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武定疆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回 血书

武定疆廓 芥舛橘 2742 2019.06.18 18:43

  四十二回血书

  二人互相对峙许久之后,那凌夷也是坐不住了,毕竟对于他来说他既谋反,没有必要和顾云轩在这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凌朝初定自己刚刚将父亲取而代之,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稳定下来,他可没有这闲情逸致。

  如此想着,遂见得凌夷脸上强行挤出一抹非常假的笑容,缓缓策马上前高声道:“顾君主,此人乃是我凌朝将领,还请顾君主将他交给我处置。”

  顾云轩一听,只是微微一笑,心里面清楚的很,这话只不过是那凌夷冠冕堂皇的搪塞话罢了,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情他心里面也是多少有些眉目,遂上前回应道:“既是你凌朝将领,那又何故对他誓死追杀?”

  “此人犯下叛国通敌之罪,我身为凌朝世子自当将他捉拿……”

  然凌夷话还未说话,正欲补充,那将领确实暴跳如雷,怒斥道:“放屁!什么凌朝世子,恐怕现在这个时候主公已经被你这个逆子给杀了!”

  这话一出,顾朝众人皆是哗然一片,然对面的凌朝众人却是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十分的淡定,唯独凌夷有些愤怒的样子,眉头微微锁起。

  见得凌夷不回应,那将领便是转身看向顾云轩,二话不说便是双膝跪地道:“顾君主,方才就是主公用命为我拖延时间,让我前来……”

  然话还未说完,那将领许是因为受了伤且太过疲惫就瘫倒在地,陷入昏迷不醒中。

  “顾云轩!我就问你,这人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凌夷见得那将如此的状态,心中更是着急,连忙高声呵斥道。

  虽不知凌夷为何对一个将领如此的重视,但顾云轩深感其中必定不会这么简单,所以他也是没有片刻的迟疑,那凌夷话音未落,自己便是回应道:“今日!这人!我保定了!”

  凌夷听罢,死死盯着顾云轩许久,双眼之中满是肃杀仇恨之气,片刻之后才是连连点头咬牙切齿道:“好!你可别后悔!”

  说罢,凌夷便策马转身,命全军撤退。

  然顾云轩却是看着敌军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而后暗自轻声道:“我顾云轩,从来不知后悔二字。”

  说罢,顾云轩立刻跳下马来,查看那凌朝将领的伤势,却是有些不容乐观,毕竟是一具肉体凡胎,遂立刻唤来军医,命全军暂时原地扎营等待。

  ……

  夜晚时分,顾军营地中,此刻的顾云轩在大帐之内,时刻关注着那凌朝将领的身体状况,凌暮雨正一人独坐在河边,看着凌朝都城西河的方向,面色颇为凝重,双眼之中早已经是充斥着不断打转的眼泪。

  而苏誉……

  “我明白你的感受。”

  听闻此声,凌暮雨不免迟疑了一下,随后匆忙拭去面颊上的泪痕,看向身后,乃是苏誉。

  “你如何明白?”

  凌暮雨往一旁坐了坐,似是在示意苏誉坐在他的身旁。

  然苏誉正欲动作,却是突然静止了一下,有些为难,随后向前走去,去到凌暮雨的身前,看向她身旁的空位置犹豫着开口道:“因为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没能够在他的身旁。”

  凌暮雨却又是抢先道:“这世上从来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得到如此的回应,苏誉也是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

  略显尴尬之际,顾云轩走到二人的身后,并不言语,却径直走到凌暮雨的身旁,一手轻按在她的肩膀处。

  苏誉见状,心中颇为难受,直到现在这个时候他才接着微弱的火光发现,苏誉与凌暮雨二人今日宫宴之后直接一同来此,就连山上的衣物都还是嫁娶之衣。

  随后苏誉不语,沉默着行礼离开此处,在二人身后的不远处转身看着他们二人的背影,脸上带有着些许的苦涩。

  正是出神之际,那大帐之中传来一阵骚乱之声,循声望去,遂见得一众兵士正围聚在大帐处,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凌苏三人皆十分不解,匆忙赶到大帐处。

  “你这是做什么!”

