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魔杖木材的性质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 7753 2018.12.03 00:16

  Acacia 阿拉伯胶树金合欢属

  非常不同寻常的树种,制成的魔杖非常机警,通常拒绝向任何主人以外的人提供魔法,并且喜欢只对最有天赋的人展现实力。这种敏感的特性导致他们难以寻到合适的主人,所以我只保留一小部分库存给那些足够精明的巫师们,他们可不适合那些普通的乒乒乓乓的魔法。一旦找到了好的主人,他们会和任何属性的力量相匹配,可惜他们经常由于诡异的脾性被人们低估。

  ——

  ——

  Alder 桤(qi第一声)木

  不易弯曲的材质,不过我还发现他们的理想主人并不是顽固不知变通的存在,相反他们总是乐于助人,体贴并且令人喜爱。不同于大多数木材寻找个性相似的主人,Alder理想中的的主人总是拥有完全相反或者至少是明显不同与自己的气质。当他们找到了称心的主人,他们会成为完美且忠诚的好帮手。所有的魔杖中,Alder最适合无声咒,故他们享有只适合最高水平的巫师的良好声誉。

  ——

  ——

  Apple 苹果树

  苹果木制作的魔杖不是很多,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适合那些有崇高理想和追求的人,因为他们对和黑魔法的适应性很糟糕。据说苹果杖(怎么感觉想apple的新产品=-)的持有人会被深爱着并且很长寿,我还注意到适合苹果杖的客人总是拥有强大的个人魅力。主人们发现他们的魔杖还拥有与其他魔法生物交流的能力,其中包括著名的作家Bylan写的《人鱼:语言和习俗综合指南》

  ——

  ——

  Ash 白蜡木

  一根白蜡木杖和他真正的主人是不可分割的,他不应该被转手或者赠与其他人会使他失去力量和技能。当杖芯是独角兽时这种倾向会尤其明显。古老的迷信认为魔杖不适合进距离测试,但我发现古老的山梨属(这个不确切,原文用rhyme)中,例如花楸rowan,栗子chestnut,白蜡ash和榛子hazel(花楸)木做成的魔杖里有一些真正的珍品。据我观察,那些适合白蜡木的巫师从不对他们的信仰有些怀疑,不过那些坚持尝试这种有名望的魔杖的傲慢的或者自负的巫师总是铩羽而归。理想的拥有者应该是那些真正顽强并勇敢但从不粗鲁自大的人。

  ——

  ——

  Aspen 山杨

  白色的山杨木拥有美好的纹理,所有的魔杖制造师都为他如同象牙般时尚的外观和出色的力量标出高价。山杨木魔杖的合适拥有者通常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决斗者,或者命中注定的斗士,因为白杨木杖特别适合战斗魔法。十八世纪一个声名狼藉的秘密决斗俱乐部,银色长矛,就只有山杨木杖持有人为入会许可条件。根据我的经验,山杨木杖主人通常都是意志坚定,比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新秩序或被自己的追求所吸引,这是一根**家的魔杖。

  Beech 山毛榉

  真正适合山毛榉魔杖的巫师,年轻人的话,在同龄人中更为聪慧;成年人的话,会有丰富的阅历和包容力。山毛榉杖面对思维狭隘的使用者会表现得很无力。这些并不特别适合山毛榉魔杖的拥有者(尽管十分喜爱他丰沛的色泽和高昂的价格),总是出现在学识渊博的魔杖制造师(比如我)面前,请教他们漂亮的魔杖缺乏力量的原因。当找到合适的主人时,山毛榉魔杖将拥有非常敏锐和艺术性的技巧,这造就了其他木质鲜能匹敌光辉的声誉。

  ——

  ——

  Blackthorn 黑刺李(李木)

  一种非同寻常的材质,在我看来他非常适合一位勇士。这并不表示他的所有者使用黑魔法(尽管不可否认的使用黑魔法的巫师们会为李木杖神奇的力量所惊异),在人们发现有许多奥罗使用李木杖同时也有许多阿兹卡班的房客使用他们。李木杖有一种古怪的特性,就如同李树总是在最严酷的霜降后结出最甜美的果实,黑刺李木做成的魔杖似乎需要和他的主人一起经受严峻的考验才能与主人真正磨合。完成磨合以后,他会成为让人难以置信的忠实仆人。

