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慌乱的羊群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2467 2019.11.08 12:18

  树庭是邻村的单身汉,已经将近四十岁的他每日的工作就是带着他浩浩荡荡的羊群到桃溪村的沟边放羊。据说在他三十五岁的时候在吵闹的集会上捡到过一个抱着女婴的媳妇,女人头发脏乱打结,长长的发梢出又用一根红色的毛线系成蝴蝶结。树庭在吵闹的人群中认出了这个精神有些失常的女人,并在简单的一番攀谈后将她带回了家。

  本来还十分紧张的女人在踏入这个屋里屋外堆满干草和树叶,因为夏季的炎热而到处散发着刺鼻的羊粪味的土墙茅屋内时,她变得安静起来。她轻车熟路地径直走向树庭堆放着奇形怪状的石头的床边,在经过简单的整理后把正在熟睡的婴儿放到床上,之后自己也躺了上去打起了轻鼾。

  此后,白天树庭出去放羊,晚上挺着大肚子的羊群回来,女人已经做好热饭并用小碗盖着等他。晚上的时候,体验着男女之欢,婴儿也不哭不闹,像是和母亲已经商量好了似的。他们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的一年内,每只母羊都一次生出五只羊羔,这在牧羊人眼里简直不敢想象。羊多了,他想着卖出去一部分,为这个迟来的幸福盖上一座新房。

  可就在树庭准备大操大办时,女人告诉他,她想起来了自己的来历,虽然很感谢树庭这一年来的疼爱,可那边的家庭还有一个现在已经四岁的儿子,她想家了。树庭这时才感到每次吃饭时女人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原来是记忆这个多爪鬼一直不肯放弃这个女人。

  树庭第二天给羊群喂上杨树叶,到集市上给女人买了一套新衣服,还给一岁半的婴儿买了很多零食和玩具。他说既然回去,就要体面一点。女人感动地哭了,说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回来找他。

  这一句承诺变成了树庭终生等不到的空想,他不再想着和另一个女人成家,终日与偶尔发出凄惨叫声的白色羊群为伴。人们经常在沟边看到他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猫儿草,慢悠悠地转着,眼睛看向羊群的方向发呆。在人们都议论着这个可怜的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光棍时,他的心里只是情不自禁地想着那个晚上等他回家吃饭的女人。

  零七年那个闷热的下午,两辆白色的轿车穿过南边弯曲的小路,经过南桥时,树庭的羊群因为汽车笛声的嘶鸣而受到惊吓,在繁密的草丛里艰难奔向正在胡思乱想的树庭。他回过神来,静静望着汽车一路开向桃溪村的庄内,被新盖起的房屋隐去。

  白车在守文家门前那棵长着遮天蔽日的宽大绿叶的梧桐树下息了火,从车上走下来七八个衣着白色制服,完全是医院里常见的标准打扮的男女。他们手里拿着夹有表格的硬纸板还有带着弹性黑线的笔,一本正经地敲起守文家厚重的木门。守文的妻子王英当时正在厨房做饭,守文前去开门。

  当打开门看到眼前这群特殊打扮的人时,他马上就慌了,心虚的不敢说话。来者亮明身份,说是县里医药卫生监督局的,主要是调查药品是否达标的情况。守文没有办法,只能打开门檐西边那间阴暗的小屋,墙上贴着各种药品的名称以及治疗症状,剂量,在正对门的那张用来开药的桌子上方还张贴着一张人体构造图,永明每次来打针时都会被这张阴森森的图片吓到。

  就在他们针对五颜六色的药瓶认真核查时,王英感到不对劲,她匆忙跑到儿子永礼家,翻找出一叠叠厚厚的病例表,然后折返回家。回来时,守文那间小诊所南门外梧桐树下宽阔的土路上已经扔满了盛装药品的瓶瓶罐罐。

  王英不顾别人的眼光,一屁股坐在满是泥土的路上,嚎啕大哭起来。检察人员出来了,一个中年的女工作人员跑去拉她起来,安慰她别闹。这下,王英像是找到了突破口,拿着儿子生病那些年来所有的医药费支出表以及病例表,诉说着这些年来她们家所付出的心酸,还有四女儿因为鼻炎所花的医药费。嚷着说这些年来,虽然干着诊所,但家里一毛多余的钱也没有了,如果他们再罚款什么的,这不是要这一家子的命嘛!

  那四个男工作人员还是比较理性,也可能这样的场面见多了。毕竟那个年代,每个乡村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两家诊所,为了省钱,购买非正规的药品,甚至没有营业许可就私自给病人看病。

  所以,其中一个戴着眼镜,已经秃顶的男人非常淡定地说道:“你别闹,我么们这是正规检查,不然连你也要带走。还有,今天所查出的所有不合格药品,我们都要没收……”男人话还没有说完,王英哭地更加厉害,挣脱女人的拉扯就往男人身上撞去,结果男人因为本能反应闪了一下,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王英已经满头鲜血的躺在了诊所的墙边。

  这可把人们吓坏了,凤琴挤进拥挤的人群,赶紧扶起晕倒的弟妹,在素云和秋萍的帮助下把王英扶到了屋子里病人常坐的长椅上。秋萍拿来酒精和碘伏为婆婆消毒止血。

  工作人员虽然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但还是凭借着专业的心理素质,不顾全村人的咒骂与反对,将药品装进宽大的药品收纳箱里,拉上车门走了。

  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村子里恢复到了风平浪静。一个星期四的早晨,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又来了。这次换了另外几个检察人员,他们见到守文后,非常委婉地诉说着这几年国家政策的形式,对于那些伪劣药品还有无照经营的诊所都要清除,这也是为了国泰民安。最后还向守文以及王英诉苦,说他们也很难做。

  最后,他们还像守文夫妻承诺,只要守文想接着开诊所,可以直接找他们办营业执照,药品的购买也可以找他们联系,绝对不会让守文多花冤枉钱。并且这些都是国家对于民办诊所的帮助福利。

  王英在养伤的这段时间内,也想明白了,与其每天像这样担着预防上面来检查的恐惧,还不如每年向国家交税,过着正规平静的日子呢。

  终于在两个月后,已经五十多岁的守文把营业执照贴在了当初贴有人体构造图的地方,空荡荡的药品柜上面再一次摆满了药品盒,玻璃瓶,塑料罐等,药品下方还有纸贴写上药品的名称。从此再也没有检察人员来,人们还是照常在感冒发烧后去找守文开药,尽管药费比以往贵了那么一些。

  这次的药品事件也给全村人一个惊醒,原来法律是不管你在任何地方,只要你触犯了,都会千里万里找到你。人们在闲聊时还会由这件事引申到秋萍大哥的事。秋萍的大哥年轻时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前几年因为强奸罪被关进了监狱。在一次放风的活动中,他竟然在双手带着手铐的情况下,凭借着惊人的伸手,等着高达十米的围墙成功越狱。即使是在他瞒着所有亲人东躲西藏后还是在贵州一个偏僻的村庄里被警察捉到了。对此,人们的后背都有点发凉,唯恐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而犯法被关进黑暗孤独的监狱里去。

  也就是在这一年,承袭着父亲敢于在种地上创新的永新,在他家西边唯一空出来的半亩空地上插满了杨树条,准备第二年在村子里大量种植杨树。这一举动对村子的未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