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乱穿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徐母

乱穿三国 竹笋扣肉 2159 2019.06.24 14:28

  “那就多谢你了!”郑姜笑着摆了摆手,便又拿出一袋粮食递了过去,面前这妇人笑的更加欢实,现在这世道粮食就是硬通货。

  “客气啥呀!如果没见着,等一下,快到晌午应该就出来了,对了他们还有个弟弟应该在家,不知道生了什么病,好像叫徐康,你说一个家大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能靠个五十多的老母亲把持,怎么行啊!”

  郑姜要寻的谋士便是那徐庶,虽然也听过当地人一些传闻,说徐庶这人早年因为朋友与他人结仇,徐庶的朋友被其仇人乱棍打死,也就为了给朋友报仇。

  某天夜晚,徐庶便用剑将那商客给一剑刺死,随后被官府给抓了把!一些徐庶的好朋友,连夜就花重金将其从牢中救出,随后这徐庶就不知去向。

  屠峰清楚徐庶在哪里,此时的徐庶应该在荆州,与诸葛亮一同拜入水境先生门下,只不过荆州太过遥远,屠峰的手也伸不到哪里去。

  虽然徐庶是寒门弟子,可此人颇具孝道,只要徐庶母亲给予施舍,现在的一分恩情可抵得上平日里的十分,如此一来再书信一封送去荆州,不相信徐庶不归顺屠峰。

  虽然这招损了点,不过屠峰也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急缺一名谋士,徐庶就可堪此大任。

  三国当中徐庶可是破了曹仁的八门金锁阵,并且巧夺樊城,最后还是因为曹操假造徐母书信让徐庶归降与曹操,只可惜徐母是个深明大义之人,不愿徐庶误入歧途,最终徐母痛骂一顿徐庶后,便悬梁自尽。

  从此徐庶便一入曹营一言不发,不为曹操谋一事,设一计。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屠峰名声远播,几乎都是好的名声,一些事迹都让四周的县令太守赞不绝口,不知道多少流民从四面八方汇集与沾县。

  郑姜按照妇人指的路寻去,只见一处破败的茅草屋中,一名老妇人正在煮着野菜康,稀康里面煮着野菜,虽然稀薄可也能食用,这已经算是吃的好的。

  “请问徐母在家嘛!”郑姜英姿煞爽,看上去颇有巾帼女英雄的风采,两柄佩剑挂在腰间,眼神当中透着一抹英气,身后一百名虎背熊腰的征威军护卫,这一见面就让徐母吓了一跳。

  “各位官人,所来何事啊!”徐母被这阵仗给吓了一跳,不过徐母也是个见过一些世面的人,倒也只是微微一怔随后泰然道。

  “可否让奴家进屋一叙?”郑姜微微一笑,十分谦卑的抱拳行礼。

  “老生这寒舍简陋,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女将军某要见怪,也无粗茶可给各位军士解渴,当真是惭愧啊。”徐母面色十分难堪,显然是以为眼前这些军士是路过此处寻些吃的喝的,战时有些官军就到处讨要吃喝,也算是地痞流氓了。

  徐母眼神不由得偷偷看了几眼,虽然弓着身子拄着拐杖,可眼神十分明亮,颇是精明,似乎眼前这些将士前来,并非是来讨要茶水钱两。

  “徐母,您误会了,这次我们是来寻人的。”郑姜笑了笑,随后让身后侍卫从行囊当中取出一些粮食和钱两,递了过去。

  “寻人?那就好,不知各位官人寻的是何人呐!老生可是土生土长的长社县人,要说其他县郡的人老生倒是不熟,可长社县老生可都认得。”徐母一见到白花花的粮食和钱两,顿时面容笑意盈盈,战乱时的一点恩惠,比得上平时的十分。

  “不是别人,是你家大公子,徐庶,徐元直。”郑姜噗嗤一笑,急忙抱拳说道。

  “什么!庶儿,他又怎么了,是不是又干了什么犯法的事!各位官人呐,实在不行让老生来一命抵一命。”徐母有些慌了阵脚。

  毕竟徐庶是因为背负人命案子从而躲到荆州,徐母自然以为眼前这些官军是来抓徐庶的,急忙跪地求饶。

  “这是何故!老奶奶快请起,奴家给您倒杯茶,您八成是误会奴家了。”郑姜急忙将徐母扶起,随后缓缓的解释道,这一谈就是三个时辰。

  徐母有个二儿子叫徐康,由于家境贫寒,徐康又得了风寒,没有钱医治,导致现在卧病不起,这一家人确实可怜,郑姜也是深有感触,当得知是并州的虎威将军屠峰派来的女将军后,徐母也是微微一喜,早就听闻并州出了个父母官,没想到这次千里来寻,倒是让徐母非常感激。

  “当真是虎威将军下令让郑将军亲自来寻我儿的?”徐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徐庶此时还没有多少名气,虽然在荆州隐士当中名气不低,可真的在东汉末年知道徐庶的人还真不多。

  “千真万确,这次奴家是奉旨来接您老去并州颐养天年的,自然没必要骗您吧!”郑姜噗嗤一笑,看来徐家确实穷了一辈子,吃穿就和乞丐也没什么区别,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不过徐母倒是个明事理之人,早年也读过几年私塾,虽然是在太平年代,那时候徐家还没有如此破败,只能说是乱世将起,一些普通人家自然流落自此。

  “只不过我康儿,身染重病,怕是无法前去并州如此遥远之地!”徐母十分担心自己的小儿子,徐康脸色苍白的躺在炕上,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一来是常年食不果腹,二来也没有钱求医,哪怕是普通风寒也没钱医治。

  “徐奶奶不必担心,这是我们随行的军医,他们都是张仲景先生教导出来的神医。”郑姜招呼一声,一名年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身穿黑色铁甲便带着一盒小木箱子走了进来。

  “这是....”徐母哪里见过如此年轻的郎中,似乎有些焦虑。

  “嗯!”少年先是观望躺在炕上的徐康脸色,随后把了把脉,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旋即便归为平淡,从木箱当中取出一卷银针,手法娴熟的在其胸口,额头等穴道扎下,一些黑色血液透过银针流了出来。

  “小医仙,怎么样!要不要紧呐。”徐母面色担心的询问道。

  “公子是因为常年饮食不健康造成的毒素堆积,再加上天气变化,身子骨弱,有些寒气入侵体内了,按照我这药方一日三次服用,再加上一些肉食米饭,三五日便可下床了。”稚嫩的声音从少年口中说出,倒是颇显的老道,少年面上有着一股自豪感,那是因为加入了征威军的骄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