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忙碌的女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圆圆的身世

忙碌的女人 落雨听残荷 3759 2019.10.25 12:48

  两千零二年的八月份,这将是村子里上完小学的女孩们最后一个暑假,秋天来临时她们将坐上一辆机动三轮到镇上转车跟着拥挤不堪的大巴漂泊至江南,开始村子历史上真正意义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外出打工活动。也就是这一年,村子里的男人和女人兴奋地从庄稼地里拔出根深蒂固的棉花棵子,堆满写着“少生优生,幸福一生。晚生晚育,优生优育”宣传语的墙边,把由守财引育而来的留兰香根茎洒在翻耕后泥土松软的土地上。

  也就是在桃溪村的人们为种植新庄稼而忙活的一个八月份的中午,全村的人终于知道了那个被运营捡回来的女婴的身世。

  运营的心里蒙着一层阴云,他预感着会有一场无名的雨将要落下来。

  圆圆渐渐长大,她瘦削的身材,长长的瓜子脸,还有她那白皙细致的皮肤宣召着她自己的遥远家族的烙印,同时也表明着她与这个家,甚至是这个村子的格格不入。她不属于这里,她属于那个自己记忆里几乎忘却的陌生的远方。运营夫妻二人不敢让圆圆走远,日夜担忧着她的离开。白天很少让女儿出门,黄昏来临就大门紧闭,基本上不让女儿和村子里过路的陌生人接触。卖豆腐脑、卖醋卖酱油的扁担,卖香油的老汉,炸爆米花的中年,圆圆美丽的眼睛只能从细窄的门缝里偷偷窥看这些村子里司空见惯的商贩。他们自从圆圆五岁后就不再去集市,需要什么都是让二弟运启代捎。

  其实事情的败露还是要从三年前一对下乡卖水煎包的中年夫妻讲起。

  他们开着一辆蓝色大篷车,绕过无数的弯路,辗转十几个胡同才找到这个小村庄的中心位置。他们激情十足,风风火火地搭灶台,和面粉,生火烧水。感叹着这个陌生的小村庄的胡同之多。一个爱开玩笑的女人告诉她们,十几年前有个卖大米的老头,赶着毛驴在这个村子里慢悠悠地绕了一天,直到太阳下山也没有绕出去,最后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倔强和尊严开口问路才走出这个人口不足百人的小地方。

  外来的女人做水煎包非常快,以至于村子里包饺子最快的运粮的妻子也感叹着:“这个娘们包饺子就像是摘棉花,毒得很”。手快也就算了,人特别精明,她在手中皮包饺子馅的情况下可以和任何人交谈并不费力的抓住别人说话的重点,准确地随着说话人的意思接茬。烧锅的男人脚很大,嘴皮宽阔,却很少说话,任劳任怨地弓着腰添柴。

  被油水长期浸染的黑色铁质平锅里浇上透明的油,灵巧的手指捏好的胖嘟嘟的白面煎包铺在油上,嗞嗞声中香气四溢。这是面粉独有的熟悉香气,是肉香无可比拟的纯正的味道。待到底部包子皮出现金黄色的硬壳,浇一层面糊水,然后又是一层黄橙橙的豆油油,最后浇上芝麻榨出的香油,盖上铁皮锅盖再蒸上三分钟。当他再揭开宽大的锅盖时,香气充塞进村子里的各个角落。不要说孩子,就是吃了半辈子柴米油盐的大人也禁不住吞咽着口水,嘴馋的孩子想要回家喊妈妈,却发现自己的脚还在原地,眼睛和鼻子对着诱人的包子,像是和《希腊神话》里的蛇妖美杜莎对视了一眼,石化了。有的大人被馋嘴孩子缠不过,用葫芦瓢盛上一瓢家里为数不多的小麦换上七八个煎饺,其实他们也是被香气勾出了馋虫。七八个煎饺混着一碗索然无味的面条,吃起来特别下饭。

  这对暂时落脚的人带来远方的消息,他们这样跑江湖的不仅是手艺人,还兼职着类似于荷马时期的游唱歌手,传递着新鲜动人的故事。打包子的女人向村子里说着很多从别处听来的奇闻异事,生死离合。女人们张着嘴巴,眼睛露出闪闪发光的好奇心。

  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困得久了,就会渴望听一听远方的事情,甚至想到外面看看自己所未知的世界,即使到老时怀念家乡,满是愧疚地回到念念不忘的故乡也不后悔。天真的人们总是容易在生动的故事中上当受骗。

  运营快要八十的母亲当时还健在,家里只有一个年近二十的哑巴儿子。她家就在村子北面,距离村子中心不远。可能是年纪大了,心里软,重男轻女一辈子的这个封建思想中活过来的女人买了几个包子让运仓的儿子给圆圆送去。尽管这样的事情看起来十分自然,但运启的妻子还是向婆婆使了眼色,提醒她还有外人在。但这样欲盖弥彰的举动还是被心直口快的运仓的妻子捅破了。人们和陌生人建立信任关系的速度有时是很惊人的,有时只需要一个彼此心领神会的别人家的故事。既然听了这个外来女人那么多的事,作为对异乡人满载的故事的报偿,她义不容辞的说起了关于那个捡来的婴儿,那段几乎要被时间的灰尘掩埋的过往。

  或许祸端就从这时种下了。一转眼三年过去了,运营扛起锄头准备到长出留兰香幼苗的地里锄草,刚走到地头夏日的槐树荫下,一个人又掉头回家,这个反常的举动让身后的妻子很惊讶。

