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不行!太危险!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31 2019.10.18 22:48

  乘着这歌声的翅膀。

  有一条小鳟鱼,快活地游来游去,像小鸟一样。

  啦啦啦,啦啦啦……”

  苏寒月裹着厚厚的冬衣,怀搂一个小暖炉蜷缩在马车厢一角,以个人演唱会来排遣无聊时光。从古到今,从中到外,会的歌曲全过了一遍,可是很快,她发现自己已经江郎才尽,日子变得更加无聊,只好想想还有什么别的法子来杀掉多余的时间。

  诗词歌赋,既然都扯开嗓子唱过歌了,那么是不是也应该吟吟诗词附庸风雅一番,哦不,应该说是陶冶情操。

  “相见时难别亦难。

  思君月正圆。

  鱼书欲寄何由达?

  小楼昨夜又东风。

  相见争如不见。

  有情还似无情。

  浮生长恨欢娱少。

  往事知多少!”

  乱啦,绞尽脑汁念得口干舌燥的,还是东一句西一句,没完整的一首,看来她苏寒月的吟诗比唱歌更加半桶水,烂就一个字。而且怎么尽是些离人思妇的句子,太不吉利了,她可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这些诗词怎么也不符自己的风格。

  一定是天气太冷,连带心情也低落起来,所以才会念这么伤感的诗词。真冷!即使怀中的小暖炉烘得旺旺的,还是全身冰冷,总暖不起来。她在现代的时候并不是很怕冷,怎么一到古代就变得这么夸张?

  也许因为古代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污染导致的全球气候变暖,再加上南虞朝的苏寒月身体过于娇弱吧。

  当初坐马车的新鲜劲早过了,苏寒月一个人坐在车厢里实在闷得慌,觉得还是找霹雳聊聊天,好过唱歌念诗打发时间。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天气里,应该不存在危险驾驶。她抱紧了暖炉,打开车门,盘腿坐到正在赶车的霹雳身边。

  外头虽冷,但是空气清新地没话说,就是比较干燥。官道上只有他们一辆马车,也没有行人,很是静寂。灰沉沉的天空下,衰草连天,瘦骨嶙峋的枯树干巴巴地杵着,远处山峦如波涛起伏,都涌向后头去了。

  风很大,吹得树枝呜呜低响,天上的密云没有被吹散,反而有愈来愈厚之势,直逼大地。苏寒月掖紧衣袍,不让寒风有肆虐的机会。霹雳轻扯一下缰绳,让马跑得慢些,问她:“外头风大,你如此怕冷,出来做甚?”

  “我一个人在里头闷死了,整天对着墙壁,像面壁思过一样。”

  霹雳一笑,道:“你刚才唱的那些曲子,曲调跟词都很特别,我竟无一听过。”

  哈!除了还未出生的杨白的《关山月》是严格意义上的古曲外,其余的全是现代歌曲。倘若他邱英悟听过这些歌,那才是怪事一件呢。但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苏寒月笑说:“天底下有数不尽的曲子,你怎么可能都知道。”

  “说的是。可你……”霹雳别有深意看她一眼,问说,“你不是失去记忆了吗,怎么别的东西不记得,倒是这些词曲记得如此清楚?”

  霹雳在怀疑!他平时表现得如此平易近人,倒让她放松了警惕,一时露了马脚。他的心思真是细密,相处才短短数月就对她的身份起了疑心,反观逍圣众人,跟苏寒月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居然对“失忆”后的她深信不疑。

  “呵呵……”苏寒月表面上是漫不经心,实际上在绞尽脑汁编织应对,“那些曲子自然而然脱口而出,大概从小就熟识,不经意间唱出来也不足为奇啊。”

  “哦!适才你吟诵的一些诗句,虽然连起来不太通顺,每句分开却甚为精妙,不知从何处得来?……或者都是你所作?”

  一针见血!有时候,一个人太精明会招人讨厌的。苏寒月一身冷汗已经暗自涔涔。要不,把那些诗词的著作权收归己有?不行!恐怕以后谎言会像雪球般越滚越大,最后难以收拾。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招认?不行不行不行!以古代人的视角,不但不相信,还肯定会把她当成疯子。

  “那个……我前些日子在山上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一本无头无尾的旧书,不觉间记住了里面几句而已。”霹雳应了一声,没再追问。苏寒月偷偷瞧向他,见神色如常,悬起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来。她轻吁一口气,低头抚一下刚才惊到怦怦直跳的x口,没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已然落入邪**炯有神的眼睛里。

  “天气这么暗沉,是不是过不久要下雪了?”为免再提起刚才那个话题,苏寒月决定转移霹雳的注意力。

  “一场大雪是避免不了的了。前面不远有一个小市镇,我们先去那里歇歇脚,等雪停了再赶路。”

  “太好了!我不喜欢冷,但是喜欢雪。”说起下雪,苏寒月很是雀跃,身为南方人,对于雪是怎么都看不够的。

  “后面有人跟踪咱们很长一段路了。”霹雳朝苏寒月,微微侧身低语道。

  他这么一句突然冒出来,没头没脑的,苏寒月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她也压低声问:“武林人士?”

  “四个人,武功一般。”

  苏寒月左顾右盼,若无其事往车后张望几眼,什么都没看到,只好跟霹雳说:“那把他们甩掉啊。”

  “有你在,甩不掉。”

  他真直接。苏寒月左手撑着脑袋想了一下,建议说:“不如这样,我们到前面的小镇后,你装作有事离开,看能不能引他们现身,知道了是哪路人马,再作打算,如何?”

  “不行,太危险了。”霹雳一口回绝。

  “你说他们武功不高,所以应该没有问题的。有你保护,我不怕。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霹雳的眼睛闪闪发亮,这已经是苏寒月第二次明确表示相信他了。自打被冠上“霹雳”这个名号后,她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愿意相信他的人。就冲着她这句话,他爽快地答应了这个其实很白痴的建议。

  马车驶入小镇,停在热闹的主街道,霹雳跟苏寒月交代几声,留她一人在车上便离去了,身影很快消失在拐角。苏寒月坐在车厢外东张西望,悬空的双脚百无聊赖晃啊晃,就差嗑瓜子了。

  一只手从她身后搭上她的肩膀。苏寒月猛回头,带着奸诈的笑容正欲大喊“你上当了”,却在看到来人的脸后,冲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吞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