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我不习惯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37 2019.10.02 23:00

  司南华看见苏寒月抬起头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果然,他在等苏寒月开口呢。那苏寒月就说点让他闹心的话吧,于是苏寒月开口道:“不知十一公子家中有几房妻妾?几个儿女?”对面的人眼神一暗。

  月急忙喝道:“寒月,不得无礼。”

  司南华说道:“无妨。我未过门的正妃失踪了,所以没有正妃。曾有两个侧妃,一房妾室,生了一儿一女。”他顿了一下又说:“不过,侧妃和妾室都死于难产。有传闻说我克妻。”

  苏寒月心说也是:一个老婆丢了,三个老婆死了,这个人女人缘还真差。

  “好可怜,她们为你生孩子的时候都还没超过十八岁吧?”苏寒月不由心生感慨。

  “正是,都是十六七岁。”司南华叹道。

  “女人在二十二岁以前生孩子,都很容易死于难产的,你只不过不走运,三个老婆都这么死了而已。”苏寒月有些同情他的老婆了,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女孩早婚早育也是不可避免的。苏寒月现在的身体也才十六岁,不是也快要嫁人了吗。

  “女人的身体在二十二岁之前还没有完全成熟,这之前越早生孩子,危险就越大。”

  月有些担心地看了苏寒月一眼,苏寒月安慰他:“屁股大,好生养,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两个男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了苏寒月的臀部。苏寒月尴尬地面上一红,好在有面纱。苏寒月赶紧岔开话题:“敢问小公子多大了呢?”

  “犬子和小女都四岁多了。”苏寒月暗暗乍舌,这个人,十六岁就娶亲了呀。

  第二天来到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上,由于在山里赶路,又经常露宿,苏寒月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破损。于是一行人来到一家成衣店,各人都挑选了两套换洗的衣服。

  一路行来,只要遇到要付款的,都是司南华掏腰包,苏寒月和月脸皮够厚,甚至从来就没有客气地推辞过。谁让他死皮赖脸地跟着苏寒月他们的,这就是代价,不过人家好像一点也不心疼多花的这点银子。

  这一次也不例外,苏寒月先给月挑了一套纯白色的长袍,和一套浅蓝色的长袍。接着就该挑选自己的衣服了,苏寒月挑衣服的原则是,款式简单,容易穿就行。就这样,苏寒月还经常需要向月求救,来帮苏寒月理清那复杂的系带,和那些走向奇怪的布片。

  “寒月姑娘,你看这一套怎么样?”司南华指着一套浅绿色的衫裙问苏寒月。

  顺着他的手,苏寒月看到一套华丽清新的衫裙,眼睛一亮,接着立刻摇头。开玩笑,一眼看去,那裙子至少有三层那么多,还不包括衣服那复杂的里外几层。这种衣服,没人帮苏寒月,根本穿不了。

  店家见苏寒月摇头,赶紧附和着说道:“公子好眼光,这可是偃城最新的款式了,姑娘本就漂亮,若是穿上这套衫裙,还不得天仙似的了。”

  苏寒月心说你就睁眼说瞎话吧,我蒙着面,你就敢把我比天仙?正想推辞,却听见月温润的声音响起:“就这套吧,还有那套红色的和那套粉色的,我们都要了。”

  苏寒月感激地看了月一眼,买了,可以不穿嘛。也是,如果推辞了,反而容易让人怀疑。

  等到了客栈投宿,苏寒月发现侍卫已经先行一步,把客栈的整个后院都包了下来了。苏寒月暗暗咋舌,果然是财大气粗呀。

  苏寒月开心地拿着新衣服,奔向分配给苏寒月的房间,依照经验,房间里应该已经为苏寒月准备好了热水。果然,一个大号的浴桶摆在房间里,里面还洒满了干花花瓣,一试,水温刚刚好。

  苏寒月毫不犹豫地脱衣服,舒服地泡了进去。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苏寒月吓得缩进了水里,一个小姑娘怯怯地走了进来,“苏姑娘,公子吩咐奴婢服侍您洗浴。”

  她说完,还小心地探头,看了看苏寒月的左胳膊。哦,原来是被派来查看苏寒月的刺青的,好在苏寒月的胳膊藏在花瓣的下面,什么也看不见,司南华果然开始怀疑苏寒月的身份了。

  “你出去吧,我不习惯被人服侍。”苏寒月坚决地要把她赶走。

  她站在门口,没有动,诺诺地说道:“可是……”

  “你出去吧,十一公子那里,我会解释的。”苏寒月做出不耐烦的样子,她只好小心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晚饭时间,当苏寒月披散着头发,出现在众人面前,司南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大概是因为苏寒月没有穿他挑的那套裙装吧。苏寒月心说,对不起,就这套,因为款式没见过,我还折腾了半天呢。

  吃晚饭时,苏寒月发现自己必须快点吃,否则就吃不完了,因为司南华和月两个人,比赛似的,往苏寒月碗里夹菜。什么淑女形象,靠边站吧,再不快点吃完,苏寒月的饭碗都快成战场了。

  “寒月姑娘,这些天没吃好,怎么不多吃点?”司南华见苏寒月放下筷子,笑着问道。

  “再喝碗汤。”月冷冷地端了一碗汤到苏寒月面前,苏寒月大口喝了下去,生怕司南华也端碗汤过来,那苏寒月就吃不消了。

  喝太急的结果,就是苏寒月被汤呛到了,月在为苏寒月拍背的时候,手上竟然用了内力,拍得苏寒月胃里翻江倒海,差点把刚吃下的东西,全都给吐出来。

  看来月真的生气了,又得说很多的好话来哄他了。苏寒月猜司南华一定是故意的,心里把他的祖宗们狠狠地问候了一遍。

  晚上,苏寒月找机会悄悄地把侍女的事,讲给月听,他听了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无妨”,让苏寒月安心不少。

  第二天一早,苏寒月正坐在房间里发愁的时候,月出现了。他笑着说道:“小懒虫,怎么还没好?”

  苏寒月用求救的目光看着他,“月,你知道人家不会梳头发。”

  他走过来,拿起梳子,只几下子,就为苏寒月梳了一个漂亮的小发髻。

  “就知道你最好了。”苏寒月笑着回身抱住他。

  他宠爱地轻抚苏寒月的长发,“学别的,你那么聪明,怎么这点东西,就总也学不会呢?”

  “你会就行了。”苏寒月耍赖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