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下雪了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2747 2019.09.28 23:24

  冬夜的空气浓重如化不开的糖稀,腐烂草棵子的味道参杂其间,让人不能大口的呼吸。泥土垒就的围墙,草席搭成的一间茅草屋里,花凤琴依然在婆婆身边照料着。农村人坚信,养儿能防老,真的到年纪大了,还是儿媳妇顶半个女儿。

  王思燕刚生下她的第三个孩子,是一个女儿,正在过月子的她没能来给予大限将至的婆婆最后一点温存。

  花凤琴帮着公公打扫了房屋,换了尿盆,并喂了病人一点面糊糊。病人身体太累了,吃不下东西,身体极度缩水干瘪,像是一个刚出世的婴儿。她的记忆力把自己留在了过去,陈年旧事在脑子里呼噜作响,对于眼前人开始慢慢忘记。

  花凤琴在忙完所有家务后,要回家给孩子们做饭,临走时公公欲言又止,最后只是一句“天黑了,路上小心”。他从结婚后就把家里所有事交给了妻子,任何事都是老伴做主,所以这个小小的家庭近乎属于母系氏族的原始传统。老伴眼看要离他而去,他的顶梁柱要塌了。现在能依靠的只有大儿媳妇,他不想让凤琴走。

  天太冷了,什么都显得生硬不堪,腊月的黑夜人们早已经闭上门,钻进了温暖的被窝,仅有门内的黄狗吠叫了几声,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短暂的归途中凤琴想着自己嫁过来已经有十几年,相处的岁月里她对婆婆的智慧和果断佩服不已。公公像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孩子,家里的事人前人后都是婆婆一个人照料,做出家里几乎所有的决定,像是垂帘听政的慈禧。婆婆常对她说,做人要学会忍耐,没有过不去的坎,苦难是留给人受的,压不死人,只有人能压死人。这样回忆着,到了家。

  此后在家族艰苦岁月的磨练中也证明了,她,花凤琴是最像婆婆的人。

  躺上床时,窗外起风了,摧枯拉朽地噼啪作响,似乎要带走这一年的所有枯树糟木。

  夜晚訇然一声巨响,一截已经腐烂的桐木落在了院子里,砸碎了屋顶檐角几片方瓦。花凤琴醒了,守财也醒了,家里所有人都醒了。外面,守平敲打着大门。

  婆婆去世了。

  她感觉自己躺得太久了,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似的。在风起云涌的黑夜中,当她听到惊恐至几乎失去声音的三弟结巴地说出娘没了的时候,疲惫了几年的身体又突然充满了力量。跳着晃荡的电灯,他们慌张地奔向茅草屋。

  想着三儿也要结婚了,自己的使命垂成,不觉轻松起来。在没有月光的天空下,在没有烛火的小屋里,她的眼睛穿过黑夜,看到了另一个别人看不到的亮如白昼的新世界,床上的老伴满头白发,沉沉地打着呼噜。自己陪伴了半辈子的那个年轻人,那个让她骑在牛背上的新郎,如今也是老得不成样子。她想叫醒这个老头,用手再抚摸一下他时常颤抖的头颅,告诉他外面下雪了。老头好像在梦中听到老伴叫他,不觉“哎”了一声,从梦中醒来。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揉了揉眼睛,屋里的老伴还躺在那里,手掌却已经冰凉如池子里的冰块。这一刻,老头只感觉嗓子里咸咸的,顾不得夜晚宁静中沉睡的人,嚎啕大哭起来。

  第二年春天,守平结婚了,老头住的房子按常理房子要留给守平,因此老头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他更孤独了。

  院子里自己亲手栽种的洋槐树如今也已树荫如盖,春天时开满白花花的槐花,引来嗡嗡歌唱的蜜蜂。他常常一个人坐在树荫下像牛一样反刍过去,回忆着老伴在的日子,回忆着这些年自己的成就。最让他骄傲的或许只有妻子给自己开花结果,养了这么多孩子。

