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迟来的婚姻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2999 2019.11.18 17:45

  凤琴在丈夫去世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相信这个陪伴了自己走过四十年风雨的男人离开自己的事实,常常在夜晚时分,她还是情不自禁地喊着丈夫的名字,以为他因为种地没有回家。可是每次得到的只有沉默的回音以及突然意识到的失落。在那段难熬的孤独时期,她终于有时间拿来回忆她的颠簸的大半生。

  守财十七岁那年正在山东当兵,还是管后勤的一把手,吃得肥肥胖胖,所以在一次从部队回家相亲的时候,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被领到凤琴的家中。虽然从富农打到了比贫农还不如的境地,凤琴的父亲还是保持着内心的骄傲,看不上这个脸色黝黑,个子矮小的男孩。

  媒婆眼看要黄,只能拿出一套特别的说辞,说什么守财是世代的贫农,现在又是光荣的军人,他的父亲现在当着乡里的乡长。凤琴这个出身不好的丫头,如果不是她这个媒婆来说,以后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男孩。

  经过媒婆这番有声有色地劝解,凤琴的父亲其实也在担心国家的形势不知道会走到什么程度,万一他们一辈子翻不了身,岂不是耽误了女儿。另一方面来说,他看这个男孩还算机灵,尽管灰头土脸的,或许女儿能跟着享福也不一定。这样的一番考虑后,凤琴和守财的婚事也就定下了。此后,守财继续回去当兵,并转到了步兵的队伍。本以为要平步青云,可他却说想回家种地,不想当兵了。上面在多番劝解后都没有结果,只能批准他退伍。

  退伍后,守财和凤琴在相隔三年没见的情况下,结婚了。国家为了照顾退伍军人,将他安排到乡里一家酒厂作经理。村里人都说守财端住了一个铁饭碗,旱涝保收。作酒厂经理的那几年确实是这个家庭最风光的黄金时代。守财把家里翻修一新,配置上各种当时的名贵家具,还有一套欧式沙发,每天都要抽一包中华烟。凤琴也跟着丈夫的发达水涨船高,经常买来一些好看的丝巾,要么送给春秀,秋菊和春兰,要么就放在衣柜里。村子里其他人家里还在到处捡树上掉下来的干木材时,他们家已经开始烧煤球炉了。村子里没有一个人能和他们家相提并论,每每看到守财他们家的人都要把呼吸收紧。

  突然进入商界的农村人,像是老鼠掉进了麦仓。他发现到处都可以捞油水,随便一句话就会有人过来装孙子,送礼。即使平时的出一趟差,也会有人眼巴巴望着你,随时等待巴结你的机会。见见地他开始迷失自我,不断地在公司的条文里钻空子,吃空饷,甚至公开受贿。这样的见钱眼开的脾气主要是小时候跟着父亲穷怕了,但法律绝对不允许这样吃国家回扣的工作人员存在。为了杀鸡儆猴,守财成了众多贪官中不幸的那只鸡,被酒厂开出,并没收所有财产。

  凤琴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久远的夏天,星期五的中午,一伙穿着制服的国家工作人员像强盗一样冲进他们家里,不顾凤琴拼命的拉扯,哭闹,把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搬到了车上,那座沉重的欧式沙发在匆忙地搬运中不小心撞到门槛上面,掉了一只脚。当他们花了三个小时搬运完毕所有的东西后,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一张床了。守财当时只是被关了几天,审讯完毕后,就在夜晚把他放回来了。当时永成也才三岁。

  守财回家的第二天像是没事人一样扛起锄头,就如多年后他在患病期间那样到地里去锄草。从地里满身汗水的回来,兴奋地告诉凤琴:“还是种地舒坦。”

  “是啊,种地可以随便种,不犯法。”凤琴暗含讽刺地看着丈夫。

  守财也不管她,拉起桌子大大咧咧地吃起红薯面窝窝。

  丈夫这个人一辈子都想在种地方面发财,每年都会产生一些发财的想法,可总是失败,然后又以发明家般坚强的毅力百折不挠地继续实验。他的狂想伴随了他风雨兼程的一生,结果一点财份也没有守住。

  丈夫也就这样了,可是刚见到好转的家庭,二儿子永杰又被电死了,这是她唯一骄傲的儿子,也是她心里最疼爱的宠儿。大儿子自从残疾之后,一直把自己困在那个破旧的架子车轱辘上面,很少和她交流,可能是憎恨他们没有即使给他看病而使自己一辈子都无法站起来。三儿子永新的沉默寡言总是在母亲面前羞于表达。十六岁就开始撑起一个家,没日没夜地忙着挣钱,他是没有时间和母亲唠家常的。

