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仙,还是要修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仙,还是要修的

瞎写就完了

  • 轻小说

    类型
  • 2019.06.02上架
  • 40.60

    连载(字)

665位书友共同开启《仙,还是要修的》的轻小说之旅

执事奢单 弟子听说天使彦是个天使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单名一个闯字

仙,还是要修的 瞎写就完了 3785 2019.05.29 23:55

  自习课。

  —呼——

  ——呼——

  教室后方,震耳的鼾声响起。使得前面几个认真写字的人顿了顿笔,眉头微微皱起。此时正值夏季,又是临近高考,如此的鼾声难免会刺激人们敏感的神经,令人心情烦躁。

  几秒后,呼噜声变小而后渐渐停下,学生们这才握了握笔尖,再次奋笔疾书起来。

  呼——嘘~

  呼——嘘~

  然而,大家的字还没写上几行,呼噜声再次响起,更是变成了口哨般尖锐的“嘘”声,令人难以忍受。

  碰!

  坐在前排的班长一拳锤在桌子上,令得教室内精神涣散的众人惊醒几分,同时他的头微微向后偏了偏,开口道:

  “睡觉的!给我起来!自觉点去门外站着去!”

  “临近高考了!别因为你自己打扰到大家的学习!”

  ……

  接着,班长再次低头,投入到学习中去。

  嗯…

  最后一排,正在酣睡的男生醒来,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随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撕下一页书页,抹了把嘴角的口水。站起身,随意的团了团书页,丢到桌堂里,正当他要按着班长的意思走出班级,到门外站着时,耳边竟是传来了阵阵低微的抽泣声。

  嗯?

  什么情况?

  低下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自己的同桌正微微的抽泣着,她手中,写字的笔还没有停下,只是颤抖得有些难以控制。是发生了什么吗,这怎么还哭了一个?

  正当男生有些疑惑时,却发现后者眼圈发红,俏脸上布满了委屈的泪水,正要好奇发问的他也停下了无理的动作。

  女生叫苏玥,因为身体原因耽误了半个学期的课程,眼看着临近高考了,这才回到班级不久。私下听说她曾病的很重,好像是神经衰弱什么的,挺难治的。

  听说她的病不适合到前面的位置坐,男生这才有了高三年级的第一个同桌。只是这名为苏玥的女孩似乎有些不爱说话,就连转入班级的第一天,也没个大家打过招呼,没有自我介绍,只是低着头,顺着老师的意思来到了班级里唯一的空座——自己的旁边。

  苏玥长得挺清秀的,可能因为病情的缘故,显得她有些瘦弱。一开始,他还很期待,这个苏玥会是个怎样的女生,毕竟人家生的漂亮,自己身为男生自然也想多了解几分。

  可现实,往往很是打脸。因为这个叫苏玥的女孩,在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竟愣是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哪怕一个字!每当他开口和她说话时,苏玥都会把头低下,沉默不语,只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手中的笔握的更紧了些。

  她明显是听到了的,只是刻意不愿意搭理自己?这样的结果难免叫男孩有些失落,哪有高三了还这么内向的人啊!虽然他脸皮挺厚的,可人家女生始终是不愿意搭理自己,自己自然也是识趣,干脆也不再靠近乎了。于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两人没有交流过。

  事实上,也并不是没有交流过,由于他的脸皮实在够厚,虽然自己已经决定不再和苏玥讲话,可偶尔还是会冒出一两句试探的语句,只是女孩一如既往,根本没有回应过他。

  不过此时,女孩竟是轻生抽泣了起来,这……

  小伙子有些蒙了,人家根本就没搭理过自己,若是直接冒昧地询问怕是有些不妥,可若是不问,他又有些不忍,毕竟同座这么久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吧。站在后面的位子看向前方低头写字的班长,又看了看认真学习的大家,正当他犹豫着要出去站着时,一股莫名的气味传来。

  这是……尿味?!

  男生低下头,有些不确定的看向苏玥,却见苏玥低下头,目光有些躲闪,大滴大滴的泪水终是止不住滴在了课本上。

  男生看到,课本上,工整的黑色字迹被泪水浸染,刚刚书写过后尚未干涸的墨痕自下方扩散,融入泪珠。整洁的本子自泪痕处多出了几道褶皱。这下他的心里更确定了:苏玥,尿了裤子!

  怪不得她会哭!才想起来她有着神经衰弱的病情,也许尚未痊愈,这才导致失禁。种种念头在男生的脑海中闪过,他看环顾着班级的周围,寻找着什么能够帮忙的东西,最后他的眼神定格在了讲台右侧的脸盆上。

  此时,天气炎热,异味虽然不大,却是扩散的很快,若是不想办法掩盖下去,苏玥丢人是早晚的事情。

  想到这里,男孩快步向教室前方走去,从脸盆架上将脸盆拿起,抱着走了出去。

  见到男生出了门,女孩这才慌乱的抽出几张纸巾,看着周围人都在认真学习并未注意到她,这才隐晦地用纸巾在凳子上胡乱的擦拭着。一边擦拭,一边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披在脑后的乌黑长发也被她这么一低头垂落到胸前,染上泪水。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苏玥委屈的泪水不断滴落,小声抽泣着。

  她本想着多学一点,多记一些笔记,虽然有一点想方便,可自习课即将结束,只要再等上几分钟就好了…可,可同桌的咕噜声实在叫她心烦意乱,自己又犹豫着不敢去打扰,正在她心神恍惚之际,班长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她这才,这才……

  她抽泣的声音又大了些,渐渐地停下了擦拭的动作,因为她自己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不雅的气味,擦拭,根本无济于补。她看向班级的窗户,看向窗下低头写字的一个男生,正当她犹豫不觉,不知如何是好时,开门声响起,自己的同桌抱着水盆向自己缓缓走来。

  “他这是要让自己清洗吗?不,那样大家会知道,太丢人了,可,可不这样……”

  由于男生开门弄出了一点声音,此时大家的目光都看向男生,苏玥低下头伏在桌上,目光更是躲闪了,她很想让这个傻帽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哗——!

