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你还算不上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96 2019.09.24 22:56

  苏寒月的轻功不差,但是对练时,是不许用轻功的,月拿一把竹剑与苏寒月对练。不是看不起苏寒月,而是苏寒月比他差得太远了,容易被误伤。

  第一次与月对练时,看着少年的他,手执长剑,迎风而立,一身劲装,英姿飒爽的样子,苏寒月有些呆愣了。一晃眼,人不见了,再一抬头,才发现他从天而降,剑尖直指苏寒月的右肩。饶是苏寒月闪躲得够快,还是被划破了一大块皮,鲜血奔涌而出。

  第一次对练,一招就结束了。成仁随手扔给苏寒月一瓶药,就转身离开了。月没有过来帮苏寒月包扎,也没有说什么安慰苏寒月的话。苏寒月知道,他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已经是对苏寒月最大的安慰了。刚才那一剑,若是对着苏寒月的头顶,苏寒月早就没命了。真正敌对时,谁又会手下留情呢?

  那以后的对练,月就空手对苏寒月的剑,即使这样,每次还是以长剑被夺而结束。而苏寒月,也常常被他打得受伤。若哪次只是有些淤血,都是轻的了。即使运内力抵挡,吐血也是常有的事。好在师父教的内功心法,苏寒月已经掌握了大半,内力进步很快,倒没有真正受过内伤。

  苏寒月知道月这样对苏寒月,是为苏寒月好。不过,他冷然的表情,总让苏寒月怀疑,他能否喜欢上苏寒月。

  一转眼,苏寒月已经十二岁了。苏寒月的武功进步很大,现在,不用轻功,苏寒月已经可以和月对拆十招了。而月,若是用上轻功,已经可以和师父勉强打个平手了。

  十五岁的月,已经要开始接任务了。明天,师父就会带着月去执行第一个任务。

  躺在床上,苏寒月无法入睡,来到山谷六年了,苏寒月第一次失眠。之前,苏寒月有一个错觉,总觉得这一生,就这样了,苏寒月和月将在这山谷中白头偕老,永不分离,这样的神仙日子,真好。

  现在,苏寒月不能再逃避现实了,眼前是苏寒月一直刻意回避的事实:我们是杀手,我们是在刀尖上搏命的人。

  这时苏寒月已经感觉到,苏寒月他们虽然只跟师父在一起住,其实苏寒月他们隶属于一个强大的组织。苏寒月只知道这个组织叫作“甘晋门”,想要脱离这个组织,恐怕很难。苏寒月有些绝望了,绝望到立刻就想得到那个誓言。

  现在,就是现在,苏寒月要去问他。苏寒月穿上外衣,走到门外,看向月的房间。他已经睡下了吧,房间已经熄了灯。那就去看他一眼吧,苏寒月还从来没动过这样的念头呢。也许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分别,让苏寒月失去了冷静吧。

  苏寒月轻轻走到他窗前,窗户半掩着。今夜是初五,月光不够亮,看不清屋内的情形。苏寒月突然想要进屋去看看他,也许,以他的警觉,苏寒月一进去就会被发觉。可苏寒月不想转身回去,苏寒月有些冲动地想要放任自己一次。

  苏寒月还从未进过冰昔的房间呢,没想到第一次进,却是黑灯瞎火地从窗户进。苏寒月自嘲地笑了笑,一纵身,从窗户跃进了房间。苏寒月凭着感觉摸到了床的位置,差点叫出声来。

  月穿着整司地坐在床边,好笑地看着苏寒月道:“寒月长大了,学会偷男人了啦。”

  “你,你……”苏寒月气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苏寒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很认真地说道:“月。”

  “嗯?”

  “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那你喜欢我吗?”

  沉默了一会,他说:“杀手不能有弱点。”

  很好,他不是不肯接受苏寒月,而是不能接受苏寒月。苏寒月要努力练武,让自己强大起来。不会成为他的拖累时,他就会接受苏寒月的,一定会的。

  不过,看来今天是不可能要到那句誓言了。苏寒月走近一步,仔细地看着他。以苏寒月现在的身高,刚好和坐在床上的他平视。不知是不是夜色太浓的原因,今夜的他看起来很温柔,苏寒月想要记下这感觉,记下他这一刻的表情。

  看不清他冷峻的棱角,那微微翘起的性感薄唇,和闪着温柔光泽的眼眸,让苏寒月觉得今夜的他好亲切。

  “我会回来的。”他突然开口说话了,原来他知道苏寒月心中所想。

  “你说话要算数。”苏寒月有些哽咽了。

  “好的。”

  “你不许看别的女人。”等我,再过几年,我就长大了。

  “好的,不过,你还算不上女人。”这个人,不气苏寒月不舒服呀。

  “你……你也不许想着别的女人。”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

  “好的。”

  “你要记得想起我。”

  “好的。”

  苏寒月想,苏寒月他们要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苏寒月只好转身,开门,离开。

  第二天,苏寒月没有去送他,苏寒月刻意地,想要避开任何看到他背影的机会。

  一个月后,当他回到山谷的时候,苏寒月正在梅花桩上练飞镖。随着身形的移动,一枚枚飞镖打入十几米外的靶心。

  当苏寒月听到背后飞快的脚步声时,心知杨叔在这个时候,一定不会打扰苏寒月,而师父他们又没有回来,于是毫不犹豫地回手就飞出三镖,准确地攻向身后来人的上中下三路。只听见“叮叮叮”三声,飞镖钉入了苏寒月身后的树干里,一寸长的镖身几乎全部没入树干。

  当苏寒月看清笑吟吟地站在树旁的月,惊叫一声,飞奔过去。刚刚站定在他面前,就被他一把揽入怀中。苏寒月立刻变得僵硬了。他抱住了苏寒月?哈,他也想我了!果然,分开一段时间,让感情升温很快呢。

  要知道,之前的这些年,虽然都未成年,但苏寒月他们恪守男女有别的礼仪,除非必要,否则根本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现在他竟然……苏寒月可不可以认为,他开始接受苏寒月了呢?

  他抚摸着苏寒月的发辫说道:“我回来了。”他用下巴来回蹭着苏寒月的头顶,鼻息轻轻吹动了苏寒月额边的碎发。他的胸膛有些微的起伏,似是一路奔来,还未平静下来。苏寒月在他温暖气息的包围下,慢慢放松了下来。

  想着刚才惊险的一幕,苏寒月的两腿还有些发软。苏寒月把右手撑在他的胸前,抬起头来,把左手举到他的面前,说道:“月,刚才好危险,我真怕伤了你。你看,我吓得,手心都是冷汗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