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新大路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3093 2019.11.23 21:55

  一六年的那个雾气弥漫的星期天,永杰正准备带着女儿丫丫到县里学习钢琴,永成带着一伙工程队走进了村庄。

  人们早就听说,国家要在每个乡村都修上公路,可是当周围的村庄在新的水泥路上面通行之后,只有桃溪村还迟迟不见有动静。终于,春节过后元宵节之前,趁着村子里的男人们还没有出门,永成以村长的身份来到村子里收取修路费。其实,自从守财去世之后,村子里的村长之位已经被默许给永成了,只是这几年一直没有大事发生,村长这个头衔长期处于可有可无的地步。这次的修路工程是村子里在那次栽种电线杆引来电力后最重大的事件之一,“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无疑证明了修路的关键性。所以,每家每户都愿意拿出几百块钱支持永成的集资。

  经过工程队以及全村人的讨论后,他们决定废弃南桥南边那条小路,沿着永明他们小学时走过的水渠沟边的那条东西走线的羊肠小道修一条十五米宽的大路,然后与南北纵线的那条去往镇上的土路会和,再沿着这条南北线经过永杰的幼儿园,永礼的卫生室,永新的废弃后的收麦厂,最后紧接十年前修建好的被人们当作晒麦厂的那条乡道。加上村子里贯穿新修的房屋间形成的新巷道,整个工程全长三点六公里。

  这条路还没有开工就把永成推到了风口浪尖。因为那条水渠在永新他们向外村卖泥土时被挖得太深,如果要重新填土造路,所花费的代价将远远超出国家批给的公款,所以只能选择牺牲沟边的长着小麦的土地。可是沟边这一带的土地归胜坤和胜斌两家的孩子所有,他们如果得不到足够的好处一定不愿意毁掉自家的庄稼,更不要说捐给国家拿来修建公用的水泥路了。学启,学材纠结着堂兄弟德生,德良,德全,德民五六个人拿着铁锹堵到永成居住的地方,沸沸扬扬地说要个说法,不然就要和永成死磕到底,即使是兵戎相见也在所不惜。永成脸还没有洗就走出家门,陪着笑容让他们稍安勿躁。可当他递过去的烟被一个个拒绝后,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即使有全村人的劝解,他们也不吃这一套,并扬言“没有个说法,这条路谁也修不成。”甚至寡居多年的胜斌的妻子艳玲不顾下半身的瘫痪,让儿媳妇把她的轮椅推到永成的家里示威。一副不解决问题就赖上永成的决绝。永城没有办法,只能把电话打给负责整个工程的乡长徐怀钰。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徐乡长带着几个公务员开着桑塔纳走进了永成的家里。徐乡长梳着大背头,嘴唇宽阔,鼻子圆润,一副在政界混过多年的老成持重。他把学启一帮人请进永成的屋里,然后命令他身边的一个带着近视眼镜的公务员关上蓝色的铁门。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协商里,徐乡长和学启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或者给了他们多少好处村里的人都不得而知。只知道在他们出来时,彼此完全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客客气气,甚至握手好久也不愿意松开。经过这次的平息战火,人们开始对这个相貌慈祥的乡长更加佩服,甚至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愉悦和满足。

  施工队经过三天的休整后,开始正式投入到修建公路上面,永成的挖掘机从落满杨树叶的干枯水渠里挖出一车车泥土,将村子里本来坑坑洼洼的土路铺平。然后又把水渠沟边的松软的庄稼地填实垫高。填土的工程太过于集中和浩大,恒悦和恒垚两兄弟轮流开着永成接过来的一辆大型挖掘机和永成一起并驾齐驱,村子里有机动三轮的家庭各出一辆用来拉土。于是,村子里每天轰鸣着发动机的响声,还有一村子里的土狗受惊后不断发出侵略性嘶吼。为了组织小孩子外出,人们紧闭着房门,以免孩子发生被疾驰的车轮轧死的危险。屋檐,墙壁,大门上到处是拉土时溅上的湿泥点,新垫上的土路横列着带有各种花纹的轮胎印。

