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偷天换日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3158 2019.11.13 15:08

  永成的蘑菇屋修建不到半年,就以高额的收入迅速风靡整个乡镇,周围村庄里有想法的男人们也纷纷效仿。他们在自家靠近路边的庄稼地上面盖起坚固的蘑菇棚,堆上厚厚的牛粪,然后雇佣村上的女人们在粪床上面没日没夜的采摘。尽管桃溪村的人们因为还在考虑要不要停止留兰香的种植的问题而没有跟风大量建筑蘑菇棚,可其他村庄的蘑菇生产者还是对于永成的生意造成了巨大的竞争。蘑菇开始高走低就,价格逐渐在人们的贪婪中走向大众化,付出的精心照料还有不辞辛苦的采摘逐渐沦为讽刺的笑话,永成有些心灰意冷。

  两千一一年的冬天,守财召集村子里所有男人召开了一次关于留兰香种植应不应该停止的讨论会议。经过长达三个小时的沉闷讨论,最后人们像是放下了心底的大石头,如释重负地决定下一年废除留兰香。会议后不到三天,每家每户都把铁链上拴着的保存了三年的留兰香精油全部卖给一个下乡的中年男人,而且是以有史以来最低的五十元一斤的价格出售出去。空荡荡的铁链被扔进黑乎乎的储藏室,屋里让人疲倦的留兰香气味直到三年后才逐渐消失,就像是一场噩梦在人们此后多年的回忆中留下久远的惊悸。

  村子里的人们都会记得这年冬天那个雾气弥漫的星期日的早晨,一伙操着山东口音的男人开着三辆大卡车驶进了村子南桥的小路。他们本来是要收购精油,当听说这里不再种植留兰香时转悲为喜,决定购买下这里优质的留兰香根茎。在雾气消散后,村子里将近百亩的留兰香让他们大为震惊,走了那么多的地方,像这个村庄如此规模宏大的孤注一掷的种植方式还从未见过。浩大的挖掘根茎的工程,使得这几个外乡人不得不借助周围村庄里的机动铁犁。将近五十辆的拖拉机挂上银光闪闪的铁犁在平坦结实的庄稼地上面腾腾奔驰了一天一夜才将所有土地撕成松软的碎布,白色的根茎如碎尸一般从黄色的泥土里露出细长的爪牙,断裂处流着清澈的汁水,混合着泥土深处藏匿的昆虫的尸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之后,他们又花钱雇佣周围村庄所有的农民前来拾取冰凉泥土里瑟瑟发抖的根茎,当人们把深埋的根茎从泥土拔出时,仿佛来自地狱里的痛苦尖叫没有经过人们的听觉而直接钻进跳动的心脏,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刺痛。捆成堆的鲜活跳动的根茎在满满装了三大卡车后,才发现只装了所有庄稼地的一半。他们只能选择征用永新和他以前一起拉砖的哥们的砖车,然后让他们帮忙拉回山东。

  这次声势空前的大换血,让村子里的土地元气大伤,像是内脏被掏空的尸体一般气息奄奄地躺在人们面前。霜降之后,人们找来播种机在被翻耕后的泥土里种上小麦。不到十天,绿色的麦苗小心翼翼探出了脑袋,看着这片陌生的村庄。这时,人们的担心才真正消失了,折磨了他们将近十年的留兰香这个如水蛭一般紧咬着他们不放的恶魔终于离开了。似乎这个一直吵闹的世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这种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忙碌惯的人们还有些不适应。

  公鸡在清晨打鸣,喊着人们起床。可是起床去干嘛呢?以前还能到留兰香地里拔草,现在不需要了。给牛羊添草?留兰香到这个村庄不到一年就全都卖了。到地头上去看看,可是小麦都安然无恙地生长着。尽管这几年随着机械化的飞速发展,塑料篮子箩筐大量出现,但守武还是坚持着用荆条编织笨重的藤篮。他每天忙活的身影这个时候竟然让人觉得有些羡慕。

  第二年的春天,种植了两年蘑菇的永新在越来越赚不到钱的情况下,已经放弃了蘑菇的种植,那座曾经热闹非凡的蘑菇棚迅速变得破落不堪,窗户上面的塑料白布在风中碎裂,如纸片一般飞舞,红砖里面的泥土在风雨的雕蚀下垂挂在墙上,厨房里因为人去楼空藏满了老鼠,桌子案板纵横交错着一道道雨水的痕迹。曾经开满蘑菇的粪床之上现在躺满了干枯的牛粪还有蘑菇细长的菌丝,犹如蚯蚓爬过的通道。多年以后,当永明开着车到其他村庄考察时,一路上竟然看到了大大小小将近五百座这样被废弃的蘑菇屋,像是古代遗迹般陈列在芳草萋萋的空地上无人过问。

