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小和尚(上)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271 2019.06.03 18:39

  第七章小和尚

  洛阳没有怀疑过隐楼办事的能力,只是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了些许差错。

  就像此时。

  “你跟着我干嘛?”青年捕快看着跟在身后的少年不解道。

  “不然呢?”洛阳一脸茫然地反问。

  “哦。”青年捕快这才反应过来,拍了拍额头道,“你以后就住这里。”

  “这里?”洛阳盯着对方,满脸的你别逗我玩,这里是寺庙。

  “就这里,把这些无人认领的尸体看守好,就是你以后的职责了。好好干,等几年升官了就好了。”青年捕快拍了拍洛阳的肩膀,很是有一番前辈的风度,说罢转身离去。

  送走了青年捕快的小和尚返回的时候,见着洛阳依旧站在院中,想了想后走上前轻声道,“施主请随我来。”

  洛阳点了点头,抱着被褥跟着小和尚又走了回去。

  将洛阳带到住处后,小和尚揉了揉眼睛,“施主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前面僧寮中找我便可。”

  “小和尚,为什么衙门会把尸体运到寺庙来?”洛阳好奇地问道。

  左右不过十来岁的小和尚认真的想了想,“只有那些没有家人认领的,才会送到寺庙中,三天后由寺中僧人超度后再行下葬。”

  “原来是这样。”洛阳点了点头,“以前在寺中看守往生室的捕快,三餐问题怎么解决的。

  “以前?”小和尚愣了愣,“以前的看守只是送尸体来的时候才出现一次。”

  “施主是打算在这儿常住吗?”

  “看样子,短时间应该走不了了。”洛阳无所谓地笑道。

  “那……”小和尚迟疑片刻,“往后用斋饭的时候我来叫施主吧。”

  “那最好不过了。”

  送走了小和尚,落实了自己三餐问题的洛阳熄灭了蜡烛,坐在床上,开始梳理脑海中的问题。

  洛阳不知道隐楼真正的安排,但是能够肯定的是,自己所做的事并没有差错,既然不是自己的问题,那事情怎么发展都无所谓了。

  出于自己捕快的身份考虑,既然附近发生了事,捕快自然不能不过问,于是便有了跳水捞尸一事的发生,出于某些原因,自己给那个女人穿上了衣服。

  这无关心地善良与否,只是单纯的觉得不管身前如何,死后最起码尊严还是该有的。

  仔细回顾了一遍,自己并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洛阳这才静下心来,盘起双膝,开始运行那篇隐楼功法。

  一墙之隔的往生室中隐有臭味传来,但是洛阳丝毫不在意,这样的味道,早就习惯了。

  ……

  当第一声鸡鸣响起时,寺庙中有清越的钟声响起。

  待得钟声散去不久后,身穿灰色僧衣的小和尚便已经来到了院中。打了一早上拳的洛阳这才停下来,看着小和尚笑问,“该吃饭了?”

  ……

  早餐只有清粥搭配两个馒头,洛阳吃的很快很认真。

  直到将最后一小半馒头塞进嘴里,这才看着小和尚无奈道,“你师傅没有教你这样盯着人不礼貌的吗?”

  小和尚歪着头认真说道,“没有。”

  洛阳这才发现起偌大的一个寺庙,从昨晚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小和尚之外的僧人,便有些好奇,“寺中其他僧人呢?”

  “没有其他僧人。”

  “你师傅呢?”

  “两年前就圆寂了。”小和尚将桌上的碗推到洛阳身前。

  洛阳看了看碗中的那个白面馒头,摇了摇头,推了回去,摸了摸小和尚光秃秃的脑袋道,“我吃饱了。”

  小和尚的目光有些不善,心说你岁数和我差不了多少,怎么就喜欢摸人脑袋呢?

  洛阳自然读懂了他眼中的不满,却选择性的忽略了。看了眼他有些营养不良的脸蛋道,“我叫洛阳,你呢?”

  “淳生。”

  “淳字辈?”洛阳目光移到小和尚头顶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当洛阳的目光落在了第九个戒疤上时,很开心地笑出了声。“小和尚,你当了几年的和尚了?”

  “出生起便是和尚。”淳生不解道,“怎么了?”

  “你这才几岁啊,”洛阳指着他头顶的戒疤道,“怎么就有九个?”

  “十三岁了啊。”淳生摸了摸头顶上的戒疤,一脸疑惑,“难道不是每个僧人都是九个戒疤吗?”

  “哦?你师傅也是九个戒疤?”

  “对啊。”淳生理所当然道。

  “还真是乱来啊。”洛阳笑道了笑,没说太多。

  洛阳很闲,吃过了饭,在寺中逛了一圈后,便跳上了大雄宝殿后方的银杏树上。

  银杏树对着法堂,小和尚一个人换了一身玉色衣,外面套着浅红色袈裟,一个人盘坐在法堂大殿内,面朝摆放整齐的数十个蒲团。

  从洛阳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小和尚的正脸,那张小脸上满是庄严。

  浅红色袈裟明显大的多,估计是他师傅留下的,只是不知道他此刻嘴中念念有词的是在说些什么。

  小和尚念的很是认真,在外人看来有些滑稽的模样,洛阳却觉得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和爱好,把自己的事做好便可,哪需要在意他人的目光。

  只是淳生小和尚似乎有些好动。

  当日上三竿后,远远地看见小和尚站起身来,双手提着拖在地上的袈裟走进了大殿深处,不久后再度出现时,已经换回了早上的灰色僧衣,手中也多出了一把锄头。

  锄头前端还缺了个口,看来有些年头了。

  当小和尚从树下经过时,洛阳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是要去做什么?”

  “出坡啊。”淳生抬起头,便看到了树上的洛阳,“还有施主你不是问过我法号了吗?”

  淳生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问过我法号了,怎么还一直叫小和尚,既然要叫我小和尚的话,那为什么要问我的法号呢?

  洛阳跳下树来,“等你什么时候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你就知道叫淳生还是叫小和尚,都没区别。”

  “怎么会没区别。”淳生语气有些认真,“叫淳生,自然是叫我,可是叫小和尚,世间明明有那么多小和尚。”

  “那你又怎么知道世间只有一个淳生。”洛阳张口就来,和叁柒吵架吵多了,别的不说,瞎扯淡还是会的。

  “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淳生有些不解,只差明说施主你在说废话了。

  “所以怎么叫都是在叫你就是了。”说罢看着他手中的锄头问道,“你还自己种菜?”

  “不种吃什么?”

  “不是会有香客来捐钱吗?”洛阳愣了愣,“你师父死前没教你这些?”

  “香客捐的是香油钱,那是菩萨的。”淳生看着洛阳的眼神有些不耻。

  “而且这些年很少有香客了。”说到这里淳生有些不开心了,想着寺中那些需要修缮的地方,小和尚长长的叹了口气,觉得很是头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