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一点没露面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11 2019.09.22 21:00

  他弃了马车,蒙上苏寒月的眼,又骑了一日的马,第二天,又弃了马,抱着苏寒月飞奔了半日,终于到了目的地。

  苏寒月的眼罩被扯了下来,人也被扔到了地上。苏寒月踉跄了一下,站稳了脚。用力眨眨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环顾四周。是一个院子,苏寒月正站在靠门口的位置。院子中央站了一个黑衣人,头上戴了斗笠,蒙着厚厚的面纱,看身形像个男人。

  成仁上前单膝跪下,恭敬地说道:“属下参见阁主。”那男人轻轻“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了。成仁恭敬地起身站到了一边,看了苏寒月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担忧。

  “任务完成得不错。”那男人冷冷地说道。

  苏寒月一愣,原来他们也没有真的打算杀了皇帝,只是想骚扰一下。可是他好像损失了几个手下,怎么没见他有惋惜的表示呢?果然够冷血。

  “是。”成仁面无表情地接受了赞扬。

  虽然看不见那个所谓的阁主的样子,可是苏寒月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股的寒气迎面扑来,苏寒月不禁打了个寒战。那男人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刀,他向前迈步,举刀就砍,速度快到苏寒月只来得及闭上眼睛。

  半晌,苏寒月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被砍成两半,慢慢睁开眼睛,刀锋还停在苏寒月额前几毫米的地方。苏寒月向后退了两步,让自己与他保持安全距离。那男人收回了刀,应该还看了苏寒月一眼吧,因为苏寒月突然觉得“嗖”的一道寒流射来,苏寒月的心脏“咔”的一声就被冻住了。

  “还行,胆子够大,哪里来的?”是那个男人在说话吗?冷冷的,听不出多大年纪,苏寒月感觉冬天提前到来了,好像要下雪了。

  “回阁主,是属下回来时,从逃荒的人手里买下来的。”成仁这么说,一定是在保护苏寒月。

  “就叫孤星吧,冰昔和孤星都交给你了。”男人说完迈步出了院子,消失了踪影。

  苏寒月不由得心中感叹,真不愧是杀手,这效率,还真是高!苏寒月这么快就找到了组织,还有了名号。苏寒月是不是该高兴呢?郁闷哪!苏寒月真想说:大叔,其实苏寒月不是胆子大,苏寒月是吓得不敢动了。

  苏寒月抬头准备往里走,看到了被刚才那个男人挡住的男孩。天哪!谁能来掐苏寒月一把,让苏寒月知道这不是梦。苏寒月已经被眼前的人震得不能动弹了,苏寒月不敢动,苏寒月怕一动,梦就醒了。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苏寒月前世的六岁那年,苏寒月第一次见到他,那个帅气的小男孩,十一岁的那谁,苏寒月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时苏寒月定定地看着他,犯着花痴的模样。他也是这样表情冷冷的,只不过眼眸中还流动着温和的光芒。面前的这个人,让苏寒月感觉除了冷,还是冷。

  是你吗?那谁。一样的面孔,一样的表情,不一样的只是发式和服装。这一世的苏寒月,容貌没有改变,这一世的你,应该也是相同的容貌吧。是的,一定是的。不然,苏寒月他们不会在这里相遇。

  “进去,你住西厢房,明日开始上课。”成仁不耐烦地打断了苏寒月的思绪,越过苏寒月走进了院子的主屋。冰昔似是对苏寒月的花痴样很不屑,没有说话,转身进了东厢房。

  不怕,苏寒月已经找到了那谁,目标完成了一半,来日方长呢。苏寒月开心地进了屋。苏寒月要让他爱上苏寒月,让他对苏寒月许下生生世世的誓言!

  苏寒月兴奋地摩拳擦掌,心中大呼:哈哈哈哈,那谁,我来了!停,怎么感觉自己像个色狼呢?不行,

  重来:呵呵,冰昔,我来了!刚想到冰昔的名字,突然脊背发凉,竟不禁打了个寒战。

  后来苏寒月才知道,苏寒月他们住的地方在深山里,要是不认路,根本逃不出去。当然苏寒月也不打算逃,这里他们出不去,别的女人也进不来,她要抓紧时间跟冰昔培养感情呢。

  院子里除了苏寒月他们师徒三人,还有一个又聋又哑的老男仆杨叔。

  刚到谷里的那几天,苏寒月因为水土不服,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每天陪在苏寒月身边照顾苏寒月的,就只有杨叔。那两个冷血杀手,竟然一次也没有露面。

  苏寒月毫不怀疑,若是她就这么病死了,他们的脸上也不会多一些表情的。不过她不会死,因为有一个顽强的信念支撑着她:她要好起来,去向冰昔要来生生世世的誓言。

  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已经虚弱得让杨叔露出绝望的眼神的苏寒月,奇迹般地一天天好了起来。

  在慢慢适应了山谷的生活之后,成仁对苏寒月也开始严厉了。苏寒月与月是完全相同的待遇,并没有因为苏寒月是女孩,或者苏寒月的年纪比较小,而有任何的优待。

  所谓的学习,除了习武,还有琴棋书画,这些都是成仁亲自教导的。真看不出来,一个杀手,竟是个全才呢。所谓的教学,其实成仁只教一两遍,学不会就要挨罚。

  因为要习武,倒不会罚饿肚子。所谓的惩罚,一般都是蹲梅花桩。

  苏寒月和冰昔都很少挨罚,苏寒月是因为有前世的学习经验,冰昔是因为真的很聪明。

  苏寒月小心地接近冰昔,比如,师父教苏寒月他们剑法,并不放慢速度,害得苏寒月都没看清,面临着挨罚的危险。于是在冰昔默默为苏寒月演练了一遍剑法之后,苏寒月讨好地去为他擦汗,其实,他并没有出汗,““师兄,谢谢你,苏寒月帮你擦汗。”

  “哼。”他一甩手,苏寒月就被甩得坐到了地上。龇牙咧嘴地正想大呼“好痛”,却在看到冰昔冰冷的目光之后,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巴。

  第一回合,苏寒月败下阵来。不过,苏寒月可是越战越勇的哦。

  吃饭时,苏寒月讨好地为他夹菜,“师兄,多吃点。”

  谁知菜刚夹到他碗的上方,他一伸筷子,夹住苏寒月的筷子,菜就神奇地自己飞进了苏寒月的碗里。师父冷冷地哼了一声,吓得苏寒月不敢再有逾越。第二回合,苏寒月又败下阵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