  就当人们以为村子里短暂的蘑菇时代已经过去时,废弃的蘑菇屋旁边所有的麦田里神奇地长满了白色的蘑菇,大量的兔子在田间的洞穴里跑出,不顾被人们捉到的危险拼命采摘送上门的食物。

  贞贞几乎是和村子里的女孩们同时怀上孩子的,她挺着大肚子从远桥不在的空房里搬到娘家养胎。和嬉春还有母亲一起坐在温暖的阳光下剪裁布料,做着孩子出生后要穿的棉衣,棉裤还有老虎鞋。

  “当姥姥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贞贞看着在布料堆里忙活的嬉春打趣。

  “哎,女人什么时候能有好时候呢!把孩子养大了,又要开始照顾小的。”嬉春发出和花凤琴当年照看琪琪时同样的感叹。

  “听说,憨栋家那个憨女人也怀孕了?”贞贞是回到家后听村里人说过。

  “谁知道能生个什么样的,只要不像他俩那么傻就算万幸了。”

  憨婧在怀孕后,这个傻女人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别人做不到的壮丽事业,变得更加娇气。才三个月的肚子就把她从众人的视线中捧到了床上,每天对婆婆和憨栋指手画脚,稍微有一点不满意就扬言打胎。谁知道这个精神不稳定的女人会真的干出什么事来,只能对她百般依顺。想吃什么,憨栋就去给她买。想要什么,就必须马上递到她手上。这样的怀孕状态,等到孩子出生时还不把本来就浅的家底败光了。她的两个嫂子因此十分讨厌她,但对于这个苦口婆心地婆婆更加憎恨,当初她们怀孕时怎么没有享受到这么好的待遇?难道懂事的人就应该得到的更少吗?多么不公平!

  毕竟是第一次怀胎,任何将要当母亲的人都没有经验。可是上一辈的女人有没有接触过现代的各种观察仪器,所以当贞贞想着和佩佩一样到县医院做一下B超时,素云坚守着传统的自然生产的观念,说没有这个必要。贞贞也就没有做,她也不相信这个躲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每天都在进行着强劲有力的胎动会有什么不妥。

  八个月时,一次不经意的举动让贞贞失去了孩子。

  当时,虽然是秋天,贞贞还穿着薄薄的棉质孕妇裙坐在门前。刚好永杰三岁的女儿丫丫和哥哥恒轩一起到守平家玩耍。贞贞非常喜欢这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就把她抱在怀里,在丫丫想下来和哥哥一起回家找妈妈的挣扎下,贞贞放下了这个小天使。忽然,贞贞感觉肚子里的孩子在心脏跳了三下后便停止了跳动。这让她的心揪了一下,内心变得很烦躁。守平拉着女儿赶紧到医院检查,其实都已经晚了。

  从肚子里刨出来时,发现这个已经成型的男婴全身发紫,嘴里塞满了黏液,最可怕的是男婴的脖子上缠了三圈的脐带。医生埋怨着贞贞怎么没有做好孕期之间的周期检查,贞贞只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等到夜晚回过神来时太痛哭失声。

  那一年冬天,和她一起怀孕的女人都顺利生下了孩子,只有她不敢回娘家,躺在寒冷的西厢房红色的床上,坐着没有孩子的空月子。因为是丢失的男孩,远桥这个重男轻女的传统家庭更是怨恨贞贞,好像是贞贞故意杀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这个活在背腹受敌的煎熬里的女人直到两年后才走出丧子的阴霾,重新怀上了孩子,获得她迟来的荣光。

  婧儿在慈溪太后般专断的生活中,终于不负众望生下来一个男孩。村子里的人们还带了红鸡蛋去看她。正在坐月子的婧儿自豪地看向每一个前来的人,并把自己那个只有一只刚出生的小狗那样大小的婴儿展示给大家看,并特意将婴儿两腿之间的那一点扒开,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个男孩。她展示孩子的模样活像一直刚下过蛋的母鸡,叫叫嚷嚷地宣告自己的劳动成果。

  村子那几年只有嫁出去的女儿,和永明同龄的男孩们说着也要到了相亲的年龄。

  二零一三年,永明成为这一辈人之中唯一一个考入大学的人。就在他接到通知书的那个上午,村子里到处响着新婚礼炮,他的小伙伴们如今都已经要走进大人的行列,结婚生子了。他像是被村子里的人们抛弃了一般,带着满身的失落。

  无事可干的男人们,包括守财,守平都准备踏上出外打工的道路,庄稼让女人们看着,打打农药,撒一下化肥这样轻松的工作女人是可以做到的。等到收割时,他们再回来。守财在这次持久的留兰香战役结束后,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在种地上创新的激情,他把所有的地都分给了两个儿子,想着出去后不打算回来了。

  异地他乡犹如茫茫江湖,谁不都是身不由己,谈何全身而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