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乱穿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同塌而眠

乱穿三国 竹笋扣肉 2136 2019.06.08 20:32

  “伯平不必如此,周仓兄说的到也没错,当今天下,宦官乱政,外戚专权,天下百姓食不果腹,衣无完衣,如果天下太平,想必周仓兄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屠峰将一盏青铜酒器倒上满满一杯美酒,身子便蹲在牢房外。

  “狗官,也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当今天下当官都一个德行,哪里有什么清官....”周仓神色一挑,随即接过青铜酒杯一口饮尽。

  “周仓你嘶!好不识抬举,我家主公,礼让下士,爱民如子,整个并州谁人不知,不仅收留难民,还广建私塾,希望这些流民孩童日后可以报销祖国,忠与汉室,这不是清官是什么。”高顺顿时恼怒不已,对着周仓大骂道,随即被屠峰给制止了。

  “不错,我确实不是清官,不过也不是贪官,如果要说我这官如何,你可以来我沾县看看,便可知晓,我说再多也无用。”屠峰摆了摆手,周仓这人天生就看不起那些当官的士族,这点和关羽挺像的,关羽也是个不畏权贵之人,不然周仓也不会对关羽如此忠心。

  “我都是一个将死之人,谈这些作甚。”周仓再次一口饮尽杯中美酒,脸色略微一深沉,随即叹息道。

  “周仓兄,此言诧异!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难道周仓兄不想,建功立业,为我们华夏男儿出一份力么!如此哀叹有何用,乃懦夫尔。”屠峰眼神当中透着一股坚决,周仓也被屠峰这一翻话给镇住了。

  “留取丹心照汉青!好诗句,建功立业何人不想啊!我周仓难道不想?错了,你们都错了,不是我周仓不想建功立业,而是无门可入啊!不然也不会落草为寇,哪怕成为绿林好汉我周仓也没干过一件有违良心之事。”周仓眼神坚决,不过看着手中枷锁,随即又暗淡下来。

  “周兄,现在就有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你可愿意?”屠峰急忙接道。

  “怎么可能还有机会,我周仓抢官仓,攻广平,那可是死罪,你区区一个县令又如何能救我。”周仓不削的瞥了瞥嘴,急忙说道。

  “或许我这个小小县令不能救你,不过要是广平太守呢?”屠峰已经和窦太守已经商量妥当,毕竟屠峰有救广平郡之功,此番救广平的功劳全部送给窦太守,也只是换取周仓一人性命而已。

  “哼!还敢说你是个清官,如此丑陋勾当,我呸!”周仓一把丢掉手中酒盏,眼神神色顿时一领。

  “周仓,你这嘶!好不知好歹,我家主公连此番功劳全部不要,才换取你小命一条,我家主公放着高官厚禄不要,救你这个区区匪寇,本来我就觉得不值,没想到你这嘶!如此不讲道理,主公,高顺看不下去,告辞。”高顺起的两瑟通红,对着周仓一顿臭骂,或许就是高顺此番言论刺激到了周仓,让周仓有了一丝心里变化。

  “周仓啊!周仓!罢了,明早有人会放你出牢,不过今日之后,我希望你周仓不要在落草为寇,哪怕不能为我建功立业,那也不要作践自己,本来天下就已经民不聊生,你们这些山匪还劫掠一方,难道你们就不可耻么?”屠峰为什么要剿匪,难道真的是因为丁原的一份信纸么?答案自然不是如此简单。

  周仓陷入沉思,顿时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此人了,或许当官的,那些好官确实所剩无几了,可眼前的这位确实与那些贪官不一样,此时周仓内心一阵的纠结,顿时眼中一亮。

  “周仓可以跟随在下,不过也希望阁下答应周仓两件事情,如果日后有违反此两件事,我周仓必定就算是死,也是万万不愿跟随阁下。”周仓居然主动要求跟随屠峰,这点让屠峰也没有想到。

  “其一,周仓最看不惯那些贪官污吏,我周仓不仅看不下去,也万万不愿苟同,如果主公和贪官污吏苟且,那么周仓必反。”

  “那是自然,我对那些贪官也是深恶痛绝,又怎么会狼狈为奸呢!”

  “其二,希望主公能安顿好此次俘虏的匪寇,那些也都是我的兄弟,所以希望主公能善待他们,切勿杀之。”周仓言语当中带着一丝恳切,显然周仓也是个极其重情义之人。

  “妥,这两件事我屠峰都答应了,周仓兄快快请起,我这就叫人给你松绑。”别的不说这第一件事就万万不可能发生,至于第二件事情屠峰已经决定让这些俘虏的匪寇,让典韦带回沾县,好好培养,如此一来屠峰日后就有近四千甲士,而且现在典韦估计已经在回沾县的路上了。

  “不过周仓兄啊!这伯平可还生你的气呢,还不捎上几壶美酒,前去赔礼不是。”屠峰也是微微一笑,想起了已经被周仓气跑了的高顺。

  “那是那是...主公周仓这就前去赔礼,伯平所言让周仓我是茅塞顿开,礼当赔礼。”屠峰与周仓对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周仓此人颇为豪爽,确实是一名良将。

  这周仓带着一大缸美酒便找高顺赔礼,高顺最开始还是绷着个脸,不理睬周仓,不过耐不住这美酒可是屠峰从真定县赵县令哪里拿的酒啊!那可是美酒,当今天下怕是没有如此美酒咯,光酒香就让高顺咽了一口唾沫,这美酒可是连屠峰都舍不得喝,没想到让周仓带给了高顺,显然高顺也想到了关键之处。

  “主公真是....太明白我的想法了,高顺我诶!岂能以小人之心,枉费了主公的一番苦心呢?”

  “周仓你快起来吧!别把酒给洒了,快快进大帐内。”

  “伯平你是原谅周仓我了么!”

  “我哪里有生你的气,我是自个生气自个气,如今也是被这一坛酒给点醒,当真是.....不说了!你我进大帐聊。”高顺牵着周仓的手,显然高顺不是记仇之人,急忙淡淡一笑而过。

  天色愈发漆黑,咕咕的蟾蜍声不绝于耳,蟋蟀躲在石头底下,发出“吱吱”的声音,古代的夜晚就是如此嘈杂,现代人哪里能体会古代那清新的空气,鼻子用力一吸就能呼吸到一股泥土的腥味,似乎在泥土当中有着一丝淡淡的酒味,顺着酒气寻去,一间大帐内,两个壮汉已经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打鼾的声音传出几百米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