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去万界做任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秦阳身死。

我去万界做任务 咕叽咕叽叽 2254 2019.07.15 16:43

  秦阳呆滞的眼神出现了一丝光彩,他的耳朵里回荡着云希的话语。

  最后噗嗤一声喷了一口老血,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妈蛋,不会死了吧。”云希大惊失色,杀了对方并不是他的本意。

  他一向和善待人,所以他赶紧上前对着秦阳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有一点呼吸后也是松了口气。

  接着思考了一下,死马当活马医,将自己一点点的灵力输入了秦阳的身体中,微微吊住了他的一条命。

  “我可真是善良啊。”云希感叹了一句后看向了秦阳摇了摇头道:“老头,幸亏你追杀的人是我。”

  他又是思考了一下后便是决定了下来。

  “这样把你丢在这你可能会死。”

  接着他又是输送了一股灵力给对方后,满意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走向了陌烟那边嘴里念念有词:“这样应该挺难死的了。”

  秦阳也是灵力消耗太大伤及本源,如今云希用自己的灵力吊住了他的最后一口气。

  想来也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好了,陌烟我们走吧。”

  云希话音刚落,在他敏锐的感知中忽然出现了几股气息。

  “难道又是秦家的人?”云希心头一惊,不过下一刻便是放松了下来。

  秦家最强者已经身死,再来的也不过是虾兵蟹将,何况他如今还勉强收服了小白。

  他的感知牢牢锁定着那几个被他发现的气息。

  直到他的视线中出现了六个忽然出现在树枝之上的人。

  “秦家的人?”云希一挑眉头淡笑道。

  话音落下后,几个身影也是瞬间出现踏在了大地上,云希见此眼神一凝心中暗道:“都是四阶?”

  接着,只见其中一名身着白衣,在其余五个黑衣男子中显得突出的男子缓步走上前来。

  只见他笑呵呵的走到了云希身前几米处,反握手中折扇拱了拱手道:“在下仇家仇(qiu)白;这位兄台,你可是误会我们几人了。”

  云希闻言依然淡笑了一声道:“不是秦家人,来此何意?”

  不过心中也是想到了关于仇家的一系列事情。

  当初仇家原本是h市的一大霸主,但是后来秦家强势入驻。

  本着一山不容二虎的趋势,最后两家也是大打出手,最后也是以仇家逃亡画上了句号。

  仇白闻言微微笑道:“原本欲刺杀秦阳,却不曾想被兄台你抢先了一步。”

  他顿了顿一脸钦佩道:“兄台能够将秦阳斩杀于此,可见兄台之武是如何高超,能够目睹兄台英姿,这趟也不算白来啊。”

  云希笑了笑一脸玩味道:“你可没有白来。”

  接着指了指倒在地上的秦阳笑道:“他可还没死。”

  仇白闻言一惊,但是云希接着又开口接了一句:“不过也差不多了。”

  听到了后者的话语后,仇白脸色缓了缓开口笑道:“兄台真是幽默啊。”

  云希摇了摇头道:“还有事情么?没事的话我还有事该走了。”

  他也不愿停留,因为他并不想和秦家仇家之间的关系扯上什么关系。

  仇白闻言笑道:“兄台帮了我仇家斩杀这厮,仇家理应答谢,不知可方便与我一起去往仇家,我也想和兄台你好好喝上几杯。”

  “答谢就不必了,如果真要答谢的话就宣称是你们仇家出的手把。”云希一听,摇了摇头拒绝道。

  仇白见云希并无此意,也不说太多惹人生厌的话,开口拱了拱手道:“既然兄台有要事在身,我也不强求了,只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和兄台好好喝上一场。”

  云希微微一笑道:“告辞。”

  “告辞。”仇白回了一礼,接着他看着云希缓缓走远的身影皱了皱眉头出声问道:“此人是谁?”

  那些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显然是不清楚。

  “秦月,你一直生活在h市,你应该知道吧?”他见此扭过头问向秦月。

  秦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出二字:“云希。”他的脑海中也是思考着对策。

  如今秦阳被云希所杀,他的计划也因此出现了变故。

  “云希?”仇白眼中精光一闪,之前四号防卫点发生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

  “原来他就是云希,难怪有这等能力斩杀秦阳。”

  他思考了一会儿,便是有了决定。

  “能交好便交好吧,至少也不能得罪。”

  对于一个有能力斩杀五阶强者能够在七阶凶兽手中逃生的人,他心中也是十分在意。

  他之前也是怀疑对方还留有后手,所以没敢出手。

  如今也是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头脑发热对其出手,否则以对方的能力,也许自己这些人并不能扛住。

  “去,看看秦阳的情况。”他只对身侧的一名黑衣护卫下令道。

  黑衣护卫得令后没有犹豫的走向了秦阳,探了探鼻息后对着仇白恭敬道:“还活着。”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冷冷的刀气瞬间擦着他的肩膀划过。

  秦月提着长刀冷冷道:“这下就死了。”

  仇白见此,有些意外的看向秦月没有说话。

  后者对上了他的双眸冷冷出声:“秦阳是我杀的,我扛下了,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事到如今,秦月只能做出如此厚脸的事情,不过扛下秦阳的死,也算公平。

  仇白看着秦月没有说话,心中也是思量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那么想杀他想让我们解决的人么?会是谁呢?”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调笑了一句道:“秦月兄,你如此急切,要我们仇家解决的人不会是秦云吧?”

  秦月一听,面色毫无变化道:“并不是。”

  “那是何人?”仇白好奇道。

  “秦家秦黄。”秦月道。

  “秦黄?”仇白一愣,他从未听过这人的名字。

  “秦黄如今不过一阶,但是他几乎不会步出秦家,所以如果我要前去杀他,那么我必须要进入秦家,到时候在家族内部动手难免不会出现意外。”

  秦月的声音在此时也是出现了一丝恨意继续道:“当初月儿的死,他曾经也出言不逊。”

  “一阶?”仇白微微皱眉,秦月不能脱身,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秦月见仇白的神色后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我为你扛下秦阳的死,而你牺牲掉一个棋子,帮我报仇。”

  这是他如此想到的一个借口。

  不得不说,看起来确实合理,毕竟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恨意。

  仇白思量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答应了秦月兄,自然不会食言。”

  他的心里则是想将秦月这人拉到仇家这边,即使不能如此,也有打算好好利用好这把锋利的刀。

  对方秦家少主的身份,如果运用得当,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刀。

  以一个棋子的性命换取一个可能性,也并非不可。

  但是他并不知道,秦黄的另一个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