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乱穿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恶来

乱穿三国 竹笋扣肉 2175 2019.05.21 03:15

  “什么....什么....问斩.....大人不要啊!小的冤枉....”屠峰顿时觉得有些蒙了,别人穿越怎么也是改变历史,成就无上霸业,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当成胡人,而且明天就要被问斩了,这穿越的第一个糊涂鬼啊!还有一腔报复没有施展。

  “拉下去,送去大牢。”县令也不废话,则是冷冰冰的说道。

  大牢大门一打开,一股熏臭味道传来,那味道难闻至极,屠峰身上手铐脚拷被打开后,便被关入一间木头大牢之中,和屠峰想的大牢完全不一样,古时的大牢完全是由木建筑搭建起来,用极其坚硬的岩石做出厚厚的墙面,让那些想越狱的人没有丝毫逃跑的余地。

  “又来一个,大人给点吃的吧!就一口也好啊。”大牢内管着不少人,看着屠峰被压了进来,则是习以为常的摇了摇头,所有人都面黄肌瘦,显然大牢内想吃饱饭那也是奢望。

  “呦!那个新来的丢死囚房了!估计也是个替罪的,年纪轻轻就帮人顶罪啊!来生投个好人家吧!”

  “诶,世道不太平啊!这年头没法过了。”

  屠峰此时有些心灰意冷,别人穿越,不是收复名将建功立业,就是后宫种马无数,想来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这日后可怎么办啊!

  “小兄弟,你也是顶包的吧!听说最近,沾县卫家的大公子被一个看家护院的红脸贼给杀了,卫家大发雷霆,说如果不找出凶手,要拿沾县县令开刀,所以县令要一抓一个顶包的,一方面对卫家有所交代,另一方面也好有所功绩。”

  “感情我是被讹了啊!”屠峰傻眼了,没想到古代人如此狡猾,想来就算自己是胡人,也不会明日就问斩,就算是死罪也是秋后问斩才对,哪有如此着急的。

  “你说那个红脸贼,可我不是红脸啊!”屠峰直接问道关键处。

  “那个简单啊!朱砂一抹你脸,给你贴点胡子,谁知道你是不是白脸,而且说是午时,其实就是清晨,你看好!等明日早晨,就有人给你送饭来咯。”一旁的男子摇了摇头,显然屠峰就是一个将死之人。

  夜晚空中繁星点点,透过墙面的小木窗,可以看见天空当中的星光,要是现代哪里能看见如此明亮的月亮,和如此繁多的群星呢?空气污染和雾霾早就让天空变得昏暗无比,也只有古代才有如此清澈明亮的群星。

  “咕咕!呱呱呱....蛐蛐....”嘈杂的蛙声震耳欲聋,让屠峰想到了乡下的庄子,夜晚也是如此嘈杂,让人寝食难安。

  “古代人真狡猾,都说现代好啊!虽然有空气污染和无良的奸商,但是那也不是草菅人命的主,而古代人命真的不值钱,一文不值。”

  一晚屠峰都不能入睡,屠峰流泪了,想念家乡,想念父母,想念曾经读书的日子,平淡多好啊!

  “亲爱的,你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铃声响了起来,又是闹钟,没错已经是凌晨五点了,手机的闹钟响了起来,拿出老式的诺基亚N97,毕竟屠峰是个怀旧之人,一代机神诺基亚丝毫不比苹果华为差,耗电量那可是杠杠的。

  响起的铃声让其余人惊醒。

  “小兄弟这是你唱的么,你们胡人的民曲,真的太好听了,虽然曲子有些奇怪,不过真的好听,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好听的曲子。”

  “我这还有更好听的呢!想听么。”屠峰打开歌曲列表,毕竟自己是穿越而来的,这帮乡巴佬哪里知道手机这高科技,随即点了一首屠洪刚的精忠报国。

  “想啊!”

  “狼烟起,江山北望......”歌曲传出,让人心潮澎湃,这可是一首红歌。

  不仅所有犯人都醒了过来,听着这首歌,不自觉得内心有了异样的波动,就连看守的士兵,也被惊醒,一时间也不知道歌声从哪里传了出来。

  曲毕,此时已经显示自己的手机电量不足,屠峰收起了手机,看着四周无数围过来的目光,不由得笑道:“你们都在发什么呆呢!歌好听么。”

  “好听。”所有人的目光有些呆滞,他们搞不清楚歌曲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不过这首曲子确听得他们心潮澎湃,似乎他们潜意识里面都有着一颗爱国情怀,不过爱国情怀对于现在的汉朝,显然已经没了作用。

  “锵锵锵....屠峰,吃饭了,吃好喝好,也好上路。”天还没有完全明亮,此时一位士兵端着三碗青铜器皿,走到屠峰牢房面前,将食物递了进来。

  “没想到伙食还不错,这应该就是断头饭了吧!”屠峰看着一只鸡大腿、半壶烧酒、和一道抄青菜后,也摇了摇头,不过肚子确实饿了不少,看着周围人饥饿的目光,屠峰也只能无奈笑了笑。

  “吃好了吧!来人给他涂上朱砂拖出去,那边那几个你们也吃好了吧!一起上路吧。”

  刑场在集市正中央,此时已经有了不少身穿囚服的人,蹲在地上,屠峰则是在第二排,或许是其他县的囚犯今天一并斩首,所以死囚犯倒是有不少。

  “刀斧手准备,斩。”第一排的囚犯,足有十人之多。

  “喝!”只看见刀斧手喝了一碗酒壮胆后,便手起刀落,第一排的囚犯便人头掉落,鲜血就和泉水一样流了下来,屠峰内心有些发蒙。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屠峰身边一个年轻的男子,双手颤抖,即便被拷上手铐脚拷,也能看出其内心的恐惧之色。

  “兄弟,冷静,死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碗大的一块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屠峰另一边的一位壮汉,眼角一挑,便对着其余人说道,话语中满是豪情。

  “刀斧手准备!”终于轮到屠峰等人了,此时那县令正准备丢下令牌,只有等令牌一丢,那死神便会如期而至。

  忽然—————

  “李老儿,渣!你爷爷来了。”一道寒芒闪过,一柄巨斧便飞射而出,对着县令的头颅甩去,只听见毕的一声,县令的头颅便抛飞而出,鲜血不住的流着。

  “这是...”顺着飞斧的方向,屠峰只见一人驾车一跃而下,此人形貌魁梧,膂力过人,粗大的双臂,就和现代的肌肉猛男一般无二,还有过之。

  “杀人啦!杀人啦!刀斧手杀了此贼,此贼便是那陈留贼首恶来。”一旁的治狱吏惊呼出口,显然这治狱吏也是李县令的亲戚,两人长相十分相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