  苏誉大惊道。

  顾云轩第一个冲进大帐,展现在他面前的场景竟然是那凌朝将领,双膝跪地,重新穿上了甲胄,一手持刀,狂颤不止,刀剑正对自己的胸膛,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摆放着一块单薄的血书。

  “顾君主,此物乃是主公让我亲手交予你。现在我军命既已完成,那自当追随主公而去!只是西河城中尚有妻儿,我已经派人护送他们逃往陈留,希望顾君主能够好生照顾他们!”

  此话一出,苏誉整个人的面色瞬间凝重下来,眉头紧锁,十分用力地抚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有着其他的打算。

  然正欲动作,却听得“哐啷”一声,那将领手中的长刀已经被击出数米之远。

  “顾君主,你……”

  “死,是最没有价值的东西。”

  将领不解,连连摇头道:“我不明白。”

  但顾云轩此刻却沉默不语,出人意料的却是凌暮雨缓步上前,半蹲下身子,双手搀扶着那将领道:“你难道不明白么?父亲为何偏偏让你来送书信,他不光是为了这封信,也是让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啊!”

  “公主……”

  如此说着,顾云轩便是将那血书打开,置于将领的面前。

  只见得那书信最后写道:“顾君主,送信之人乃我最信赖的将领,我死后,他必不会独活。他的能力我清楚,还请顾君主努力招降其人,为你所用,让他施展自己的才能。”

  将领见之,瞬间就是热泪盈眶,整个人的身体狂颤不止,不断的哽咽着,颤抖着双手接过血书,口中一遍又一遍地唤道“主公”二字。

  “活下去,为我所用,给你的主公报仇。你自己的妻儿我也无心照顾。”

  顾云轩就冷冰冰地甩下了这么一句话便是转身离开大帐之中,并让所有人全部离开,留下将领一人。

  那刀仍旧躺在距离将领数米出的一旁,但此刻的他却没有丝毫要正眼看它的意思,在顾云轩离开大帐的一刹刹,便是攒足全身的力气,行大礼,高呼道:“愿为主公所驱!”

  先前苏誉一同去到了大帐之中,但却早早离开。

  只不过他只是去寻找了一个人。

  ……

  “江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的回答我。”

  苏誉颇为严肃的如此说道。

  “苏大人但说无妨。”

  “我问你,你的家人对你来说算什么?”

  江源听之,有些不悦,冷冰冰地质问道:“大人这是何意!”

  “我只是问一下。”

  江源也是有些无奈,但紧接着便是没有片刻的迟疑道:“乃是在下最为重要最为珍视的。”

  “那也就是说即使为他们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了?”

  江源立刻站起身来,十分坚定而有决绝道:“不错,若有一日真需如此,江源绝不会有半点的迟疑。就像先前诛杀今绍一战时,我也是这么做的。”

  随后,苏誉不再发问,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去。

  留下江源一脸不解地看着苏誉的背影。

  ……

  片刻后,苏誉来到顾云轩的身旁,二人相伴而立,顾云轩并不言语,只是将血书交予苏誉观之。

  血书之上乃是凌暮雨父亲绝笔,大致的内容就是揭露凌夷谋反之事,并且以凌朝君主的身份承诺将凌朝全境划入顾朝的版图,其中还放有着凌暮雨父亲的印信。

  如此一来,只要这血书存在一天,那凌夷的君主身份就永远都是不被正名的。

  苏誉看罢,面露欣喜之色道:“虽然凌夷已成凌朝君主,但我们只要有这书信,那不管什么时候发兵都是师出有名,必得大义,实在是少了很多阻碍啊。”

  顾云轩长叹一声,有些烦恼道:“不错,但那凌夷也非一般人,要想发兵凌朝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不光是这留河,我登君位不久,很多事情都没有稳定下来,所以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说到稳定,主公既以武平天下,那属下有一想法,不知君主可否愿意倾听?”

  顾云轩一下子来了兴致道:“什么想法?”

  苏誉会心一笑,遂凑上前去,附耳轻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