  不到一个星期,没有铺上水泥的结实平整的新路模型已经形成,上小学,赶集会的人们已经可以在土路上面畅通无阻。过了两天,洒水车在温暖的阳光下缓慢地洒出带有彩虹的水雾,车里播放着脍炙人口的轻音乐《生日快乐》歌。在水阴干后,需要铺上一层薄薄的白色石灰,之后混合着黄沙和水泥的灰色的料从卡车上掀到石灰飞散的土路上。卡车后面紧跟着带有柱状铁磙的大车将水泥碾平。这次铺水泥的工程先从村子里开始,一路铺到乡道。防止新铺的大陆在没有长实之前被破坏,人们不得不安奈住内心的激动,走了三天的南桥那边的土路。这条土路在后来大路通行后逐渐被人们忘记,最后在人们的贪婪中种上了庄稼,从此销声匿迹。

  三天后,当最后一波工人拿着电锯将水泥路每隔十米锯出一条裂缝后。这条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新大路正式形成。

  随着新大路的出现,永杰幼儿园的北面又修建了一座村室,但比以前的生产队要华丽很多。这里后来成为了永成的常住地以及周围村子直接和政府新政策接轨的纽扣。村室后面以前楼板厂的空旷场地上添加了一对新球篮,村室周围还多出了很多娱乐施舍。

  守平在公路修好后,他的肩膀终于在修养了一百天后拆除了三颗钢钉,等待缝起的针扣愈合。在一次和儿子永明的通话中悲痛的告诉儿子,自己快要丧失劳动能力了。永明一直以来都很清楚,父亲是整个家庭的支柱,所有的经济来源几乎都要靠父亲那双老茧纵横的手掌来供应。可是不能干重活怎么办呢?他试图鼓励父亲在公路修好后从事他一直都热爱的花卉养殖,把父亲的这个爱好变成工作不是挺好嘛!但是守平的胆怯以及资金不足让他却步了,他不敢尝试有风险的工作,这种与守财相反的谨慎性格这些年来一直阻挠着他的发展,即使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建筑工,他也只是一个拌石灰和沙子的小工,从没有上过墙头垒过地基。在老家时,那个时候也不过三十几岁,他曾拿着瓦刀垒过一次西边倒塌的砖墙。可那面由老砖和泥土建起的高墙经不起两次秋雨的摧残便轰然倒地,一只在墙边溜达的黄狗被当场砸死,脑浆横飞。此后,他再也不敢掂起瓦刀,认命一般公开承认自己只适合在工地打杂。这也就意味着他永远要比同在一个工地的大工少拿一半的工钱。

  在家里的那段时间,守平经常因为素云的无所事事而和她争吵,惹得全村人都能听到。家里也是一团糟。经过半个月的休息之后,他还是决定到工地上去,继续给工地打杂,并学习着用左手发力。但是村子里还是不乏很多有经济头脑的人才,其中建成就是一位。

  他是在十月份回到家乡的,一身皮夹克加上帅气的墨镜,完全不象是已经四十岁的人。这么多年在外打工的他已经受够了往返于各个城市的奔波之苦,他想趁着“为创业铺路,让游子归乡”的国家旗帜为毫无起色的人生添上一道风景。于是,他不管全家人的反对,将紧靠着公路的南桥边的那几块土地承包了下来,挖深坑养牛蛙。这在村子里简直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壮举,因为人们并不认为司空见惯的青蛙可以当作商品来卖,甚至拿来当食物吃都需要考虑很久。可他不管,从外面花大钱请来技术员现场指导,不管是对于水质水量的把控,还是牛蛙的生活习性他都耐心请教,并用自小学毕业以来再也没有拿过笔的粗壮的手指在小本子上记录着各种注意事项。不到一个月,他的牛蛙养殖基地便正式运营了。

  闲暇时,他就在家里播放音乐,教给妻子练习他在外面学来的交际舞。这种交际舞也逐渐在村子里流行开来,常常到半夜音乐才飘渺于村庄上空,久久散去。

  与此同时,村室开始逐渐引进外来的工厂,带动村子里剩余劳动力再就业。最先来到的是一个坐落在村室背后的钢尺厂,一间大型的占地三百平方的铁皮房内很快让村子里的十来位妇女找到了岗位,其中素云也加入了进去,给成品后的钢尺卷贴标签。这个工作需要一天七个小时坐在那里不停的劳作。其他人要么截钢尺,要么卷钢尺,反正只要力所能及,她们也愿意去。

  另外,德良的儿子宇轩几年前在外地娶了一个点钻厂的女儿,他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故乡的潜力,在说服养尊处优的妻子后,毅然返乡在村子东面的一块土地上建起了点钻厂。很多眼力很好的女孩还有生过孩子的年轻女人纷纷到厂子里工作,并且电钻的工作还可以带回家做,对于看孩子的女人来说十分方便。

  新大路铺平后,桃溪村也跟着开始变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