  ——

  ——

  Black Walnut 黑胡桃木

  不像一般的胡桃木魔杖那么常见,黑胡桃木魔杖寻求拥有敏锐直觉和洞察力的主人。他们外观非常漂亮但不容易掌控。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怪癖,那就是他对自我矛盾适应不良,如果它的主人自欺欺人的话会使他的威力大幅降低。一旦持有他们的巫师不能直面自己的内心,魔杖将不能被正常使用,如果想恢复他的魔力就必须把他交付给一个新的主人。辅以一个真诚的,有自知之明的主人,黑胡桃木魔杖会成为所有魔杖中最忠诚并且最令人钦佩的,他们拥有独特的魔法资质。

  ——

  ——

  Cedar 雪松

  当我遇到一位雪松杖持有者时,我感受到硬朗的个性和不同寻常的忠诚。我的父亲过去经常说:“你永远不能欺骗一个雪松杖拥有者”,我非常同意他的观点,雪松杖总是在睿智并拥有敏锐洞察力的主人处安家。但是我还要在我的父亲的基础上补充一点,那就是我从没有遇到任何一位雪松杖主人来找我进行保养,尤其是那些受损的但被主人十分珍惜的魔杖。适合雪松杖的巫师是潜藏的可怕对手,他们总是给没有大脑的挑战者当头一棒。

  ——

  ——

  Cherry 樱树(根据上下文这里指的是日本的樱花树而不是樱桃树)

  这种非常稀有的材质创造出一种具有奇特力量的魔杖。在日本的魔法学校,樱花木魔杖的主人享有极高的威望。西方的魔杖买家必须摈弃任何关于开粉色花朵的树只能用来制作微不足道的或是装饰用的低级魔杖,因为无论配以何种内芯,樱花木魔杖通常会使他的主人拥有致命的力量。特别要注意,如果配以了龙心弦,绝对不能把他给予一位没有自制力和强大精神力量的巫师。

  ——

  ——

  Chestnut 栗树

  这是一种非常多才多艺的木质,它的特性根据魔杖的内芯而变化多端,并且受魔杖持有人的个性影响。适合这种魔杖的巫师深谙魔法生物的驯服技巧,拥有极强的魔药天赋,天生擅长飞行术。但是,当栗木配以龙芯时,适合他们的主人有些过于沉溺奢侈品和物质享受,并且并不太在意他们的获取方式。相对的,连续三位威森加摩的领导人拥有栗木独角兽芯魔杖,这种组合的魔杖显示出对正义行为的特殊偏好。

  ——

  ——

  Cypress 柏树

  柏木魔杖总是和高贵密不可分的,中世纪伟大的魔杖制造师Geraint Ollivander曾写道说他总是对给柏木杖找到主人感到十分荣幸,因为他知道他面前的巫师死去的时候会是一个英雄。幸运的是,在和平年代,柏木杖的持有人很少奉献出他们的生命,尽管毫无疑问如果有必要他们会这样做。柏木杖在勇于自我牺牲的人中寻找他们灵魂的伴侣,那些不畏惧自己和别人内心的阴影的人们。

  ——

  ——

  Dogwood 山茱萸(花水木)

  山茱萸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木质之一,我发现给他们找主人是一件非常愉快并且娱乐的事情。他们非常诡诈并且淘气,他们拥有贪玩的特性也希望他们的伴侣可以给他们提供一定程度的娱乐。但如果你因此认为他们不适合认真的魔法就大错特错了,他们懂得如何在恶劣的情况下施展出色的魔咒,如果辅以一位适当聪明并心灵手巧的主人,他们会制造出让人眼花缭乱的魔法。许多山茱萸魔杖有一个小小的缺点那就是他们拒绝使用无声咒并且他们总是非常喧闹。

