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乱穿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古之恶来

乱穿三国 竹笋扣肉 2070 2019.06.01 18:10

  一旁的高顺也是冷汗直冒,没想到这赵云身手如此了得,不由的发出感叹:“此人武艺好生了得。”

  “伯平不用羡慕,打仗可不是靠武艺,而是靠这里。”屠峰指了指脑袋,不由得一笑而过,显然高顺便是那种智勇双全之将,如果说武艺那自然不如典韦,可论智谋高顺显然强上一大截。

  目光再次转向校场的决斗当中,此时校场四周已经围满了人群,不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也有许多是田庄来的佃农,此时纷纷议论起来。

  “你看那个恶汉,这身材这肌肉,力气一定不小。”路人甲赞叹道。

  “你看这小将,武艺当真了得,估计高顺将军有的一比啊!”路人乙单手摸着下巴,仔细分析起高顺和赵云的实力来。

  “高顺将军武艺那可高了去了,眼前这位小将武艺确实不低,不过和我们沾县的高将军一比,怕是差了不少。”路人丙看着校场的对决。

  显然这是虎贲营里面的士兵,由于高顺的武艺早就深入沾县人民的心中,那自然是要吹捧一番的。

  “当初高将军深入匪寇出入无人至境,一人斩杀匪寇千人,那可是惊天动地,骇人听闻啊!”又是一名吃瓜群众,丝毫不避讳的吹捧起了高顺。

  显然将剿匪给严重夸大了,哪里有千人的匪寇,只不过区区几百人,居然传来传去变成了千人,三人为虎倒是不假。

  校场此时双方已经交战了近乎八十几招,而典韦想赢,想要速战速决,而赵云自然不会如他愿,则是便退便战,手中枪法虚中带实,经常攻上之势转而攻下,让典韦颇为恼火,一身气力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越战越勇。

  赵云此时额头也有些虚汗,显然由于伤病的原因,体力也有一丝不支,不过显然问题不大,双方你来我往,交战激烈万分,一旁的高顺隐隐有些担心。

  “子龙虽然武艺了得,可毕竟有伤在身,此人力气也是好生了得,武艺也不在我之下,怕是再过五十回合,子龙也要败下阵来。”高顺不由得感叹起来,毕竟高顺也是一名武艺了得的良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谁强谁弱呢。

  也不知多少回合,典韦激战正酣,才发觉已经九十九回合了,手中双戟虚晃一下,而子龙此时长枪往后一拉,反身便快速刺去,而典韦单戟瞬间锁住长枪,另一只单手戟便对着赵云的手臂劈去。

  “哼...”此时典韦这招狠辣无比,赵云冷哼一声,手中一抖,身体不退反进,用力一推长枪末端,双腿用力一跃,踏着枪身一跃而起,旋即便在空中翻转出一个跟头,稳稳拿着穿来的银枪,反手一刺典韦背后脖颈处。

  “一百回合到了,你输了。”赵云虎口一丝鲜血流出,眼中寒芒刺目,一股英气从双眉中散发出来,傲气无比,背上一丝鲜血也流了下来。

  高顺眼光毒辣无比,当场点破:“如果不是此人太想赢子龙了,再战十几回合,子龙必定不敌,此时由于心急倒是露出了破绽被子龙抓住,可惜了。”

  “啪啪啪!”屠峰拍着双手,大呼过瘾。

  “典韦兄不必恼怒,如果再继续激战下去,你必胜!”

  “确实咱家输了,你很强,而且有伤在身,如果你全盛的话,你我大战几百回合可否。”典韦眼中露出兴奋的神情,显然是把赵云当成了对手,此时输的心服口服。

  “随时领教。”赵云微微一笑,便收起银枪,向后退去。

  “典韦啊!你可有字号?”屠峰此时想起来,这典韦的字号貌似都是曹操给取得。

  “起禀县令,洒家陈留己吾人士,从小无父无母,一直是养父收留,只知姓名还未有字号。”典韦抱拳回答道,此时对屠峰已经恭敬无比。

  “典韦身材魁梧,如地狱修罗归来,取字恶来如何,古之恶来典韦兄觉得如何。”屠峰此时想起来自己字号还没有取呢,不过古代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字号的,不过很多有名望的人都会有字号,比如高顺字伯平。

  “恶来洒家喜欢,霸气得紧,洒家谢过县太爷。”典韦抱拳谢道。

  蓬松使了个眼神,小声道:“还叫县太爷呢!你这个憨憨。”

  这时典韦才反应过来急忙再次抱拳道:“多谢主公。”

  “这才对嘛!蓬松安排后厨,今晚架设酒席,去把黄公等都请来,不醉不归。”屠峰此时想起来,还没有摆过庆功酒,当初剿匪也忘记摆庆功酒了,确实今日如此开心,哪有不宴请宾客的道理。

  “小的这就去安排。”

  沾县的晚上,灯火通明,整个府衙人影攒动,别的不说这典韦别看他相貌魁梧,膂力过人,长得也十分凶恶,但是他居然没有碰过一滴酒,说来也搞笑,见赵云喝酒用杯,那典韦自然不能示弱,他抱坛喝,结果喝的酩酊大醉,四五个人都背不动这个家伙。

  “哈哈....主公设宴,如此亲民啊!我等佃农本就是流民,主公大恩我等一家三口一辈子都不能报尽!”

  “黄公,你怎么不喝啊!来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主公啊!老朽不是好酒之人,怕喝酒误事啊!”

  “黄兄,喝吧!此时不喝,日后可就难得咯,酒这东西就是天上赐予我们的东西。”丘老光着一身膀子,浑身的肌肉显然也是个好酒之人,此时喝的两脸通红,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还是劝着黄公喝几杯。

  “主公盛情黄某接下了,喝.....大家都喝。”此时的黄公也放开了拘谨,与众人共同举杯畅饮,所有的辛酸苦辣都丢进杯中之物。

  屠峰举杯邀明月,此时心中颇有一句诗句想要吟诵出来,一来是觉得如此乱世,难得有醉时,必须不醉不归。

  沾县主人新酒熟,旧客还归旧堂宿。

  满酌香含北砌花,盈尊色泛南轩竹。

  云散天高秋月明,东家少女解秦筝。

  醉来忘却汉水萍,梦中疑是洛阳城。

  “好诗好诗.....”张仲景提着一壶酒,走到屠峰面前,双手不断拍案叫绝,让一旁的一些士族都有些诧异,没想到屠峰此人,还有如此诗文绝句,当真在世英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