  “啊!”

  整整一盆水向苏玥泼了过来,来不及反应的她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靠!你特么疯了吗!”

  班长等人见到男生端着盆走了进来,原本也没做理会,哪里想到这个疯子会将一整盆水全部泼在他同桌的身上!

  此时,苏玥也一样蒙了,却见男生难以理解地将盆中剩下的小部分水淋在了他自己的头上。

  “这天儿,太热了,太热!”

  “我…降降温,凉快凉快,凉快凉快哈——”

  ……

  班级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只听到男子有些尴尬的解释,尴尬地笑着。

  水,自苏玥的身上,凳子上滴落,蔓延在地面上。整个人都被淋的湿漉漉的,头发流着水注,贴在脸上,还起着泡沫。苏玥愣在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同时,男生抹了把脸上的水,如同刚洗完脸一般,露出一副清爽的笑容。

  “那个…都别看我了,该干嘛干嘛去啊。”

  他话音刚落,便是感觉到班级的温度仿佛正在飙升,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如同一只只凶兽一般,满眼怒火。

  “滚出去!”

  大家看向前者,怒火自心中而起,几乎一口同声地吼道。唯独苏玥除外。

  “我…我走,我走…”

  男生见到周围的人纷纷拾起书,就差砸在自己脸上了,这才拿起盆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快到门口时,苏玥见他有些要回头看自己的意思,张着小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她目送着同座走出教室,令她松了一口气的是,自己的同桌并没有再多看自己一眼。

  “什么东西!”

  “就是,这叫什么事儿啊!”

  “真他娘的没有素质!”

  “就是就是!”

  “像个傻泡一样,这么一盆冷水说泼就泼,做事儿怎么不经脑子!”

  ……

  自他出去后,教室内,谩骂声和斥责声不断响起。

  “诶。”

  苏玥微微开口,向门口的方向叫去,只是她那细微的声音在一开口便是被教室内的唾骂声淹没。

  过了一会后,众人这才想起来被水淋的苏玥,热心的劝慰着,也有热心的女生将纸巾拿来为她擦拭淋湿的课桌,有男生持着拖布走了过来,将整个班级的地面顺带着拖了一遍。

  后面的窗户也被打开,教室内的温度明显下降了许多,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苏玥接过同学递来的整洁校服,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有许多细小的,由洗衣液造成的泡沫。

  当大家都再次投入学习后,苏玥这才拿起衣服,出门,却发现走廊里空无一人,自己的同座并没有如自己预料的那般老老实实的站在走廊里。咬了咬牙,她还是决定先去办公室将干净的衣物换上。想到这里,她紧攥着衣物的小拳头更紧了些,抿了抿嘴,脚步加快了许多。

  “洗衣液好像倒多了。”

  水房内,男孩正清洗着头上的泡沫,他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一边再次撩水淋在脸上,仔细搓擦着。

  镜子中,男孩的个子高瘦,模样说不上健壮,长得却十分俊俏,与常年闷在屋里学习的同学不同,他的皮肤有些黝黑,那是经常在阳光下才会晒出的肤色。

  清洗过后,他直接撩起校服短袖,将脸上和头上的水擦干净,腹部没有刻意用力,六块腹肌便清晰可见。他性格懒散,没有特意锻炼过,这几块腹肌也都是他平时打闹,无意中玩出来的。

  进去临屋的卫生间,伸手从卫生间的门上摸到一个火机,又摸了摸裤兜,这才发现自己的烟放在了衣服兜里。可衣服又落在教室的椅子上放着……

  得,教室明显是回不去了,这烟,也抽不成了。

  就在他不死心地犹豫着到哪里才能搞到烟时,在他前面不远处,打火机的清脆声音响了一下,接着熟悉的烟草香气散发来开,他顺着方向走过去,敲了敲厕所的门:

  “给兄弟也来一颗?”

  大概过了十几秒。门下面,递过来一个烟盒。

  他轻拍了拍“兄弟”的手,将烟盒接过,拿出一根,点燃,烟草的气息再次弥漫来开,他沉醉地吸上第一口。

  随后,又是几口烟气入肺,当烟草吸到一半时,厕所的门开了。一个发际线很高的中年男子系着皮带走了出来,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烟盒,同时吸入最后一口烟,将烟头踩灭。

  “烟不错。”

  见中年男子看向自己,他又吸了一口烟,微笑着开了口。

  “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子将烟盒揣进口袋,微微抬头,看向略高于自己的少年,开口询问道。

  “姓王,单名一个闯字。”

  男生依旧微笑着开口,鼻息间,烟气涌出。

  “这真是你的名字?”

  见男孩回答自己如此痛快,而且毫不避讳,中年男子不免有些怀疑。

  “嗯。”

  “你不怕我给你记过处分?”

  “怕。”

  王闯如实回答,捏着烟,又吸了一口,看向中年男子,又示意了手中的半截香烟,脸上微笑不减:“好烟,掐了可惜。”

  听完他的回答,中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向门口走去:“抽完就回去吧。”

  接着,水龙头处响起清爽的水声和搓手的声音,隔着墙,中年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好学,考出去。”

  “以后,也能常抽好烟。”

  ……

  “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