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傻儿子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3039 2019.11.11 22:59

  永新的蘑菇屋使得南桥南边那条曲折的小路变得格外忙碌,每天傍晚都会有好几辆货车从遥远的镇上和县里跑来拉蘑菇,当守财问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时候,他们的答案惊奇的一致:“看到别人来,我们也就来了。”

  在牛粪肥沃的营养滋润下,蘑菇越长越多,颜色也从最开始的黑色变成浅灰色,最后终于变成雪白色。蘑菇棚南边的空地上,因为经常会淘汰一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干牛粪,花凤琴就把那片不足半亩的地方改成蔬菜园,里面种上番茄,黄瓜,还有大葱。

  这些蔬菜也以惊人的速度长出个头奇大的果实。番茄不仅多汁,而且红色的果肉沙黏,纤维紧密。黄瓜更是奇长无比,相较于平时村里种的要大上一倍之多,用运仓媳妇的话说:“长的给牛鞭一样。”大葱更不用说,圆形的葱叶郁郁葱葱,绿得发黑,土里的葱茎白嫩多汁,足足有建功手指那么粗。

  永新每天都会在蘑菇屋这里见到各色的陌生人前来,他们要么是来观看如何种植这种看不到的菌类,要么就是来买蘑菇,可在一个星期三的上午,一名目光呆滞的男孩坐在了菜园旁边,他不说话,也不离开,这可难住了永新。

  可能是饿了吧,永新让儿子恒垚给他半块馒头。本来有些呆滞的眼睛迅速闪现出光芒,这个额头宽大,眼睛圆圆的男孩一把抢过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可能是在这之前吃饭时受到过长期的恐吓,因为他在吃馒头时总是情不自禁地用那双满含恐惧的眼睛偷偷望一眼旁边的大人。

  永明还害怕他吃馒头时噎到,特意在菜园子里用力拔了一根葱递给他。尽管这根葱因为扎地太深而被拔断,他还是接过了断结处粘了泥土的施舍,仿佛怕有人和他抢一般快速吃掉了手中的食物。

  当有人问他从何处来的时候,他偏着长满卷曲长发的脑袋,用左手指了指西边的方向。村子西边没有路,所以人们断定他一定是沿着杂草深密,行走艰难的沟边过来的。再看这个男孩说话吞吞吐吐的模样,已经走路时有点像鸭子的滑稽姿势。突然有人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压抑住全身的因为窥探到了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似的激动问:“你的母亲是不是叫秀兰?”

  这一问还真的让周围的人醍醐灌顶,他们趁着分享到秘密的喜悦,几个人看着这个到手的“猎物”,用各种办法留住他,并派一个人前去喊秀兰。

  秀兰当时正在家里和丈夫一起整理厕所的粪便,然后倒进厕所旁边的粪坑里。来喊她女人因为走得太快而上气不接下气,可她等不到呼吸调整均匀,冲哑巴的媳妇大喊:“哑巴婶子,你儿子来了,快去蘑菇屋看……”这一喊差点让秀兰一脚滑进黑色的粪坑里,她惊恐地意识到,那个自己用尽一切办法摆脱的苦难还是不可逆转地向她走来了。

  “强儿……”秀兰站在南桥上距离蘑菇屋一里的地方就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孩子。

  这边的男孩像是被电触了一下,赶紧站起身,傻傻地向着北面望去。直到女人火急火燎走到他面前才哭出眼泪。

  这个时候,秀兰才说出自己的来历。她本是桃溪村西边五百公里外牛荣镇人士,后来嫁给镇上一个街上有名的破落户。男人嗜酒如命,秀兰又笨拙木讷,虽然每天挨打如家常便饭,可她想着等有了孩子可能男人就变好了。不幸的是,大儿子一生下来就被诊断出智障,二儿子呢,也就是眼前的强儿,同样是一个智商有障碍的娃儿,只是比哥哥好一些。

  男人对于彼此的创作结果恨透了,更加变本加厉地殴打妻子,甚至经常彻夜不归。回家时,不管妻子在哪里,在干什么,只要看到她,就在原地一顿羞辱。

  如果说一个人狠心,那她一定是承受了普通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与挣扎。趁着丈夫不在家,秀兰不顾两个孩子很可能被饿死的危险独自逃走了。她一边逃一边安慰着自己,虎毒不食子,他再混账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死在家里不管吧。谁知道四年后,这个孩子竟然阴差阳错地沿着她曾经走过的脚印不知辛苦的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秀兰走那年强儿已经十岁,如今也是快要十五岁的人了。她试图从这个有些傻的孩子嘴里问出他哥哥的下落,可强儿像是对以前的事失忆了一般,让这个问题成了徒劳。秀兰又问了很多他这几年里类似怎么吃饭,家里人怎么样等问题,他都像是这些问题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眨着迷人的眼睛,露出蒙娜丽莎般神秘的微笑。