  “怎么又回去了呢?”妻子害怕着自己多问了。

  “我感觉有事,得回家看圆圆在哪里。”他埋着头径直走,脚步很快。

  圆圆到贞贞家玩还没有回来,运营坐立难安,就差去守平家接女儿了。他怕别人看出自己的焦虑,怕别人以为自己太神经过敏,毕竟一把年纪了,早该成熟持重才对。

  预感这个事很难说清,不像多年之后守平的妻子因为信教而成预言家那样可以借助神灵来解释,运营身为当时村子里为数不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他当时并不相信乱力鬼神。就在他到家后的半个小时,一碗凉水还有喝完的档口。一辆陌生的黑色轿车远道而来,风尘仆仆。车子停在了村子里一颗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桑树下。桑树老得不成样子,主干沟壑纵横,老皮成痂,枝叶交错,彼此在风中相应相和。这棵树犹如大伞苍穹,在炎夏撑起村子的阴凉。是村里有名的憨栋第一个注意到这群人的不同寻常,他像只直立起来的乌龟,摇摇晃晃地敲响了运营叔家的木门。就是这阵突如其来的犹如啄木鸟敲击树洞般的急促敲门声,使得正在刚回家看丈夫的运营的妻子差点晕厥。

  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村子里不断地向遇到的人打听运营的家在哪里,可能当时村子里的人冥冥之中已经觉察到了这几个人的不同寻常,他们一致把运营家的方向默契地指向建功家,那个两只手足以拔起地下百米水管的大力士的家。他们到地方也不客气,张口就是要人。建功用自己有些缓慢的脑袋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弄明白了原因,然后语气强硬地吐出了:“奥,你们这几个是找我妹妹?”年轻气盛的寻事者当时如果有十足的把握打倒这个粗壮的男人,估计早就动手了。他们一致不情愿地乖乖点头,像是等待别人发糖时答应无奈的问题那样。建功接下来毫不客气,让紧张不已的媳妇去后面喊哥哥建成来。

  这不是明摆着要打架嘛。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后马上求助于人们的恻隐之心以及舆论的力量,向看热闹的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们诉苦,说他们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是怎样走遍大半个中国,看过多少张相似的脸,跨过多少条铁路,敲响过多少家陌生的门……他们说得是那样让人动容,谁也不忍心弃之不顾。可当建成喘着粗气挤进人群,同情心立刻融化了,都在等待着一场精彩的战斗。农村的生活是平淡如水的,所以他们才会对收音机,电视,电影等消遣的事物趋之若鹜。当时永明他们几个小孩子正在为了一颗玻璃球的输赢在太阳下急得满头大汗,但在一阵吵嚷中不自觉地停下手中的玩意,望向人群集结成一个线疙瘩的地方。果然,那边像是决堤之水,谁也收不住。激烈的群架中传来女人的劝架声,男人的斥责声还有孩子的哭声。战争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或者说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因为还没等别人出手,穿着脏兮兮背心的建功就用自己满是纹身的右手将三个打着领结的男人高高举到半空,然后在他们的挣扎中扔向门前的那颗粗大的杨树上。几个人十分惊恐地不敢再向前,只能远远地骂着。运营在憨栋的指引下迈着沉重的脚步向西走去,在人们的注视下插进了人群,后面跟着运营的妻子还有那个酿成打斗的根源—圆圆。

  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的谈判后,终于知晓圆圆的身世:圆圆本是江苏宿迁人,父亲姓施,母亲姓廖。他们是在一次出外做生意时,生意破产,怀着身孕的女人在从徐州到宿迁的途中生下了这个女孩。生意人又迷信,认为是这个女娃克他,不顾妻子的百般阻挠,将襁褓中的女娃丢弃在一座枯井旁边。苦命的母亲为了以后能再次寻找女儿,就在襁褓里留下一个“施”字。

  运营的妻子听到那个“施”字后心如死灰,她本以为是上天的恩施,没想到却是一个诅咒。他们夫妻二人对视一眼,运营无奈地底下了沉重的头颅,向着村子里的人们缓缓举起右手无力地挥了挥。其实运营还有妻子都明白孩子丢失所带来的寝食难安,生不如死。他们决定让圆圆跟着娘家的几个哥哥回家。但运营附加了一个非常尊重人权的条件:如果圆圆回家后愿意回来,她的几个哥哥谁也不能阻拦,并且要用车子体面地把她送回来。

  一个人不管你在哪里出生,或者在哪里长大,故乡的烙印已经深深写进你的基因里面,即使你从未记得去过那里,可是梦里也会回去。圆圆在娘家住了大约有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在村子里那些关于她的议论逐渐恢复平静时穿着漂亮的裙子,扎着精致的辫子回来了。此后圆圆和村子里的女孩出外打工,挣着微薄的工资,生活一如平常。当然她娘家的人在过年时还是来到她养父家,给她送昂贵的新衣服,还有弥补愧疚的零花钱。这些都被运营果断拒绝了。

  圆圆二十岁时嫁给了一个家境普通的男孩,她的生身父母因为去世,没有参加她的婚礼,此后娘家的几个哥哥在分过家产后再也没有找过她。

  在她从娘家回来后,她向贞贞她们几个好姐妹讲述她的灵魂的故乡,那个遥远的金碧辉煌的家,脸上满是失落,她悲伤地说道:“那个冷清的家,我住不惯……。”

  在这场认亲风波之后,运营开始和村子里所有人一起用心种植留兰香,用造型奇异类似于实验室里放大版的蒸馏仪器熬取留兰香精华。他们也开始从收获玉米和小麦的艰苦农活中跳进了另一个更加艰苦的农活中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落雨听残荷

落雨听残荷

圆圆作为族谱里的外来者,出身高贵,是村子里的公主。但她的精神因为不在乎物质,而显得更加超脱于世俗。

2019-10-25 12: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