无力去多想,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苏寒月真的无法起床了。月却没事人一样的起床,说了句:“看来这次,寒月真的累了。”就笑着练功去了。苏寒月不由得感叹:老天啊,不公平呀。

  那夜之后,月又恢复了冷静,苏寒月他们就这样在惠北城外住了一个月。月不再进苏寒月的房间,有一次,苏寒月试着挑逗了他一下,月脸色一沉,说道:“又想陪我练功了?”苏寒月立刻打消了念头。

  一天早晨,苏寒月正在练剑,月皱着眉从院子里走过来,说道:“寒月,准备一下,我们要离开了。”

  苏寒月惊叫:“就现在?去哪里?”不由得再次感叹:这就是杀手的效率呀。

  “院子里的机关被破坏了几处,看来是个高手,对方没有受伤,我们要赶紧离开,去偃城。”月不无担忧地说。

  “好啊,我们一人骑一匹马,仗剑走天涯耶。”想想都觉得帅。

  月好笑地看苏寒月一眼:“你的骑术还不行,再说了,我怎么能让我的小娘子抛头露面呢?你坐马车,我给你当车夫。”

  简单地收拾一下,苏寒月换上裙装,便出发了。一路上,苏寒月他们尽量避开城市,只沿着一些偏僻的小镇赶路。本着游山玩水的原则,到了一处,若是苏寒月觉得有趣,月就租下个院子,苏寒月他们便住上几日。

  见到路上行人稀少,苏寒月便从马车里钻出来坐到月的身边,拿起马鞭,试着学习驾车,好像比学开车要难一些呢,马儿毕竟不是油门和脚刹就可以控制的。

  “寒月,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是怎样生活的?”月对着偏离道路的马挥了一鞭,小心地问苏寒月,他怕碰触到苏寒月的伤心事。这是这些日子来,他第一次问起这个问题。

  “那个世界呀,平民的生活都比皇帝要好上很多倍。早知道要来这里,我也不学什么计算机了,一定要选择农业畜牧或者矿石冶炼专业。”苏寒月大大地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听苏寒月诉说心中的郁闷了。

  “是吗,那你是怎么过的呢?”月只对苏寒月的生活感兴趣。

  “我呀,有一技之长,自己挣钱,有房有车,虽然车子是辆波罗,房子很小还在月供。”苏寒月开始小声地抱怨起来,也不管月是不是听得懂,“我很喜欢游山玩水呢,才刚刚游遍了亚洲,还没来得及踏足欧洲……”

  “那谁会和你一起游山玩水吗?”月打断苏寒月的话。

  “他呀,女人那么多,忙着呢,当然,有时候也会和我一起去游玩。”提到那谁,苏寒月神色黯然。

  “你自己养活自己吗?”月赶紧岔开话题。

  “我呀,不但能自己养活自己,还过得很好呢,哦——我好想念网络游戏,电子音乐,哦——我的LV,我的香奈儿,我的……”苏寒月越说越伤心,突然嘴唇被月堵住,只一会儿,抱怨的声音就变成了无力的**。

  “看来,要想办法让你忘掉原来的生活。”月坏坏的笑着说。

  “不要,我已经忘掉了!”苏寒月立刻弃械投降,可惜,月从来都不会优待俘虏。

  于是,在月的热吻之后,又是以灭火为由,让苏寒月陪他打坐了整整一晚,第二天,苏寒月在客栈里睡了大半天。第三天,在连续打坐了两晚之后,月温柔地把苏寒月抱进马车,在苏寒月的身后垫上厚厚的靠垫,继续赶路。

  从此,苏寒月再也不敢提起前世的优越生活了。

  其实,苏寒月很想对月说:前一世,苏寒月最大的梦想就是和那谁一起,找一处世外桃源,快乐地生活。这一世,苏寒月已经做到了,苏寒月和月一起,在山谷中生活了将近十年。以后,苏寒月他们还会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在山谷中住久了,苏寒月变得喜好清净,月和苏寒月一样,也不爱热闹。苏寒月他们沿着惠河一路行来,竟偏离了正道很远。原本是要向北行的,结果变成了向西北方向而行。

  这一日,来到一个叫清溪的小镇,整个镇子不是建在水边,而是建在了水上。窄窄的河道就是镇子的道路,一艘艘小木舟就是交通工具。镇上的人家出门就要上船,真真有趣。

  水道错综复杂,房子也就杂乱无章地错落在水道上。偶尔有一条青石板路,也是窄窄的,只容两人并肩前行。有的水道间也会有一个简单的石板桥。这分明就是一个江南水乡的小镇嘛。

  苏寒月他们把马车寄存在镇子外,只带了简单的行李,租了条小船,进了镇子。

  “月,我好喜欢这里,日后,我们就到这里来定居吧。”

  “好的。”回想起来,月很少对苏寒月说“不好”,是不是太过纵容苏寒月了呢?

  “我想要在这里停留几日。”

  “好的。”

  “你什么时候会说不好呢?”

  “你让我说的时候。”月淡淡地说着,看向苏寒月的眼里满是宠爱,那双眼像两潭深深的湖水,水面泛着点点波光,苏寒月觉得自己就快要被那湖水包围淹没了。

  苏寒月他们来到一家小客栈,真的很小,大概是寸土寸金吧。客栈前的水面相对开阔些,位置也靠近镇子的入口处。前院的两层小楼是饭店,后院的两层小楼是客房。

  所谓的小院,其实是一个天井。苏寒月要了楼上的房间,从房间里推开窗户,看到的是另一条水道和对面临水而建的房屋。

  稍稍安置一下,苏寒月他们便来到前面吃饭。苏寒月要了一个楼上的包间,叫来小二,月开始点菜,水乡的特色自然是鱼了。点好菜,苏寒月喝着茶开始跟月聊天,当然,多数是苏寒月在喷口水。

  苏寒月两手托腮,看一眼窗外的景色,一艘艘小船在水面滑过。

  “我们被跟踪了。”月淡淡地说道,没有任何的起伏,只是通知苏寒月一下而已,“从我们离开惠北,就一直有人追踪我们。”

  “那怎么办?”苏寒月惊讶地问道,这么多天了,苏寒月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月微微一笑,“无妨,只要他们不惹我们,就不会有性命之忧。”那眼神里的自信包含了一股杀气,让苏寒月脊背发凉。

  “月,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不做杀手了,要做什么呢?”苏寒月赶紧转移话题。

  “还没有,不如寒月替我打算一下?”月温柔地看着苏寒月。

  “月,你那么有钱,不用做事也可以衣食无忧了。”月疑惑地看着苏寒月。

  月曾经告诉苏寒月他每次出任务的酬金,根据难易程度,从一百两到一千两不等。而这个世界,十两银子,就够一个五口之家的一年的生活了。

  苏寒月笑了笑,接着说:“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你一定不会愿意只在一个小地方窝着的。不如真的做个商人吧,走南闯北的,也很快活呢。我呢,虽然胸无大志,但一定与你形影相随。”

  月还没有回答,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好一个形影相随,咏歌,你好福气呀。”苏寒月是侧对着门口的,听到声音,赶紧扭转头,戴好面纱,再回头看向来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