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你有银子吗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065 2019.06.11 16:06

  越州,青阳书院。

  自百年前越州归于大唐来,青阳书院便在此落地生根,在这世人眼中的蛮荒之地中撒下了众多学生种子,自然也培育出了许多青年才俊。

  可即便这样,青阳书院也依旧未能受中原正统承认,从青阳书院走出去的百越书生,在朝堂之中,依旧被人以有色目光看待,也好在这些白越儿郎似乎不在乎这些事情。

  一身白色儒衫的少年书生站在湖边小亭内,手中卷着本书籍,负手而立。

  亭边小道不时有女子学生三五成群的路过,待看清亭中少年是何人后,不由地俏脸微红,性格开朗些的还敢打一声招呼,要看看这名新来的少年是不是真像比人说的那般好看,胆小些的,拉着同伴的手迈着小碎步就要离开。

  少年侧身,笑着对众人一一打着招呼,英俊的容颜上挂着浅浅的笑意,顿时引起一群小鹿扑通扑通的撞个不停。

  “有心事?”身后有些问道。

  “师兄说笑了,哪有那么多心事?”少年转过身,云淡风轻地笑道。

  “沈凉,有没有心事,可不是说说就作数的。”青年书生无奈地看着自家这个小师弟。

  被唤作沈凉的少年叹了口气,“师傅还没回来?”

  “没有,他老人家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了,不过你放心,你这个徒弟,他肯定要收的。”青年书生以为沈凉心有不满,于是出声安慰,毕竟入门这么多天了,也没见到师傅,确实不太像话。

  “我需要去一趟扬州。”

  “扬州府?”

  “扬州城。”

  “可是有什么事?”青年不解道。

  “有事。”沈凉点头道。

  “哦?师弟也对钱塘江边那场盛会感兴趣?”

  “是的,毕竟我先是一名江湖人,才是书院的学生。”

  “打算去多久?”

  “把事办完就回来。”

  如果事办不完,就不回来了。青年书生自然听得懂其中的含义,思索片刻道:

  “那我陪你走一趟。”

  “谢过师兄了,”沈凉弯腰行礼,“不过不必了。”对于眼前这个便宜师兄,沈凉还蛮看得过眼了,虽然平时为人呆板了些许,不过人不坏。

  青年书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沈凉坚定的眼神打断了,“师兄,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哦?什么事?”

  “我现在还不是书院弟子。”沈凉笑了,如同九月的微风扑面而来,让人看了好生舒服。青年神情微愕,似乎没想到沈凉会来这么一出。

  “那就这样,我先去收拾行李。”沈凉说罢,毫不犹豫地大步流星而去。

  沈凉回到了书舍之中,从床头拿起书箱,放在了背上,他很喜欢这个简易地竹制书箱,窗边的书桌上放着一柄长剑,沈凉走上前,拿起剑仔细地佩戴在腰袢后走到门边,想了想,又回到床头,将行书箱放下,从中取出自己的行囊。

  出了学舍,轻轻地将屋门合拢,向着来的方向而去。

  沈凉走后不久,房门再度被人推开。看了眼叠放整齐的床铺,最后目光落在了床头的书箱上,青年书生陷入了沉默。

  许久,学舍内终于有了响动。

  “细雨。”

  一名书童打扮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内,冲着那名青年书生作揖道,“先生有和吩咐?”

  “辛苦你去一趟扬州城了。”书生的声音有些清冷。

  “是。”女书童应了一声,缓缓退出门外。

  书生来到临窗的书桌前,将窗户推开,看着屋外的那一片绿意久久不语。

  沈凉去了一趟马厩,牵着自己买了没几天的枣红马,沿着脚下的鹅卵石地面走出了青阳书院。

  书院有规定,不得在书院内骑马,关于这一点,沈凉很乐意遵守,只是那些散不去的小姑娘,似乎对他很是好奇。

  “小痞子,你去哪里?”穿着书院长衫的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沈凉跟前,拦住了去路。

  “让一让。”

  沈凉说的很认真,少女觉得自己在做梦,这还是那个总是满嘴花花的小痞子?这一路上见了自己明明都跑不动道了的。

  少女视线边缘扫到自己新交的朋友,脸上有些不自在。

  刚刚才夸下口,这个新来的书院学生很怕自己的,这让自己剑往哪儿放。

  “你还欠我银子。”觉得脸皮挂不住的少女咬着牙齿说道。“把银子还我,不然你跑了就不回来了。”

  “银子的事,去找你们嘴里的二先生,他会给你银子。”沈凉握紧了缰绳,看着眼前面容秀丽非凡的少女,“现在,我有事。”

  “你借的银子,凭什么让我去找二先生?”少女倔强地抬头,双脚一动不动。

  她并不缺这点银子,她只是想在朋友面前逗逗这个小痞子,可她受不了小痞子的这个态度。

  她说的很有道理,沈凉牵着马匹,走到一旁,冲着离自己最近的少年羞涩一笑,“哥们,你有银子吗?”

  “啊?”少年似乎被吓了一跳,假意干咳一声,及时收敛了脸上的尴尬,长袖一挥,一碇雪花银就落到了沈凉手中。

  “谢了,银子我回来了还你。”沈凉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叫沈凉,放心,不赖账。”

  “我知道你是沈凉。”少年趁着这个机会,悄悄地用余光打量了一眼沈凉,发现他果真如别人口中那般好看,不,甚至更好看一些。

  “我叫武……”少年正要自我介绍时,才发现沈凉已经牵着马离开了,顿时有些失落,小声嘀咕着,“不就是长得好看一些么?别人的话也不听完,真没礼貌,长得好看了不起?”

  好吧,长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就像现在,沈凉笑吟吟地将银子放下了那名女子手中,而后翻身上马。

  “这里已经出了书院。”沈凉好心提醒了一声,说罢踩着马蹬的双脚一夹马腹。

  少女的尖叫声中,白衫书生策马狂奔,一骑绝尘而去。

  “真潇洒啊。”有女生低声赞叹道,全然不顾路边那名少女的感受。

  至于其他男性学生,好吧,他们只能在心中哀嚎一声,肤浅。

  书院学舍中,年轻的二先生愣了愣,无奈苦笑一声,“还真的是,很不讲道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