  这些年,家里和村子里发生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她都看在眼里。生生死死,都逃不过生活的手掌,它就像是一件蜘蛛网看似稀疏透明,但只要走进去,谁也逃脱不了。

  时间这个东西太不经用了,还没有怎么用力,一辈子已经走个差不多了,黄土都要埋到腰以上了。凤琴经常看着自己开始有白头发的儿子,结过婚的孙女,以及嘴唇上开始长出黑色绒毛的两个孙子也要成为大人了。还有佩佩的女儿瑶瑶也会跑着喊儿媳妇嬉春姥姥,家里的香火没想到已经走出这么远。

  还好凤琴的身体依然健康,除了偶尔的肩膀酸疼,月经停止,其他的一切都还没有出现毛病。只是她的脑袋时常出现那些难以割舍的回忆,人变得有些唠唠叨叨。这一点很不讨孩子们喜欢,他们渐渐变得不愿搭理这个热衷于婆婆妈妈的老妇,说不了几句就把她撇开,忙自己的事去了。

  就在凤琴陷入回忆的落网里无法自拔的时候,大孙女佩佩要结婚了。

  男孩子名字叫作存义,比佩佩小一岁。他们也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在守财患病回家的时候两个人见过一面,存义的真诚淳朴给佩佩留下了一个十分好的印象,只是佩佩害怕这个男孩嫌弃她是二婚,还带着一个拖油瓶,配不上他。谁知这个男孩一眼就看中了佩佩的端庄大方,交谈时的悠然自若,还有成为母亲后的那股迷人的女人气质。男孩回到家就向家里人宣布,非佩佩不娶,不然自己就打一辈子光棍。存义的家人对这个女孩子其实还是很满意的,就是她的二婚经历说出去很不好听,就像是白面馒头上粘了一只苍蝇让人意应。

  其实随着人们对于传统观念的不断突破,女人们逐渐在赢得婚姻上的主动权,她们开始逐渐把握着自己的婚姻大事。就像是守文的三女儿缓缓直到三十岁时,才遇到自己满意的男孩,虽然嫁到了黑龙江那么远的地方,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男孩,生活十分美满。不如几十年前,人们把婚姻看得太重,即使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羞辱地面目全非也不愿意离婚,仿佛离婚了自己就成了不光彩的女人,甚至比妓女还不如,甚至家里人也要跟着自己抬不起头。所以,随着人们思想的逐渐的开放,中国的离婚率逐年上升。虽然那个时候城市里的这种时尚还没有完全渗透到农村里来,但存义毕竟是多年来一直在城市里工作的孩子,他不在乎。

  两个人经常用手机聊天,互诉着衷肠。这样一来二去,佩佩更加懂得男孩的情深意重,也认定非他不嫁,不能再听别人的建议,她的幸福要自己做回主。她是把自己由爱情重新点燃的对于婚姻的美好向往都压在了存义身上。

  本来是打算一四年的国庆节结婚,但是被突如其来的爷爷的去世截住了,只能向后推迟到来年二月份。

  可当二月份时,男孩家的一位老人,也就是存义的爷爷去世了,只能再往后推迟到六月份。这样的推迟对两个人来说无异与一场长途跋涉的西天取经。他们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体味来之不易的爱情,两个人选择到同一个城市去打工。佩佩跟随男孩一起到男孩之前工作的地方,干着纺织厂的工作。这次出外打工,他们还带上了恒垚和恒悦。恒垚在一次校外斗殴中被人报了警,在镇上的派出所蹲了几天后就辍学了。存义为两个准弟弟安排好工作单位和住宿的地方后,他和佩佩一起正式同居了。

  工作的日子很辛苦,两个人常常一整天说不上一句整话,但夜晚下班后,他们相携着走过工厂外面的一片女贞子大道,享受着爱情带来的甜蜜与温暖。

  六月份的农历二十二,他们在麦季刚过的喜悦中一起走进了白色的婚姻殿堂,凤琴和全家人在加入这个新郎后还拍了一张全家福。这次的婚姻,佩佩没有选错人。即使在永明看到这个忠厚老实的男孩时,他多年的感情也终于释怀了。

  永新家在半年内就迎来了两桩喜事,欢乐的气氛终于祛除了自守财去世以来村庄上下令人窒息的的沉闷氛围。永新一家人开始学着在漫长的生活中去忘记守财的存在,即使当初他的去世是这个家族最痛的记忆。

  佩佩这次回家结婚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向任何人说起,即使她很想说,但还是遵守了承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