  ——

  ——

  Ebony 乌木,黑檀木

  黑玉般的乌木拥有迷人的外表和名誉,他们与战斗魔法还有变形术高度契合。乌木最喜欢有勇气做自己的主人,通常非宗教人士,高度自我或者与对外人际关系良好的人,凤凰社和食死徒中都有乌木杖持有者。根据我的经验,乌木杖最适合那些紧紧抓住自己的信仰,无视外界压力并毫不动摇的巫师。

  ——

  ——

  Elder 接骨木

  所有木质中最珍贵的一种,拥有招来巨大不幸的恶名,老魔杖比所有魔杖对主人都苛刻。他拥有强大的魔力但他鄙视那些在自己所在巫师群体中并不出类拔萃的主人,他需要一个卓越的巫师作为它的主人。古老的迷信说‘老魔杖,一事无成’,导致对老魔杖的恐惧,实际上这种迷信是没有依据的,拒绝制作接骨木魔杖的制造师那么多是因为他们担心他们找不到买家而不是害怕招致不幸。真相是只有高度非凡的人才能与老魔杖契合,并且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我确信符合条件的巫师将拥有特殊的命运。另一个经过我多年挖掘得到的事实是接骨木杖的主人几乎无一例外的感到被花楸木魔杖持有者吸引。

  ——

  ——

  Elm 榆木

  许多人没有依据地相信只有纯血巫师可以使用榆木魔杖,这毫无疑问起源于一些尝试证明自己血统的榆木魔杖拥有者,不过我知道有过契合榆木魔杖的来自麻瓜家庭的巫师。事实是榆木魔杖喜欢有风度,魔法天赋还有与生俱来的高贵的主人。所有的魔杖中,据我说知,榆木杖是最少出故障的并且魔力优雅,他们是智慧的魔杖,在正确的主人手里能够完成高级的魔法(当然,这再一次赞成了榆木杖非常适合纯血统的哲学)

  ——

  ——

  English Oak 英国橡树

  适合各种良好或恶劣情境的魔杖,这是一个巫师可以拥有的最忠诚的朋友。橡木魔杖需要有力量、勇气并有责任心。鲜为人知的是,橡木魔杖拥有者往往具有敏锐的直觉,并且,拥有对自然魔法、动物和植物的亲和力。在冬至和夏至之间,橡树被称为森林之王,橡木只能在这期间被采集(冬青树在夏至之后取代橡树成为森林之王,所以冬青树只能在年末的时候收取,人们认为这种区分的方法源于古老的迷信,‘如果一个橡木魔杖的主人遇到一个冬青木魔杖主人,那么他们的结合将会是愚蠢的’,一个缺乏依据的迷信)。据说Merlin的魔杖就是英国橡木的(尽管他的坟墓没有被找到所以无法证明)。

  ——

  ——

  Fir 冷杉

  我的严厉的祖父,Gerbold Octavius Ollivander,经常把冷杉木魔杖称为幸存者的魔杖,因为他曾卖给冷杉魔杖的三个巫师都无一例外地经历了致命危险并毫发无伤。毫无疑问这种魔杖,源于他最有韧性的木材,需要稳定和强大的力量来成为他们真正的主人,在多变和犹豫不决的人手中他们是糟糕的道具。冷杉木魔杖特别适合变形术,他们喜欢专注的,意志强大的,并且偶尔情况下,行为强势的主人。

  ——

  ——

  Hawthorn 山楂树

  魔杖制造师Gregorovitch曾写道:“山楂木魔杖是一种奇特的,自相矛盾的魔杖,如同这种树木本身,山楂树的叶子和花朵拥有治愈的功效,而山楂树枝的气味却可以致死。”尽管我在很多事情上无法和Gregorovitch达成一致意见,我们对于山楂木魔杖复杂而迷人的特性很有共鸣,他们只接受最适合他们的主人。山楂木魔杖或许很适合治愈魔法,但他们也很擅长诅咒,我经常观察到山楂木魔杖对矛盾个性的亲睐,或者是一个正在度过自己的混乱时期的巫师。山楂木魔杖很难掌控,所以我只会将他们给予显而易见的有天赋的巫师,否则后果可能会很危险。他们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特性:如果操作不当,他们释放的魔咒可能回火。

