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扮猪追娘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管事

扮猪追娘子 百斤小笼包 2004 2020.03.27 00:31

  “太后这几日怎么样了?”她开口问着。

  “前些日子不过装病,只是如今康王真的成婚,她倒是抱病了,不过小恙无事。”

  安封年解下她的凤冠,“席间太后身边的史嬷嬷还送来了贺礼。”

  杜若嗯了一声。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吗?”安封年抚着她的肩,从他的面容印在铜镜之上,那炙热而大胆的眼神看的杜若心跳慢了半拍。

  她垂下眼,“什么?”

  “送子观音。”他在杜若耳畔小声道,温热的气息轻撒在她颈间。

  杜若身子一凛,有意退开,“你这是当真了?”

  安封年无奈笑笑,“互不干涉?娶了个美娇娘回来,还得处处捧着这买卖不是很划算。”

  “赶明个我替你挑几个贴身丫头,还有你原先房中的英姑,你若是喜欢便纳了。”

  杜若思索着,本是为他着想,谁料安封年的笑容当场僵在了脸上。

  他冷着脸,故意道,“我瞧着你房里的绿枝倒不错,模样可人,身段也好,不妨就她吧。”

  绿枝?

  杜若抿着唇。

  安封年以为她不愿意,心下方舒缓了些就听的她道,“她跟了我多年,我一直将她当自家人看待,她早已不是我府上奴仆,你若是真的喜欢,便主动去与她说,她若是愿意我便以侧室之仪迎她入门。”

  安封年的脸色憋的铁青,冷哼一声准备甩袖离去,但一想今儿是洞房之夜就这么出去下了杜若的面子。

  回头瞪了她一眼,去了偏室的榻上,“你自己留着吧!”

  杜若捂着嘴免得笑出声。

  ——

  早膳用过后,安丞相放下银箸。

  他瞧着眼前夫妻和睦的二人淡道,“郡主既然已入了我安家,便是我安家人,这府上的事也学着打理些,有什么不懂的问刘管家便是。”

  安封年生母去的早,府上也没有一个管理内宅的在,由此宅内之事都被刘管家夫妇所包揽。

  如今她嫁进来,这是打算将府中的管事之权交给她了。

  杜若笑道,“是。”

  安家父子上朝后,刘氏便命人搬了近两筐的账本到她房内。

  “少奶奶,大人虽说将府中的事都交给你,可你毕竟初来乍到的,有许多事都不懂,奴婢也不得空看着你,这些是安家近十年来的账本与记事,少奶奶先看着,有什么不懂的再问奴婢就是。”

  刘氏轻瞟了她一眼,安家除了府中的事,在府外还有不少生意在打理。

  她就不信,她一个深闺小姐知道账本怎么看,杂事怎么处理,到时候还不是得来求她!

  谁料杜若一脸平静,“放下吧。”

  刘氏气的转身就走。

  云因上前翻了翻,她本就是这方面的好手,这些难不着她,再加上绿枝帮衬,不过日暮时分三人便将这些整理好。

  “绿枝,你去和刘氏说,让各房管事在大厅等我,我刚入门也是时候该给些见面礼了。”

  放下账本,杜若嘴角微勾。

  安家管事共有十二名,府内外他们各自掌管着事宜互不干涉,每到月底他们便会把事宜都禀告给刘氏。

  “杜若初来乍到,不及各位在安府待的时间长,还望今后各位多多指教,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

  她命绿枝将红包都交到了他们手上。

  “夫人哪里的话,有事尽管交代就是了。”周管事摸着厚厚的红包,一张老脸堆满了笑。

  杜若喝着清茶不做声。

  周管事拆开后只见一叠厚厚的纸,这是什么?难道是房契地契?

  待他看清纸上内容,顿时脸色惨白,回头看周围的人脸色比起他好不了多少。

  刘氏不动声色的将纸收起,咬牙道,“夫人这是何意?”

  杜若放下杯盏,不惧对上她的视线,“安家事务众多,你与刘管家管内兼外想来总有顾不上的地方,不知三日时间够不够你处理呢?”

  “三日?你开什么玩笑!”刘氏瞪大眼睛。

  她与丈夫管家这些年来多多少少贪污了些银钱,诸位管事也愿意孝敬她,所以底下的账本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究竟拿了多少,她自己都不记得,如今看着纸上出现的数字,她简直感觉晴天霹雳。

  十年的积弊,前任管事也贪了不少,而且这都是大宅院里的潜规则,凭什么要她补上!

  “我等一日能看完十年的账本,你怎么做不到三日补齐十年的漏洞呢?”

  杜若轻笑,“丞相与郎君是念旧之人,想来他知道了也不愿过分苛责你,可我不同,若是你补不起这漏洞,我只能家法处置了。”

  “我呸!”刘氏将纸撕了个粉碎,指着杜若的鼻子骂,“你真当自己是个高贵的郡主不成!?别忘了你的郡主之位是怎么来的!”

  “你背弃杜恒,如今早已是一枚弃子,还摆着你那郡主的架子呢,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掌管安家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你!”绿枝气红了脸,“你贪污还有理了!”

  刘氏反手一巴掌便要甩过去,杜若她打不了,一个丫头她还不放在眼里。

  ‘啪’的一声,五指分明的印在刘氏脸上。

  她一愣,杜若站在她面前笑容和煦,她却感觉寒意从心底深处爬出。

  那双平静的眸子像是无形的刀,将她凌迟。

  “你有功夫打人,想来是太闲了,那明日一早想必这账本的亏空便能尽数补全了。”

  杜若笑着离去,刘氏看着她的背影遍体生寒。

  想她一个老家贼莫名栽在杜若小家雀手里了!

  “刘管事,我们怎么办啊?实在不行咱们告诉刘管家吧……”周管事愁眉苦脸道。

  “不行!”刘氏喝到,若是让她丈夫知道她私底下还收了不少人红包,非得与她翻脸不成。

  她瞪了周管事一眼,愤恨道,“这事我自有办法,吃下去的东西还想吐出来不成?她不就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我还真的是小瞧她了!”

  方才还没有注意,脸上的巴掌现在火辣辣的疼。

  “她有张良计,老娘有过墙梯,且等着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