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玩开心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42 2019.06.12 22:35

  “桀桀……”

  昏迷之中,洛阳似乎听到有人在笑,只是这个笑声……

  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洛阳拼命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完全不听使唤,全身使不上力气。

  “你叫什么?”那道缥缈的声音忽远忽近。

  “嗯,这不重要,反正你要死了。”

  洛阳很想问一句你谁啊?跑我面前发什么失心疯?

  然后他想到了小和尚的那颗光头,难怪自己扁了他一顿,不生气不说,反而要帮自己,果然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仔细听着对方的话,洛阳敢肯定自己没见过他,而且从音色来说,甚至听不出这人什么年龄,似乎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又似乎是中年人,再仔细听,又觉得像是小孩子了。

  一只粗糙的大手落到了洛阳额头之上,从脸颊划过,捏住下颌,稍一用力,就将洛阳嘴掰开了。

  记得去年在集市上看过,买牛的都喜欢来这么一出。

  被那只手触碰到的皮肤,如同被火点燃,洛阳没被火烧火,但是他知道疼。

  想叫,叫不出声。

  尝试着催动体内的真气,往日里暴躁的小老鼠却没有半点反应。

  下一刻,洛阳只觉得胸膛之内,左胸部位猛地一窒,那里是心脏。

  现在,它被人握在了手中。

  似乎在肯定洛阳的猜想,那人继续说道,“你看,你的心脏跳的多欢。”

  难以形容的恐慌瞬间弥漫全身,强烈的恐惧之下,洛阳只想大声呼救,可是声音卡在喉咙里,怎么也释放不出去。

  洛阳不怕死,可不想这么死,然而失去对身体控制能力的他,却又无力反抗,只能被动地接受着这一切。

  似乎看够了,对方松开了手,意兴阑珊地说道,“小秃驴看上你哪里了?”

  这话不是在问自己,再且洛阳现在也无法回话。

  “哗啦啦。”锁链拉动,犹如水声,空气似乎正在变得潮湿。

  紧接着,潮水般的真气无声涌出,猛烈拍来,如同归洞的小蛇,顺着洛阳周身毛孔,尽数而入。

  大概如狼尽羊群,不对,应该是狼群盯上了一只小羔羊。

  两股气机接触的一瞬间,洛阳修行数年的真气,没有形成半分抵抗,便尽数溃散。

  真气消失所带来的无力感与不真切感,比真气失控还可怕。

  洛阳拼尽自己最大努力,依旧想不到任何办法摆脱当下的处境。

  他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保持意识的清醒。

  当那股真气涌入心房时,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席卷而来。

  一道微弱而又尖锐的凄厉啸声从心脏传来,在意识深处不断放大,如同雷鸣。

  肃杀的真气涌来,啸声戛然而止。

  生机随着时间缓缓地流逝着,洛阳觉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羔羊,按着羊羔脖子的屠夫挥舞着手中的屠刀,正在寻找着最合适的落刀点。

  无尽的痛苦深渊中,洛阳的意识沉浮着。

  明明有那么一瞬间,洛阳觉得这都是一场梦,可耳边念叨个不停声音却是这么的真切。

  身处黑暗之中的洛阳的意识,就像一汪即将干涸的泉水,而现在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

  洛阳已经记不清过了多久,这样晕晕沉沉的状态下,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

  只有痛苦,清清楚楚地烙印在了心间。

  他已经坚持不住了,终于,潮水悄无声息地退去。

  似乎一切已经结束了,恐惧早已消失,只剩麻木。

  潮水般的疲倦在这一刻席卷而来,拍翻了洛阳最后的意识。

  黑暗中,洛阳徒劳的伸了伸手,随之而来的意识奔散,一切化为了虚无。

  “就这么点能耐,小秃驴怎么看上你的?”

  “原来不止蠢,还瞎啊。”

  “哈哈,不错,不错,看来小秃驴死了以后,我就可以出来了。”

  被黑暗包裹着的藏经楼三楼中,那道似人似鬼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只是却有一股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疲倦之意。

  他并不在乎这个不知名的小子的死活,但是既然同意了这个交易,他自然不会反悔,内心的自尊也不允许他反悔,所以他认真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

  而现在,他要考虑该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做一件什么事了,如果真死了,就当自己白瞎了。

  只是这小子能坚持下来,倒也有那么点东西,放在外面,想来也该是那些江湖门派争相拉拢的对象。

  可是他不在乎,被一只小虫子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小屁孩,还入不了他的眼。

  ……

  “小和尚,”叶清伸长了脖子,越过淳生,看向藏金阁门内,“小捕快呢?”