  ——

  ——

  Hazel 榛子树

  一种敏感的魔杖,榛子木魔杖经常映射出他们主人的情绪,他们和那些可以理解自己并且控制自己内心情感的主人配合最为默契。主人之外的使用者必须格外小心,因为如果他的主人最近心情欠佳或者遭受了巨大的情感挫折,榛子木魔杖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吸收并释放这种负面情绪。除去那些微笑的不便之处,榛子木魔杖也有好的一面。他们可以胜任技巧娴熟的高超魔法,并且全心全意为他们主人奉献直到主人去世而‘枯萎’(这就是说,他们榨干魔杖本身的魔力直到无法工作,这经常导致我们需要为魔杖更换内芯,如果这根魔杖还被需要的话;如果这根魔杖的内芯是独角兽鬃毛,那么他没希望了,这根魔杖几乎死定了)。榛子木魔杖同时拥有独特的寻找地下水的能力,如果经过隐蔽的泉水火井,他们会释放出银色的如同泪水般形状的烟雾。

  ——

  ——

  Holly 冬青树

  冬青木是一种相当稀有的魔杖材质,通常被认为具有防御的属性,他们适合与那些需要客服愤怒与焦躁情绪的主人。同时,冬青木魔杖经常选择那些参与危险并且需要精神追求的事件的主人。冬青木魔杖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内芯材质,并且他们与凤凰的羽毛的合作声名狼藉。因为冬青木对凤凰身上的物质有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在特殊情况下,当这种配对发生时,任何人或事物都不能阻止他们。

  ——

  ——

  Hornbeam 角树,鹅耳枥属

  我的魔杖就是用角木做的,恕我毫不夸张地告诉你们角木魔杖选择那些拥有天赋并且痴迷于某种纯粹的热情(我更喜欢用‘远景’)的巫师,并且他们的远景通常都会实现。角木杖可以很快适应他们的主人所具有的魔法风格,他们个性化的速度之快以至于其他使用者会发现很难使用他们释放一个简单的小魔咒。角木杖同时吸取他们主人的荣誉感,无论关于什么的,好的还是坏的,对于那些不符合主人的原则的事物,他们会拒绝采取行动。这是一种极其有原则和自我意识的魔杖。

  ——

  ——

  Larch 落叶松

  牢固、耐用、拥有温暖的色泽,落叶松木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非常有价值并且有吸引力的魔杖材料。他们拥有向持有者灌输勇气与信心的美名,所以总是供不应求。这种非常吃香的魔杖其实很难找到理想的主人,而且很难为人掌握。我发现落叶松魔杖经常用有隐藏的特殊技能,这些特技往往描述着他们的主人。事实上落叶松木魔杖的主人在拥有他们以前可能从未充分展现他们的天赋,在那之后魔杖和他们的主人会产生超常的默契。

  ——

  ——

  Laurel 月桂

  据说月桂木魔杖不能使用不名誉的魔咒,尽管出发点可能是好的,我听说他们非常强大并且发出过死咒。月桂木魔杖有时候被认为是浮夸的,这其实是不恰当的看法。月桂木魔杖无法忍受一个懒惰的持有人,并且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容易被人击败。不然的话,他们会和自己的第一任主人长相厮守,并且他们还会在别人试图偷走他们的时候产生一种电击。

  Marple 枫树

  我发现那些风木魔杖的主人经常是一些天生热爱旅行或者探索的人,他们不是宅在家里的魔杖,他们喜欢有理想的巫师,否则他们的魔咒会变得沉重而了无生气。新鲜的挑战和不时地变化会让枫木魔杖闪闪发亮,如同在和他的同伴一同成长的能力和状态一般。这是一种魅力并且令人向往的魔杖,几个世纪以来枫木魔杖的价格居高不下。持有枫木魔杖长久以来被作为地位的标志,因为他被认为是拥有高成就者的魔杖。

