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我帮你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15 2019.09.30 22:47

  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苏寒月,还有低低的呼喊声:“寒月,醒醒,寒月……”

  嗯?谁是寒月?哦,是我。是月在叫我呢。苏寒月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光亮让苏寒月很不舒服,又闭上眼,再睁开。扭头一看,苏寒月正坐在洞口,半躺在月的怀里,月正焦急地看着苏寒月。

  司南华面站在一边,脸上也是担忧的神色,见苏寒月醒来,就立刻变得面无表情了。

  苏寒月反手抓住月的手:“我们进去,去许愿,我就不信斗不过那和尚!”

  “可是再不回去,天黑了就不好赶路了。等我们成了亲,再来许愿也不迟啊。”听月一说,苏寒月才知道,原来苏寒月晕倒了有足足一个时辰。不由心下感叹,苏寒月果然斗不过那个和尚。

  等苏寒月他们骑上马时,天已经蒙蒙黑了。苏寒月依偎在月的身前,很不甘心地把刚才的梦小声地说给他听,“我们明天就去许愿吧。”苏寒月哀求道。

  “不好,我们已经约好了明天出发了,人家可是堂堂的王爷,得罪不起。”月在苏寒月耳边低低地说。苏寒月心有不甘,也只能妥协。

  等弃马乘船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司南华坐在苏寒月他们对面,看不清表情,只一双眼睛在暗夜里闪闪发光,让苏寒月想起了在溶洞里看到的发光的钟乳石。

  “敢问十一公子今日许了什么愿?”苏寒月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对面的人没有出声。月说道:“南华不方便讲就不要讲了。”

  “无妨。”对面的人顿了顿说道:“只是我许的愿是些儿女情长,不足为外人道罢了。”苏寒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大概是想多娶几房神仙美眷罢了,果然不足为外人道。

  对面的人继续说道:“我是希望能找到我的未婚妻子。”苏寒月吓了一跳,要不是月紧抓住苏寒月的手,苏寒月一定已经跳起来了。

  对面的人还在说,大概憋闷了很久,终于找到倾诉对象了,“我们原本情投意合,自从十年前她被歹人抓走,就没了音讯。”苏寒月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谁跟你情投意合了?

  “那她要是已经嫁人了呢。”苏寒月有心要打击他一下。

  “我答应过她娘亲,一定要找到她,若她未嫁,我就聘为正妃,若她已嫁人,我便视她为亲妹。”苏寒月心说我有四个哥哥了,才不稀罕你这个王爷哥哥呢。

  对面的人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的性格和苏姑娘很像,若是还活着,应该也是和苏姑娘一般的年纪。”苏寒月在心里大呼:喂喂,我活得好好的呢,可不能这么诅咒人啊。

  “哪有……天天打架,要是有感情,也该是势不两立。再说了,我离开时他才十一岁,能懂什么感情的事?”苏寒月为自己辩解道。

  “我十一岁时可是早就喜欢你了。”月说道,眼里满是醋意。

  考虑到第二天还要赶路,月没有让苏寒月陪他练功,而是自己出了门,等苏寒月睡着了,他才回来。

  第二天苏寒月他们整装出发,前面的路已经不适合马车行走了,于是苏寒月他们还是把马车寄存在清溪镇上,带着简单的行李赶路。

  沿途已经很少村庄了,苏寒月他们有时借宿农家,有时干脆就要露宿野外。这时是四月的天气,山里的夜晚还比较寒冷,苏寒月从不叫苦,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司南华看苏寒月的眼神也颇有赞赏之意。而且,慢慢地,他和他的侍卫们也渐渐对苏寒月提起裙摆,露出裤腿和鞋子大步走路的姿态见怪不怪了。

  第一天赶路,就运气不好,走了一整天山路,还要露宿野外。一到了休息的地点,侍卫们就忙着捡柴火,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让他们的王爷可以坐下来休息。

  苏寒月和月坐在司南华的对面,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侍卫们的劳动成果,顺便不屑地看着闭目养神的司南华。

  月突然把苏寒月的腿拉到怀里,轻轻揉捏着,还小声地问道:“怎么样?还酸吗?”

  苏寒月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再看向周围,原来一个侍卫正在为司南华捏腿,而其他侍卫也脱下官靴,正揉捏着有些酸痛的脚。

  于是苏寒月很配合地说道:“嗯,好一些了,不过脚底有些疼。”其实这点山路,对苏寒月和月来说,只不过是热热身罢了。看来这些王府侍卫,平常的训练强度,实在是太小了。

  月用身体挡住了对面的视线,脱下苏寒月的鞋袜,故意说道:“有两个水泡,许是鞋底太薄了。寒月,你忍一忍,我帮你挑破,一下就好。”

  苏寒月故意咬住嘴唇,哼了一声,对面的司南华,向苏寒月投来赞许的目光。苏寒月欣然接受,却觉得脚底好痒。

  原来,月看到了苏寒月和司南华的目光交流,心中不满,挠痒来惩罚苏寒月。苏寒月不敢笑,只好皱着眉,痛苦地哼哼了几声,算是求饶了,月这才松了手。

  在司南华的示意下,又有侍卫送来一盒膏药。苏寒月只好硬着头皮,在月冰冷的目光下,匆匆抹了一点在脚上,然后迅速穿上鞋袜,苏寒月可不想再忍受挠脚底的酷刑。

  晚上围着火堆,苏寒月觉得气氛非常好,就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让所有人围着火堆,苏寒月站在火堆前,讲起了略加改编的《画皮》。

  “有一个姓王的将军,在西域与土匪激战中,救回一个绝色女子,并带回家中。不想此女乃‘十一霄美狐’小唯披人皮所变,它的皮必须用人心养护……”

  跳跃的火光和背后漆黑的背景,再加上苏寒月阴阳怪气的语调,让十几个大男人全都脊背发凉,苏寒月非常有成就感。

  苏寒月突然抓住一个侍卫,假装挖出他的心,大口吃掉,还砸吧砸吧嘴,果然听到有人在干呕的声音。

  苏寒月让火光照着苏寒月的下巴,一边说着:“那妖狐见四下无人,就将身上的人皮扒了下来。”一边作势要扒下自己的脸皮。有几个侍卫竟吓得惊叫起来,司南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倒是月,仍然微笑着看苏寒月,苏寒月隔着面纱,对他眨眨眼睛,继续讲故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