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受惊的凤凰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 4090 2018.11.15 23:05

  “不许动,不然万一我手一抖,分院帽就会被你划破掉哦!”

  因为分院帽惊慌失措的惨叫声,艾琳娜不得不提高嗓门,才能确保站在房间中央桌子上的凤凰福克斯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毫无疑问,陪伴了邓布利多几十年的凤凰福克斯,很清楚这顶喋喋不休的帽子对于霍格沃茨的重要性,聪明而忠诚的它在面对这样抉择的时候,必然会格外谨慎。

  这样一来,无论是凤凰火焰,亦或者是锋利的长喙对于艾琳娜都失去了威胁。

  正如同艾琳娜所预料的那样,面对分院帽,凤凰福克斯的动作明显出现了一丝迟疑。

  “机会!”

  趁着福克斯美丽的大眼睛之中充满了迷茫,金色的长喙呆呆地停在原地的时候,艾琳娜一气呵成地将宽大分院帽罩在了可怜的凤凰头上。

  “你们看,这不是很简单的嘛!”

  成功用分院帽将凤凰脑袋罩住之后,艾琳娜得意地挑了挑眉毛,一只手抱住福克斯温暖的身躯,另一只手轻轻抚摩着颤抖着的凤凰羽翼,温柔的安慰道。

  “不要害怕,今天我没有准备厨具,暂时还不会吃你的。”

  “咕呜——”

  随着艾琳娜的声音,福克斯身躯抖了抖,发出一声乞求般的哀鸣声。

  长喙被束缚在分院帽里的金红色大鸟安静地趴伏在了桌面上,一动也不敢动,害怕背上的银发小恶魔一个不高兴,就要它的长喙戳穿分院帽。

  “愚蠢,哪怕你能够抓住凤凰,那又能怎样?”

  显然画像中的人物们有着自己独特的联络方式,靠近书架旁的一个空画框中出现了一名有着深色长头发的年轻女巫,轻哼了一声说道。

  又一个找茬的老古董吗?银发小媚娃无奈地撇了撇嘴,正准备开口反驳,忽然听见女巫突然话锋一转。

  “凤凰不惧火焰,不惧高温。虽然我没有料理过凤凰,但是曾经烧烤火灰蛇的时候,已经证明过这一条路是不可行的。你有仔细想好过怎么料理它吗?”

  欸?

  烧烤火灰蛇……

  听起来好像又是一种很好吃的菜系啊,难道曾经的霍格沃茨校长中居然有与她相同爱好的友人吗?

  艾琳娜没有回答,首先是好奇地仔细看了看那位深色长头发的年轻女巫画框下的名签与介绍,顿时肃然起敬。

  【菲利达·斯波尔(Phyllida Spore)】,因误食剧毒的虵覃草不幸于1408年去世,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一位著名草药学家,《千种神奇药草与蕈类》的作者。

  简直是欧洲魔法界的女版神农,如果没有这样大无畏的草药学家,可能整个魔法世界的魔药水准不知道会倒退多少年。

  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看瑟瑟发抖的凤凰福克斯,艾琳娜心中原本的那点负罪感忽然消失得一干二净——这么说来,原来她是为了更伟大的理想啊。

  “菲利达校长,您说的没错,我之前所想的烹饪方式确实有些不妥,魔法生物本来就不应该放置在常规的思维中进行考虑。”

  一向不服输的艾琳娜仔细思索了一会,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身的错误。

  不愧是能够成为霍格沃茨校长的女巫,哪怕是几百年后的画像中残余的智慧也足以给与后人指点。

  魔法界的神奇生物拥有各自的特性,如果一味的执着于生物形态表象,强行模仿非魔法界的料理方式来进行思考的,未免有些太过于暴殄天物。

  长久以来,人们习惯食用熟食的原因,不外乎在于相比于生肉,经过高温杀菌的熟食不仅保存的时间更长,而且更健康、更容易消化吸收,另外一点来说,熟肉通常来说口感也会更加符合喜好。

  但是,凤凰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只金红色的大号火鸡,但是实际上并不能完全按照飞禽类的烹饪方式来看待。

  作为本身就是浴火重生的神奇生物,凤凰身上的每一块肉质,从一开始就是经过了高温严格灭菌,处于完美状态的顶级食材,根本无需考虑再次加熟这样多此一举的事情。

  “这么说来,其实可以直接把凤凰肉切成薄片,旁边备上一碗冰水以及一小碟蘸料,在冰水中稍微沾一下,裹上一层厚厚的调料,塞入嘴中。

  那种冰与火交织的温差,再加上爆炸性的调味辅佐,简直是人世间最美味的享受了吧。”

