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把拟人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9 谁在冒充我(一)

我有一把拟人剑 一头大呆牛 2115 2019.08.25 17:18

  绯红映照着窗面,夕阳落满了床沿。

  少女静静地依偎在青年的怀中,安心却又含着几分娇羞地接受着来自他的温柔。

  在采儿的帮助下,司徒劫将不可吸收的灵石直接熔炼,转换为能快速修复身体的能量汇聚在了掌间。他轻柔地将手放在纱布的上面,缓缓将灵力释放了出来。

  等到太阳完全沉下峰峦的那一刻,他终于收回了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

  欣儿睁开已经有了些睡意的眼睛,仔细感受着已经完好如初的受伤部位,眸子里逐渐生出了惊喜的光。可这光芒还没真正亮起来的时候,便转瞬即逝变为了遗憾与不舍。

  因为疗伤结束,就意味着两人即将离开这个能享受二人世界的地方。

  她是多么想让时间就此停下,躲在这个安稳的怀抱里一直睡去。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尽管他的眼中也同样充满了不舍。

  “欣儿,不要再为我冒这么大的险了,我舍不得。”

  “放心吧,司徒哥哥,不会出现大问题的。”欣儿轻声安慰道,“而且药材马上就能找齐了,只要能让司徒哥哥的双手恢复,暂时受一点伤,对欣儿来说也没什么。不过为了让某人不太担心,我会更加小心一点的。”

  司徒劫再度将欣儿拥入怀中,仔细嗅着她发丝间的气息,舒心地闭上了双眼:“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你一起。”

  感受着正给自己源源不断输送着全新能量的晔魂珠,司徒劫感慨万千。

  如果自己的双手不能恢复,或者并没有得到晔魂珠与拟人剑的助力,或许,再努力也无法挽回自己和欣儿的结果。

  今后,我必须变得更强,不然没有底气去守护我所看重的一切。

  司徒劫握紧了拳头,左臂的金纹不经意间闪过了一道如雷龙般迅猛的光。

  等到隔着窗子已经能看见修灵院的弟子完工返回时,两人只能十指相扣,缓缓站了起来。

  “那我们就回去吧,小然姑娘。”

  欣儿微微一笑,虽然她暂且不清楚司徒劫为什么要伪装起来,但以她的机灵也不难猜出两分:“是,司空先生。不过司空先生的医术可比我好多了呢,以后记得多找我交流交流哦。”

  “就像小时候帮你打通经络一样吗?”

  提到此事,欣儿白皙的脸上再度多出了有些可口的桃红。

  她不会忘记曾经有个武痴,在同龄人都已有了性别观念的时候依旧满脑子都是练剑。为了帮自己打通经络,他不知运转了多少次真气,用一双手细心地游走,试图改自己的经络状况。

  不过此次相遇,这个消沉了两年的武痴,眸子里许久不见的光芒又一次重现了。

  甚至比起曾经,这一次更加澄澈而坚定。

  由于横晶山脉近日的异态,滞留或聚集在东月镇的人很多。等到晚餐的时候,修灵院索性和镇长联合起来,燃起乐一对对篝火,并统一分发有些紧缺的食物。

  虽然多是馒头和小米粥,但口味却意外地不错,再加上修灵院宣布对食物进行补贴,所以大多数人都吃得较为舒服。

  “司空先生,看样子你已经好多了。”柴颖结束了方才的忙碌,也取了份晚餐来到了两人面前,“欣儿,谢谢你医好了我的救命恩人哦。我先去给月儿姐姐送晚餐,待会儿再来找你们。”

  “嗯,今天辛苦喽。”欣儿笑着告别道。

  司徒劫在一旁皱起了眉头,既然欣儿和子书月一起到的横晶山脉,为什么这附近完全没有她的踪迹呢?

  从理论上来讲,子书月作为一代天才,又是灵修大宗,她在修灵院的地位和影响力应该远远高于江厌白。可近期发生的事情多是由江厌白出面决定,压根儿就没见着过她的身影。

  “司徒哥哥是在好奇月儿姐姐吗?”欣儿陪着司徒劫走到了较为偏僻的昏暗角落,“其实这次月儿姐姐也遇到了一点麻烦。”

  见欣儿的视线突然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上,司徒劫萌生出了一个不妙的念头。难道子书月也和自己一样被这奇怪的伤咒缠上了?

  “月儿姐姐暂时在闭关修养,就在前一阵子,她也遭遇了和司徒哥哥两年前同样的事情。”欣儿小声说道,“如今……如今她暂时也无法使用灵修之术了。”

  “那……那她身上有没有出现类似我手上的伤咒?”

  欣儿点头答道:“嗯,在有些不太显眼的地方。据说是和一位拿着黑色石匣子的术士交手后留下的伤势。”

  “那个持有黑色石匣子的术士……是不是在打开石匣后会冒出一种紫色的妖火,同时吞没周围其他的光芒,并将领域内的修炼者封住灵力与法宝?”

  听到司徒劫准确无比地描述出了术士的特征,欣儿也有些惊讶:“对,我也是和月儿姐姐汇合后才知道的,而且据说那个人在前一阵子去往了晔明城。不过月儿姐姐在调查他行踪的时候,倒是发现了一个有很大几率解除伤咒的方子,所以我才赶过来,希望能在剑心选拔大会前让你快点恢复。”

  “看来,最近晔明城可真的会掀起一股滔天巨浪啊。”司徒劫温柔地将视线落在了欣儿的脸上,“欣儿,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也许,我暂时已经有一定的实力去保护好你了,不会再像以往那样。”

  见司徒劫突然一本正经,欣儿蹙起了她那好看的眉头,有些幽怨地说道:“笨哥哥,谁想和你分开了?而且,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主动接近过其他的男孩子呢。”

  看着欣儿一脸幽怨的样子,司徒劫有些释然地笑了笑。

  在暴雨来临之前,警惕是需要的,但太过紧张,一定会暴露或忽略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小然姑娘!不好了!”

  在篝火的另一端,跑来了几个慌慌张张的修灵院弟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江厌白师兄带着一批人出去采药,现在只有胜男师姐浑身是血的回来了。”

  “小然姑娘,求求你救救胜男师姐吧!”

  不会吧?他们几个居然在这么危险的时候出去采药了?

  司徒劫急忙展开索灵,用目前自己能探测到的最大范围,将东月镇的周边都仔细感知了个遍。

  不太妙,这次暗地里集结过来的尸妖好像都能踏平晔明城了。

  虽然有修灵院的防御法阵,但东月镇真的能抵得过这次进攻吗?

  “晔明城的司徒劫来了!听说是救兵!”

  “司徒劫?不是那个双手彻底没用了的废物吗?”

  “胡说什么,人家如今可是铭文大师。”

  听到镇口修灵院弟子的呼喊声,司徒劫和欣儿面面相觑。

  司徒劫来了?可真正的司徒劫不就在这里吗?

  到底是谁在冒充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