  ——

  ——

  Pear 梨树

  这种如同金子般色泽的木质制造出来的魔杖拥有接触的魔法能力,当他们遇到一个热心的、宽厚的并且智慧的主人时这种力量会被发挥到极致。根据我的经验,梨木魔杖的主人总是很受欢迎而且受人尊敬,我从没有听说任何一根梨木杖被发现属于一个黑巫师。李木杖是适应性最强的魔杖,我经常观察到他们在经过许多年的严厉使用后仍能表现得如同新魔杖一样出色。

  ——

  ——

  Pine 凤梨树

  直纹的凤梨木魔杖总是选择一位无拘无束、独立的、或许还被认为是不合群、有趣的、或者神秘的主人。风梨木魔杖希望被创造性地使用,而且与其他魔杖不同的是,他们对新的魔咒或是要领完全没有排斥性。许多魔杖制造师强调凤梨木魔杖会与那些注定长寿的主人配合默契,并且我可以确定我个人从未听说哪个凤梨木魔杖的主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去世。凤梨木魔杖是对无声咒非常敏感的魔杖之一。

  ——

  ——

  Poplar 白杨木,桦木

  “如果你想要廉正,第一反应应该找白杨木”,这是我祖父Gerbold Ollivander的座右铭。根据我自己的经验,白羊木魔杖和他们的主人的确如此相符。他们是值得依赖的魔杖,始终如一,具有有力并且稳定的魔力。他们总是喜欢那些道德观分明的巫师。有一个人们已经厌烦了的老笑话流传于魔杖制造师之间,他们说白杨木魔杖从不选择政治家做主人,但是他们忽略了悲伤的真相:有两根Ollivander制造的白杨木魔杖属于两位魔法部的最有成就的官员:Eldrith Diggory 和Evangeline Orpington.

  ——

  ——

  Red Oak 红橡木

  你会经常听到无知的人把红橡木魔杖作为可靠地辨认魔杖主人脾气毛躁的标志。实际上,红橡木魔杖的持有者拥有不同寻常的反应速度,这使得他们成为一种极好的战斗魔杖。不若英国橡木那般常见,我发现适合红橡木魔杖的主人是机智灵敏并且随和的,通常独树一帜,面对战斗时热血沸腾。在我看来,红橡木魔杖是所有魔杖中最棒的。

  ——

  ——

  Redwood 红木

  红木魔杖总是供不应求,因为他有给主人带来好运的美名。在常见的魔杖传说中,大家可以知道一个隐藏在背后的真相:红木魔杖本身并不能带来幸运,但他们总是被那些幸运的人强烈地吸引着,以选择正确的,在灾祸中抓住生机。与红木魔杖组合的巫师总是非常有趣,当我售出一个这样的配对时,我经常期望听到一些精彩的事迹。

  ——

  ——

  Rowan 欧洲山梨

  欧洲山梨作为魔杖总是非常受欢迎的。因为它的防御性比别的任何魔杖都更受到赞誉,在我的经验里,它施展的防御性魔法总是非常可靠,并且他们非常难折断。一般来说,没有黑巫师拥有欧洲山梨魔杖。我的记忆里没有任何一个我制作的欧洲山梨魔杖被拿去做邪恶的事。欧洲山梨喜欢有着清醒头脑和纯洁的心灵的巫师。但是这种良善的特性不应该误导别人,欧洲山梨魔杖与其他所有的魔杖一样优秀,并且在决斗中的表现经常比其他魔杖更加出色。

  ——

  ——

  Silver lime 银椴木

  这种不同寻常并且吸引人的魔杖材质在十九世纪是非常时髦的。由于供不应求,一些寡廉鲜耻的魔杖制造者将次等的木材染色用来愚弄买家。银椴木魔杖如此令人向往的原因不仅仅在于他们精致的外表,他们还拥有最契合预言家和摄魂取念技巧之类神秘事物的特性,这些最终给予银椴木魔杖持有人相当重要的地位。当这种魔杖被人们需求时,魔杖制造师Artuto Cephalopos 声称银椴木和先知能力有关联的说法是一个有我的祖父Gerbold Ollivander散播的不真实的谎言,而散布这个谎言的原因是犹豫我的祖父购入了过量的银椴木并且希望通过这种手段降低库存。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无论他是不是预言家,对Cephalopos这样一个邋遢并且学艺不精的魔杖制造师的失业感到意外。