  艾琳娜若有所思地抚摩着凤凰福克斯的柔顺的羽毛,咽了咽口水,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

  “可是这样一来,对于肉质的新鲜度要求会极为苛刻啊。总不至于每次想吃凤凰肉的时候,都得特地去抓一次吧,一不小心弄死了,还得等它慢慢长大才行。”

  听见银发小萝莉的喃喃低语,凤凰福克斯身体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被束缚在分院帽里面的脑袋开始有些慌张地左右摇晃起来,似乎在尝试着能否挣脱束缚。

  “听话,别闹腾,我想事情呢。”

  感受到身下的凤凰开始不安分起来,艾琳娜温柔地拍了拍福克斯宽大的翅膀。

  “放心吧,我一般不大喜欢刺身——唔,也就是生肉片——那样没有技术含量的吃法。”

  “确实,如果生吃的话,似乎有点太过野蛮了。我们可是巫师啊。”

  画像中的菲利达·斯波尔赞同地点了点头,困惑地抱着双臂,“但是,除此以外,凤凰确实很难找到适合的烹饪方法啊。”

  不知不觉中,整个校长办公室所有画像都已经醒了过来,纷纷屏住呼吸,紧张地来回看着这一人一画充满危险的对话。

  “等等,菲利达校长,我好像想到了一个方法。”

  艾琳娜手指无意识地顺着福克斯翅膀肌肉线条来回游动,脑海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开心地看着菲利达·斯波尔说道。

  “您听说过非魔法界的渔夫们处理那些多余的鱼类的办法吗?”

  “嗯?你是说咸鱼……”

  深色长头发的年轻女巫眼前一亮,赞许地点头道。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只需要将凤凰翅膀、凤凰腿码上厚厚的盐,放置在凉爽干燥的位置,慢慢风干,就能够保存很长一段时间了。”

  !!!

  凤凰福克斯的挣扎开始愈发激烈了起来,长长的喙从里往外把分院帽戳出一个个的小突起。

  “没错,这样一来,冬天寒冷的时候,只需要切下一小块凤凰肉放入汤里面,将凤凰所蕴含的那份暖洋洋的魔力煮出来,哪怕是一小碗也足以让整个身子瞬间变得暖和起来了吧。”

  好不容易在魔法界遇到了知己,银发小萝莉兴奋的接着菲利达的话补充了一句。

  停顿了片刻后,艾琳娜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略带懊恼地说道,“不愧是写出《千种神奇药草与蕈类》的伟大巫师,真后悔没能早点遇到菲利达校长您啊。”

  “哪里哪里,这么多年来,你是我见过的,最具有探寻未知勇气的小女巫。”

  深色长头发的年轻女巫有些羞赧地摆了摆手,不过显然对于艾琳娜的恭维格外适用。

  菲利达·斯波尔满意地看了一眼乖巧的银发小萝莉,想了想,举起手指缓缓说道,“关于切割魔法物质的话,其实我还可以教你一个小技巧……”

  咕呜——

  呜——

  就在这时,凤凰福克斯忽然发出了一连串异常高亢的鸣叫声,被套住的脖颈开始拼命的摇晃起来,丝毫没有再担忧分院帽是否会被戳破的顾虑。

  紧接着,福克斯巨大的金红色羽翼直接向两边展开,双翅用力一振,直接飞了起来。

  “哎?哎哎哎??!”

  正在竖起耳朵认真听菲利达校长传授魔法小技巧的艾琳娜身子一歪,下意识双手用力抓住分院帽的帽檐,努力想把凤凰福克斯拉住。

  然而,连鱼的力气都比不过的银发小萝莉,面对能够负担好几个成人重量的凤凰,力量差距更为悬殊。

  下一秒,艾琳娜便被凤凰福克斯毫不费力地带得飞了起来,就好像是一张轻飘飘的纸一样,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有效的阻碍。

  双手抓在分院帽边缘,跟随着凤凰在办公室中盘旋的银发小萝莉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个成语——骑虎难下。

  因为整个头部都被分院帽遮住,受惊的凤凰福克斯开始在邓布利多宽敞美丽的办公室中宛如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

  在它背上,一个银发的小身影努力抓住一个黑乎乎的帽子以免自己不小心摔下来。

  “左左左!!”

  “啊,笨鸟你别乱飞啊,我今天不吃你!”

  “右边右边,别过去那是书架!”