  他的孙子们围在他身边时,他总是讲着过去,讲着对于孩子们来说很久远的往昔。孙子们听倦了,开始远离他,远离这个啰啰嗦嗦,耳朵聋的爷爷。永成依然沉浸在车轮子带给他的激情之中,在村子周围游走。永定被二叔拉的二胡和吹的口琴传出的美妙音乐所吸引,每天都会跟着学习。永新还是木讷着,不善表达,而且深陷于对于自行车的运动原理之中,能修一些小毛病。守勤的两个儿子总是打架,没完没了的斗嘴。老头就去找自己的弟弟,一位从战场上逃回的老兵。老兵张口就说蒋介石,“老蒋总是让我拉大炮,我害怕死啊,他逃台湾,我就回家……”兄弟两人说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散了。他又开始陷入了回忆的沼泽之中。

  女儿们想接父亲到自家住几天。大女儿春秀住在县城,继续教书育人,县城里坚硬的马路以及高耸的楼房让他觉得太拘束。三女儿秋菊帮着丈夫跑生意,太忙。二女儿春兰倒是距离近,而且嫁的也是农民,显得亲近些。所以也就跟着二女儿回家了。没事的时候可以和女婿下象棋,聊聊农活,还是可以排遣一些因为回忆带来的辛苦。

  是秋天的一个上午,二女婿岳雷骑自行车来接走了他。春兰为父亲已经晒了连续三天的被褥,并精心为父亲铺了床,直到夜晚父亲在床上睡着后,她才满意地走开。

  春兰有两个儿子,之后再也没有添孩子,她是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的。在守平家有了一个女儿后,她曾接这个小外甥女来家住过几年,为她买了很多飘亮的新衣服,也算是过了一把女儿瘾。春兰的两个儿子很喜欢这个姥爷,常常跟着他下地,在此之前他们一点也不喜欢干活。春兰知道父亲闲不住,也就随他高兴,让他做一些农活。是姥爷让这两个孩子知道,草上可以结出酸甜的灯泡果子,甚至有些草还可以直接吃,还有一些草可以治疗伤口,让伤口不再流血。两个小家伙对姥爷着迷了,天天要缠着他下地找草吃,在家时听他讲故事。老头在生命的最后日子享受了最后的关于外甥们的童年,他的心也成了孩子。

  一个人最终会把自己的一辈子活成一个圆,只不过这个圆是关于心的出发与回归。

  春兰在惊蛰那天中午为父亲炖了一锅猪肉,锅里放上茴香等大料,在灶上咕嘟个一两个小时,馋人的肉香飘满整个屋子。老头吞咽着口水,埋怨女儿不应该这么浪费。春兰只是笑着,说要给父亲改善一下生活。两个小家伙早已经准备好筷子,流着嘴水等着。春兰把大块的肉用勺子舀给父亲,两个小家伙碗里只有几小块肉。老头想给外甥们分享一些,春兰哄着父亲,说他们小,吃不了这么多。吃过大肉之后,他觉得嘴里有些咸,腻得慌,就到水井旁拉了一碗水喝。渴倒是解了,但肚子里有些冷,他感觉不舒服,但也没有在意。晚饭时分,他吃不下饭了,肚子里面如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脆弱的

  胃里有东西不断往喉咙里翻。身体开始虚脱,上厕所时一头晕倒在地。春兰慌了,叫上丈夫,把父亲载到了镇医院。

  镇医院新来了一批实习生,他们以为只是简单的食物中毒,就打了一只吊瓶,并没有进一步诊断。可怜的庄稼人总有着超出常人的坚韧,往往小病不吃药,大病怕人知道。所以老头只是忍着,怕多花钱,并告诉女儿自己没事,过一会就好了。打了吊瓶,老头就一直要回家,春兰拗不过,只能用架子车和丈夫一起载着父亲往家走。在路上,老人的呻吟尽管忍者,可还是有细微的响声。女儿就一边跟在吱扭作响的车旁,一边向父亲说话。渐渐的,春兰听不到父亲的声音了,她叫父亲,无人回答。停了车,发现父亲身体蜷作一团,表情痛苦,已经没有了热气。春兰傻了,几秒钟后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岳雷稳住了妻子,并连夜把老人送回了老家。

  老头弥留之际看到了身着白衣,全身散发着白光的老伴,她微笑着向他招手。本来是秋日凉爽的夜,他感叹着,下雪了,世界又变得美好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