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二楼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06 2019.06.10 10:38

  所以说,藏经阁的经书全放在二楼了?

  洛阳背着手,好整以暇的打量着满屋的书架,以及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籍与竹简。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脏乱,藏经阁二楼反而非常干净,洛阳伸出手,在面前的扶梯上一抹而过后,放到眼前,没有灰尘,就像有人长期打扫一般。

  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洛阳走到书架前,伸手从架上取下一本线装书籍,书页已经泛黄,应该有些年头了。

  若是平时,洛阳不介意看看这些神神叨叨的经书打发时间,只是现在确实没这个心情。

  于是将书放回了原处后,目光落在了二层中央,被层层书架包围着的小圆台,便走了上去。

  圆台中间放着一个蒲团,洛阳坐了上去,而身旁触手可及的地方,是两个小书架,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看上去还和新的一样。

  想来以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也是个惫懒货,洛阳不由得笑了,伸手取过一本书放在怀中。

  看着封面上的字,洛阳下意识地念了出来,“《阿含经》?”想了想,是自己没听过的经书,翻开书第一页,便是几个大字。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

  看到这里,洛阳点了点头,将经书放了回去,果然看不懂啥意思。

  于是取过另外一本书,封面上空白一片,接着往下看去,洛阳终于知道淳生说的小人书是什么意思了。

  这书中画的可不就是小人么。小人是用简笔画成的,画的很随性,依稀能看出来是个和尚,只是这和尚手中拿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看上去就一个长条。

  “佛门没听说过用剑的,那么想来是戒刀吧。”

  如果淳生所说的小人书就是这本的话?

  洛阳突然想到了昨夜淳生挥出的那一刀。曾经听闻有修为高深的武者,能够练出玄而又玄的刀意,剑意,可是这小和尚体内压根没有一丝真气波动,那又是如何催动出的那一刀?

  长刀携裹的滚滚红尘之气,是那般的真实,以至于洛阳在刹那间失神,待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体内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真气也归于平静。

  有那么一瞬间,洛阳觉得做一个和尚也是不错的,人间不值得。

  然而现在想来,不由得冷汗夹背,这和尚们的玩意儿,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想到这里,洛阳将手中的小人书放了回去,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

  耳边似乎有人在笑,洛阳顿时心声警觉,沉声道,“谁?”

  “施主。”淳生从书架后走了出来。

  “刚刚是你在笑?”洛阳松了口气。

  “笑?”淳生瞳孔微缩,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是的,施主刚才的表情挺有趣的。”

  “这有什么好笑的。”洛阳指着身旁架上的小人书问道,“这就是你昨天用的那一刀。”

  “施主若是喜欢,可以带走。”淳生神色随意,似乎这书并没有什么价值。

  “你是铁了心想让我当和尚啊?”洛阳叹了口气,“我不想做和尚。”

  “为什么?”被看穿了想法的淳生没有太大的表情起伏,“我觉得施主你很适合做和尚啊。”

  洛阳低着头,没有回答。

  小和尚一咬牙,加重了注码,“我可以让你做主持。”

  “谁稀罕你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主持。”洛阳乐了,“我只是不想。”

  “而且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我做和尚?”说罢紧紧顶着淳生,似乎想从他眼里看出什么。

  淳生撩起僧袍,盘膝坐下,“如果你当了和尚,我就告诉你。”

  “而且,你身上的蛊,以及你背后的势力,这些麻烦事,都能解决。”淳生笑了,很奇怪的笑容,似乎站在岸边,朝着溺水之人露出笑容一般。

  “啪。”洛阳手掌盖在了他的头上,“小和尚,你笑起来和青楼里的老鸨差不多。”

  “青楼?老鸨?”淳生愣了愣,“那是什么?”

  还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活了十几年,连这个都不知道,所以洛阳是真的不想当和尚。

  洛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取笑他,只是神色严肃地问道:

  “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

  淳生双手合十,认真道,“小僧法号淳生,化生寺主持。”

  洛阳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施主所修行的功法。”淳生直视洛阳双眼,“应该是出自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楼吧。”

  世间有许多楼,能称为天下第一楼的也不少,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自然指的是隐楼。

  “继续。”洛阳摊手,也不反驳。

  “施主不要想着杀我,”淳生有些害羞,“因为我真的很能挨打。”

  是的,很能挨打,未修行之人,对上二境武者,空手接白刃不说,被刀捅到小腹没受伤不说,还有余力劈开那样的一刀。

  洛阳甚至怀疑眼前的小秃驴是某个老不死的返老还童了。

  “施主修行的功法,我没猜错的话,确实和你体内的蛊有关。”

  “怎么说?”

  “你这样的,被称为蛊人,你修行的功法,其实只是用来养蛊的。”

  “你从哪里知道的。”洛阳好奇的打量着淳生,“说实话,我在想你是不是隐楼的人。”

  “不是的。”淳生摇了摇头,“这些只是小时候师傅为了哄我睡觉,当故事说给我听的。”

  “那我不当和尚呢?”

  “我还是会替你解决这个麻烦。”淳生笑着解释,“出家人以慈悲为怀。”

  “别扯这些虚的,你需要我做什么?”洛阳实在不相信天下会有才吃的午餐,虽然自己已经吃了早餐和晚餐了。

  “江湖规矩我懂,”小和尚故作老成道,“答应我一件事,至于什么事,现在不能说。”

  “好。”洛阳一口答应了下来,江湖规矩,答应过别人的事,违背自己良心的事不做。“现在你可以说怎么帮我了吧。”

  “可以啊。”淳生将一旁架上的《阿含经》取下,“练会了这个,就解决了。”

  洛阳突然觉得眼前的小和尚是一个头顶生角的小恶魔,“练了会变和尚的话,我还是去死吧。”

  语气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不相关的事,他虽然怕死,但是他也怕做和尚,至少现在,还不能做和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