  砰!

  高高的木质书架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呻吟,缓缓倒了下来,各种书籍如同天女散花一样散落了一地。

  “停!停!停!再过去就撞到吊灯了——”

  Duang!

  几根被灯柱被福克斯径直撞断,歪歪扭扭的向下落去。

  “别过来!别过来!”

  “噢,天哪,谁去通知一下邓布利多。”

  好不容易躲过撞击的艾琳娜耳边传来霍格沃茨历届德高望重的男女校长们的惊呼。

  “等一下,那边是校长们的画像……”

  女孩抬起头,眼瞳微微一缩,下一次撞击目标是校长们的画框——有些画像是绝版的存在,如果损毁了那未免太可惜了,毕竟她也不知道邓布利多能否修复它们。

  最关键的是,她觉得那些校长们的思想都还蛮有趣的。

  “算了!”

  咬了咬牙,艾琳娜双手抓住分院帽的两边,顺着惯性将身子荡起,勉强将鸟头位置对准房间的另一个方向,然后一脸视死如归的蜷起身子,以免受伤太惨。

  哗啦哗啦——

  完全受惊了的凤凰福克斯如同一架坠落的飞机一样,径直冲向了它之前站立的木桌,将上面的各种零食甜点撞得满地都是,最后重重撞在了邓布利多的木质办公桌前,停了下来。

  邓布利多办公桌上的墨水瓶咕噜咕噜地滚了下来,将其上摊开的书信侵染上一层墨汁。

  艾琳娜小小的身躯则随着惯性撞在了挂着校长们画像的墙壁上,女孩慌张之中,似乎抓到了一个木框边缘,微微缓冲了一下力度,然后再慢慢的滑落在墙角。

  啪!

  几秒之后,一个大大的木质画框从墙上晃晃悠悠的摔了下来,下一刻,艾琳娜便听到耳边传来了菲尼亚斯的怒吼。

  “我要开除你!在我那个年代,我一定要开除你。”

  好吧,很显然,艾琳娜已经知道她不小心把哪位校长的画像弄下来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艾琳娜咧着嘴,坐在地面上揉了揉有些红肿的肩膀,大大咧咧地拍了拍画像框边缘。

  “再说了,菲尼亚斯校长你这幅画还是很结实的,放轻松,放轻松。”

  就在这时,艾琳娜忽然注意到,在菲尼亚斯的画框背后似乎藏了一卷有些陈旧的羊皮纸,似乎秘密麻麻记载了不少东西。

  ——难道是什么隐藏着的魔法咒语,或者是创始人留下的秘密宝藏线索?

  银发小萝莉眼睛微微一亮,左右环顾了一下,嘴角一翘,伸出手将羊皮纸从歪倒在墙边的画框背后取出,正准备打开仔细看看。

  吱嘎。

  门口传来了轻微的声响,似乎有人正在推门进来。

  ——邓布利多回来了!

  艾琳娜面色一肃,赶紧将羊皮纸顺着领口塞入衣服里面,然后嘤嘤嘤地倒在地上开始装疼。

  ————

  邓布利多推开门,满脸震惊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办公室。

  整个校长办公室就仿佛刚经受了一次剧烈的战斗。

  天花板上的巨型吊灯有一侧呈现出奇怪的扭曲,糖果、饼干、各种小吃散落了一地,巨大的木质书架斜倒在房间中央,地面上全是杂乱的纸张和书本,依旧在咕噜咕噜打转的墨水瓶中的墨迹向着四周蔓延。

  之前明艳动人的凤凰福克斯,浑身羽毛乱糟糟地,萎靡地趴在他的办公桌之前,旁边则是皱巴巴的分院帽,而银发的艾琳娜则满脸痛苦地缩在墙角,不知道怎么落到地上的菲尼亚斯校长的画像将小女孩的身子挡住了一大半。

  “咳。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霍格沃茨历史上罕见的获得全体师生尊敬的校长,当代最伟大的巫师,终于在时隔多年,再一次感觉到了迷茫的滋味。

  ————————

  (萌萌哒幽萌要饭中,新书求推荐票支持,嘤嘤嘤!又是四千字大章,没有拆开!理直气壮要推荐票。~~~喵嘤)

作者感言

幽萌之羽

幽萌之羽

求推荐票,我是一只喵头嘤~~   喵喵喵,咕咕咕,嘤嘤嘤   求推荐票,我是一只喵头嘤~~   喵喵喵,咕咕咕,嘤嘤嘤~~

2018-11-15 23: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