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请随我来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02 2019.06.07 15:37

  西湖边,杨府。

  那个名为叶清的小丫头从自家院墙上翻出,无声无息的落在墙外石板上,竖着耳朵,待确定自己没有被发现后,那张精致的小脸上这才绽放出一抹笑意。贴着墙角,趁着夜色,消失在小巷深处。

  ……

  如果淳生练过武,那么这一刀或许能够避开。

  可是他没有,所以那把刀现在正插在他的小腹上。

  洛阳松开了握刀的手,转过身,就看到了小和尚夹着刀尖,站在自己身后。刀尖没入僧衣,但是没有血。

  小和尚的表情有些痛苦,右手却牢牢的的抓着刀刃,手腕一用力,就将刀扔了出去。

  “当啷。”长刀落地声在安静的广场上有些刺耳。

  原来淳生真的不会打架。

  原来他真的很能挨打。

  “刀,不是这样用的。”淳生的语气有些不肯定,还有些羞涩,因为他从未修行。

  “怎么用?”洛阳冷声道。

  淳生看到洛阳七窍中留下的血液,刚要说什么,却见他弯下膝盖,一记腿鞭甩来。于是急速后退,沉腰道。

  “大概是这样。”

  然后举起右手,做刀状,一掌劈下。

  洛阳看到了这一掌,双眸之中,这一掌似乎化作一把戒刀,刀身夹裹着滚滚红尘气息而来,掌刀与鞭腿相碰。

  “砰。”的一声闷响,淳生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横飞而去,重重砸落在地面上。

  而洛阳却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右腿静静地悬在夜空,纹丝不动。

  “什么刀?”嘶哑的声音渐渐恢复原样,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洛阳的声音又变回了淳生熟悉的那个少年。

  淳生此时四肢大张,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想了想后,语气有些歉意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在小人书上看到过,这也是第一次模仿着上面的动作。

  洛阳点了点头笑道,“对不起。”而后应声倒下。

  小和尚翻身从地上爬起,走到洛阳的身旁,蹲下身,看着七窍流血的洛阳,面色有些古怪,原来朝廷的一个皂衣捕快都这么厉害的?

  而后目光下移,最终落在了洛阳左胸处,沉默不语。

  “嘿,小和尚。”有人在身后唤道。

  ……

  扬州府巡查总司,青衣巡查使廖生持刀立于小巷中,在他的身后是一群飞快的打扫着战场的捕快。

  天边亮起了一抹鱼肚白,廖生举刀横于胸前,看着刀尖上最后一滴鲜血滑下,一身磅礴真气迅速隐于体内。

  一道有些夸张的剑伤从左胸拉到右腹,鲜血浸染了那一身青色官服。然而他却没有丝毫感觉一般,长刀没入刀鞘之中。

  “大人。”有捕快双手托着一枚小巧铁牌,走上前来。

  廖生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看着正面的“玄”字,又看了看背部的“杨”字,终于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果然是隐楼。”廖生笑了,“玄字刺客?”

  然而他的心中却不同于脸上这般淡然,所以昨晚向自己报信的究竟是何人?他又如何知道隐楼玄字刺客的行踪?难道是隐楼中人?

  廖生知道今晚自己做了一次刀,而自己这把刀被别人借用来杀了这名刺客,所以他很生气,哪怕今晚的收获已经足够大了。

  但是自己是为朝廷办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将朝廷划入棋盘中参与江湖仇杀?

  廖生的想法很简单,抓到这个人,杀了他,当然在那之前,需要从他嘴里撬出足够多的信息。

  站在一旁的捕快闻言大惊,心道这名黑衣人居然是隐楼刺客?难怪实力这般强悍,可是一想到玄字刺客也被眼前的青衣巡察使斩于刀下,对于廖生的钦佩之情瞬间高涨,那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刺客组织的隐楼啊。

  “把尸体带上,我们回去。”廖生说罢大步离去。

  “是。”小捕快应道,转身将地上的尸体拾起,挂在肩头,点了两人随自己向着衙门方向奔去。

  小巷中剩下的捕快安静的做着手中的工作,有的朝着地面上泼着水,有的拿着扫帚清扫着血水,直到浑浊的液体流入一旁的水沟中后,拿着自己的工具,迅速消失在了小巷深处,整个过程中,无人出声。

  小巷又恢复了原本的整洁,除了地上的水迹,不久,便有早起的人从巷中路过,看着湿润的地面或许有些疑惑,可是谁有心情管这些呢。

  如果洛阳此时也在现场的话,他就会知道自己等的人为什么没有如期出现了,因为自己上面那位玄字刺客已经死了,死在这样一个黑夜中的小巷中。

  所以他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中,在被那名小和尚以掌带刀,轻飘飘的一击后,再也压制不知体内的躁动的真气,已经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淳生抬起头,看着天边那一抹亮光,这才知道黑夜已过,此时已是新的一天。

  “小和尚,你杀人了?”身后那人语气中满是震惊。

  “我没有。”淳生连忙扭过头,摆手解释道,“他没死。”

  “哦?”少女狐疑的走上前,弯腰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女,看到那张有些熟悉的脸时,惊呼道,“洛阳?”

  “你认识他?”淳生疑惑道。

  “你完了,”叶清愣了愣,看着手足无措的小和尚道,“你殴打官差。”

  淳生抿着嘴,抓着洛阳的手,搭在肩上,一手抓着他的腰带,就这么往一旁的屋内走去。

  “你要毁尸灭迹?”

  淳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推门而入,叶清正要跟上,却看到了一旁门上的“往生室”三字,不自觉得停下了脚步。

  她来过几次,自然知道往生室是做什么的,所以她迟疑了,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自然对死人抱有畏惧心,而且空气中弥漫的那股淡淡的尸臭味,想来已经有几天了。

  “淳生,他受伤了,你把他带出来,我给他看看。”叶清只能远远地冲着屋内喊道。

  “他就住这里。”淳生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你。”叶清气的直跺脚,“你再不出来,我就,我就……”

  “我就不捐香油钱了。”

  下一刻,淳生扛着洛阳,踏出了门,看着屋外的香油钱,不对……

  淳生对着这名年轻的香客露出了一张标志性的笑容。

  “阿弥陀佛,女施主,请随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