  只有当他听到父亲的名字时,他的笑容才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身发抖,眼睛里满是无尽的恐惧,努力将身体缩成一团,嘴里念念有词:“爸爸……别……别打我……我不敢了……我……我去找……”秀兰从此再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前夫这个混蛋。

  既来之,则安之。用农村的话说,该来的你躲不掉。秀兰和丈夫商量后,其实哑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有秀兰在陈述着,两个人四年来一个孩子都没有,不如把这个孩子收留下来当作自家的儿子吧。哑巴在秀兰陈述中间,静静走到因为长时间赶路而带着疲倦睡着的孩子身边,把他艰难地抱到床上,并盖上了秋天时的薄棉被。秀兰明白了,丈夫已经接受了这个孩子。

  强儿在新家不到半年,他空荡荡的身体变得强壮有力,村子里的孩子尽管知道他傻,可就是没有人敢惹他,毕竟万一这孩子范起傻劲来,砖块又那么随处可见,谁也不想回家时脑袋上多一个空隆。其实,只要别人对他好,他心里还是知道的,甚至会毫无恶意地向你展露他特有的迷之微笑。村子里的人渐渐适应了村子里有一个傻孩子的生活,甚至和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孩子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傻大个。

  直到有一天,强儿看到自己新伙伴们都挎着书包去上学,他也回家闹着母亲要书包,并指着上学的方向支支吾吾地说着:“妈……上……上学……”秀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孩子这么大还没有进过学校大门呢。既然现在上学已经不收学费了,那就让他跟着村里的孩子去混着玩吧。学校里的老师在得知这个新学生智力有问题后,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国家规定的九年义务教育,任何孩子都有上学学习的权力,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接纳了。

  按照他的年龄应该上五年级,可是五年级的老师说这个孩子没有上过学,应该从一年级上起……这样你推我让的结果,强儿的教育重任落在了永专的头上,从三年级上起。

  强儿每天就跟着建成的儿子乐乐上下学,课堂上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完全一头雾水,只有放学后,其他村庄的孩子欺负自己村庄的伙伴时,他才像是活过来一般,拿着砖头追出去老远。

  这一年的冬天,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女孩们已经到了说媒出嫁的年龄,村子里开始热闹起来。贞贞在这几个女孩子中年龄较长一些,所以,最先开始说媒的就是守平家。凤琴在冬天时,担当起了村里的媒婆。她坐在男孩骑的摩托车后座上面,手里拿着男孩家买的带着喜字的糖果,后面跟着男孩的父母,大张旗鼓地走进守平家。贞贞躲在屋里,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待男孩在和父母寒暄后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开始充满尴尬的对话。

  这样的相亲仪式,在一个村子里有时会有两三家同时进行,惹得全村人不知道先去哪里抢糖果看热闹。为了避免有一家在说媒时出现无人观看而冷场的尴尬局面,媒人们在和凤琴商量后故意错开时间,所以就出现了从下午一点到黄昏五点的说媒“连续剧”。

  说媒这样代表着整个村庄形象的大场面,本不应该出来特别节目的。如果只有一个傻强,场面还可以控制下来,大不了把糖果都给他。即使村子里还有一个憨栋也还好,尽管栋儿有点憨,可他这个人还是比较内敛,很少和别人争东西。

  最可怕的当属栋儿的第二任老婆,婧儿。这个女人剪着紧贴满是泥灰的脖子的短发,两腮向里凹陷,如果不说话,完全看不出她的傻气。这是一个爱抬杠,爱争强的主儿。所以不可避免的,当婧儿和强儿同时出现在一家说媒的现场,两个人就会因为一袋糖果争得一塌糊涂。婧儿嘴上不忍卒听的脏话一句紧挨着一句,强儿嘴笨,但手上脚上从不敢怠慢。叫骂声伴随着拳打脚踢,一时到了无法控制的局势。

  最后,花凤琴再也看不下去了,冲着他们生气:“滚出去,你们把咱们村上的脸丢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落雨听残荷

落雨听残荷

强儿这个孩子虽然是外来户,在他英年早逝后还是葬在了这个村庄,故有此记。

2019-11-11 22: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