  ——

  ——

  Spruce 云杉

  拙劣的魔杖制造师认为云杉是一种难以处理的材质,但这恰恰透露了他们的不称职。事实上与云衫木共处需要特别的心灵手巧,他们无法与谨小慎微或神经紧张的个性配合,并且对那些笨手笨脚的人来说有一定的危险。云杉木魔杖需要一个坚定的手,因为他们经常对发出适当的魔咒看上去有一些自己的主意。但是,当他们找到恰当的主人时,根据我的经验,通常是一个勇敢而且有很好的幽默感的施咒者,云杉木魔杖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助力,他们极度的忠诚并且施展出非常华丽的魔法。

  ——

  ——

  Sycamore 无花果树

  无花果树创造出热爱探索的魔杖,他们渴求新的经验,如果让他们从事平凡的工作会让他们失去才华。在外观优雅的魔杖中他们有着奇特的属性:如果他们感到无聊的话,他们会自燃。许多巫师在中年沉静下来之后惊讶地发现当他们又一次用魔杖召唤拖鞋的时候,他们值得信赖的魔杖在他们手中突然迸发出火焰。由此可以推断,无花果树的理想主人是那些有好奇心的,有活力并且有探索精神人。当遇到符合条件的主人时,他们会显示出强大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使得无花果木魔杖成为最昂贵的魔杖材料之一。

  ——

  ——

  Vine 藤木

  德鲁伊教团认为任何长有茎干的植物都是树,我很高兴能延续拥有这种独特个性的藤木魔杖的古老传统。藤木魔杖属于比较少见的品种,我很有兴趣地发现他们的主人通常是一些拥有崇高追求的巫师,那些巫师拥有更加长远的愿景并且总是令那些自以为了解他们的朋友震惊。藤木魔杖似乎被那些拥有深度隐藏的个性。我发现当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主人是会变得特别灵敏。可靠的消息说这些魔杖会在合适的主人进入他们所在的房间时释放魔法效果,我有幸在自己的店里观察到两次

  ——

  ——

  Walnut 胡桃木

  聪慧的巫师们应该先试一试胡桃木魔杖,因为十有八九他们会是理想的搭配。胡桃木魔杖总是喜欢有魔法创造力的人,他们拥有不同寻常的广泛才能和适应能力。需要注意的是,他们中的一些很难掌控,可能会拒绝发出不符合他们特性的魔咒,当然,一旦主人的智慧足以令他们驯服,他们会服从主人的任何指令。这使得胡桃木魔杖落入一个没有道德责任的巫师手中后成为一种致命的武器,以为他们的坏习惯会相互影响。

  ——

  ——

  Willow 柳树

  柳木是一种奇特的拥有治愈力量的魔杖材料,我发现他们的理想主人经常有一些没来由的缺乏安全感,无论他们多想隐藏这种感觉。许多客人信心满满的坚持尝试柳木魔杖(被他们华美的外表和适合高级无声魔咒的名声所吸引),我制造的柳木魔杖总是坚持选择那些有潜力而不是那些觉得自己学富五车的巫师。我们家把这视为一条格言“拥有最远大目标的人速配柳木”。

  ——

  ——

  Yew 紫杉木

  紫杉木魔杖属于更加稀有的品种,而适合他们的主人同样不同凡响,或者臭名昭著。紫杉木魔杖会赋予持有者掌控生死的力量,或许所有魔杖都有这种能力;不过他们还享有非常黑暗并且令人惧怕的决斗和施咒能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比如一些对魔杖一无所知的人说的)拥有紫杉木魔杖的人比旁人更容易被黑魔法吸引。最契合紫杉木魔杖的巫师可能同样是一个坚定地保护者。这种长寿树种削出来的魔杖的主人既有英雄也有恶棍。当巫师死后与他的紫杉木魔杖葬在一起,魔杖会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大树保护主人的坟墓。根据我的经验,可以确信的是,他们从不选择平凡的或者胆怯的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