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话多的沈凉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10 2019.07.12 23:57

  一柄长刀贴着眉间劈下。

  握刀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虽然修为不过二境,但是光凭这一刀,沈凉觉得他称的上是一名刀客。

  修为固然重要,但仅仅是修为并不能直接决定战斗。

  就像以往的任务,自己和叁玖两人的目标,单论修为,都不在自己之下,但是最终,还是死在了两人夹击之下。

  王衙头就是一个好例子。

  身形扭转间,沈凉手中的剑转到身后。

  “锵!”

  刀剑相撞,清脆的撞击声传来。

  “两名二境。”

  在心中作出这一判断的同时,握剑的手用力挥出,劈开身后那人,横档于右侧。

  巨大的撞击力下,沈凉连退数步,眼角余光中,那突然袭来的刀身上,有微光浮过。

  “三境。”

  稳住身形的沈凉有些诧异于叁玖是在哪里招惹到了别人,连三境武者都派了出来,对方来头不小啊。

  不待沈凉细想,围攻落空的三人再度袭来。

  即便沈凉自身拥有三境修为,在面对一名三境,两名二境的围攻下,也不得不认真应对。

  而这也是沈凉选择在巷子里迎敌的重要原因。

  狭小的巷子,并不利于对方三人施展。

  凭借这样的地形,沈凉要做的便是寻找机会,先解决掉两名碍事的二境武者。

  那么一对一的情况下,沈凉并不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对手。

  于是沈凉提剑,欺身而上,一头撞进三人的包围圈中。

  “哼。”

  似乎发现了沈凉的意图,那名三境武者一刀斩出,拦住了沈凉的去路。

  若是沈凉足够强,这一刀不会有任何意义。

  可是他做不到以力破阵,所以沈凉只能避开这一刀的锋芒。

  长剑刺出,点在刀身上。

  出人意料的,这一刀并无任何力道。

  “上当了。”沈凉立即发现了对方的目的,然后这一剑去势已成。

  带着人,一头撞向了对方留出的空地。

  长刀竖立,一手攀上刀背,剑刃撞击下,刀身弯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重重拍打在了他的胸前。

  生受这一击的武者却笑了,虽然看不到黑布下的脸,但是沈凉知道他在嘲笑自己。

  与此同时,一左一右,两把长刀撕裂空气,重重落下。

  交手后,他们才发现这名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乃是货真价实的三境武者。

  若是平常时候,这样的三人组合,将他擒下,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对方的身份是捕快,若是不能快速解决战斗,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样事情只会越加麻烦。

  于是看出对方意图的那一刻,这名小有名气的三境武者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以伤换命。

  他知道自己的两名手下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事实下,他们也的确在第一瞬间作出了反应。

  当然,他们不会真的杀了这命捕头。

  所以他笑了。

  看着他笑了,沈凉也跟着笑了,笑的很是好看,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没来由的,那名三境武者有些心慌。

  因为沈凉动了,没有回身迎敌,而是松开了手中的剑,贴了上来,重重的撞在了他的怀里。

  一记简单而实用的贴山靠,两人面对面撞了个满怀,两人如同落石般砸出,狠狠地撞在了不知谁家的院墙之上。

  两柄来势如风的刀刃从沈凉脑后划过,然后落空了。

  “噗。”空气中有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两名攻击落空的武者正待再度出手,黑暗中,有人站了起来。

  夜色太浓,看不清脸,但是那袭击白衫有些醒目。

  “差点吃了个大亏。”沈凉有些后怕的看着脚下的黑衣人。

  “为什么?”黑衣人露出的那双眸子死死盯着沈凉,眼中满是惊愕。

  “为什么?”沈凉重复了一遍对方的问题,有些戏谑道,“我凭什么认为我只能选择回身。”

  沈凉丢了剑,是他没能想到的,可是这样一来,自己的拦剑的刀便空了出来。

  他应该回身的,因为他撞过来的那一刻,自己手中的刀子已经调换了方向,对向了他的胸膛。

  然而沈凉却没有丝毫迟疑,选择撞了过来。

  一记恐怖的贴山靠,以肩肘撞在了自己的软肋之上。

  不用看也能感觉到肋骨断了。

  沈凉这一撞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若不是关键时刻用真气护住了内脏,那么断裂的骨头现在已经捅破了内脏。

  饶是如此,他也失去了活动能力,只能睁大着眼睛,看着那名少年捡起地上的剑,回身杀去。

  作为张二爷身边的红人,孙大牙已经跟了张二爷十四年了。

  他杀过许多人,也见过许多亡命之徒,但是眼前这名捕头的打法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短短一瞬间,便作出了常人看来是寻死的决定。

  然后他成功了,于是他赢了。

  数息后,两名二境武者倒在了血泊中。

  “为什么?”看着沈凉走上前来,孙大牙再度问道。

  孙大牙这样的眼神,沈凉见过很多次了,惊讶,后悔,害怕……

  但是今天,沈凉难得有心情想多说两句话。

  “因为从交手的那一刻起,我想的只有活下去。”

  “你多大了?”

  “十四,或许十五吧。”沈凉蹲在孙大牙身旁,认真想了想,“或许十六。”语气有些失落,然后又恢复了平静,“反正我不知道。”

  “你是捕头?”孙大牙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他的声音开始弱了下去。

  “不是。”沈凉摇了摇头,“我是捕头他兄弟。”

  孙大牙感觉到力气正在快速流失,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笑了起来,紧随而来的是剧烈的咳嗽。

  当咳嗽声停下后,孙大牙顶着沈凉,“捕头的兄弟,是杀手?”

  那般恐怖的贴身战斗能力,可怕的战斗智商,以及关键时刻从袖中滑出,精准挡住自己刀刃的匕首,这一切,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普通少年该拥有的。

  “你话太多了。”沈凉没有承认,也没有辩解,看向孙大牙的目光有些冰冷,“说完了吗?”

  “说完了的话,请你去死。”

  “我说完了。”孙大牙想点头,可他现在只能眨眨眼睛了。

  “嗯。”沈凉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风起,沈凉站起身,擦了擦剑刃上的血迹。

  长剑归鞘。

  说好了去去就来的。

  回去晚了的话,青黛那丫头片子就该说自己又在吹牛了。

  沈凉的话有些多。

  但是他从来不说大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