  “施主他在大殿内睡着了。”淳生说的一本正经,然而叶清并不相信,仔细回忆了一下,果然,小捕快不是这么心大的主。

  “我想到办法了。”叶清说着,绕过淳生,向门内走去。

  小和尚没有拦她,让了个身位,就这么看着叶清走了进去。

  一脚踏进了大门,周身似乎随之变暗了许多,而后叶清就看到了大殿深处,背靠着墙,坐在地上的小捕快。

  小和尚原来没骗自己,不过小捕快的心是真的大啊,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睡觉。

  于是叶清走上前,在洛阳身前蹲下,推了推洛阳轻声唤道,“小捕快,小捕快你醒醒。”然而任洛阳没有半点反应,血色全无的苍白脸上满是痛苦与绝望的表情。

  “做恶梦了?”叶清想着,下意识的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小捕快?醒醒。”

  “……洛阳?”

  “是谁?”破碎的意识缓缓聚集,“我不是死了吗?”

  明明已经死了啊,甚至死状很恐怖,我在哪里?难道人死后真的会变成鬼魂?她是在叫洛阳吗?洛阳是谁?听起来有些熟悉。

  对了,我又是谁?

  “别睡了,洛阳,醒醒。”那道声音有些飘忽,却又那么清晰。

  睁开眼,一名身着紫色襦裙的少女正一脸关切地看在自己。这是谁?看起来有点眼熟。洛阳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少女拍打着自己的脸庞,迷蒙的双眼逐渐有了神采,过往的记忆也随之涌上心头。

  原来我就是洛阳啊。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正要说话的洛阳顿时愣住了,双眼怒睁,看来是真的清醒了,“你打我干嘛?”

  “你,你醒了啊。”小姑娘诺诺地收回了有些发红的手,不自觉的视线避开洛阳,有些尴尬地四下看了看,小声解释道,“我,我以为你做恶梦,鬼压床了。”

  “嗯,醒了,噗……”滚烫的热血就这么喷到了叶清脸上。

  洛阳再度晕了过去了,叶清僵直了身子,看着洛阳软下去的身子,诧异地看了眼自己的小手。

  我把他打晕了?

  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叶清一把抓住洛阳的手腕。

  “这,怎么……”叶清难以置信地说道。

  “洛施主只是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淳生不知何时走到了身后。

  “他,他的……”支吾了半天,依旧没能说出什么名堂,委实是把脉的结果吓到了叶清,“他体内没有真气波动了。”

  “他散功了?”

  “他自己散的?”

  若散功真是这么容易的事,叶清也不至于这般吃惊。

  如果把人体比作一个盛水的桶,修行便是不断往桶里装水的过程,可散功就不是把水倒出来这么简单了。

  就如同将人体内的水分挤出来,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人就已经废了,能够侥幸不死,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可洛阳的脉象表明,他真的只是太过疲劳了,而且体内经脉非但没有受伤,似乎更加坚韧了。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洛阳还能从新习武修行。

  没有医家圣手或者修为通天之人的帮助,二境武夫是无法做到的。

  叶清只是生性跳脱一些,她并不傻,不论藏经楼里有没有第三人,那么……

  “小和尚,你是谁。”叶清看着淳生将洛阳背起,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小僧法号淳生。”淳生神色自若,单手竖于胸前,认真行了一礼。

  ……

  当洛阳再度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

  活动了下手脚,除了有些使不上劲,并没有其他不适。

  洛阳闭上眼,似乎做了一场很漫长的梦,可是梦到些什么,却没有半分印象,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只是依稀觉得那不是个好梦,甚至是一场噩梦,直到现在,仍然心悸不已。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想了。

  于是洛阳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一旁的少女时,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一醒过来就又看到了这个小丫头?

  轻轻掀开了被子,洛阳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咕?”

  那是一只头顶着银杏叶的肥硕大松鼠,此时正抱着叶清的小腿,冲着洛阳叫着。

  这只胖松鼠,洛阳见过几次,原本想抓了悄悄烤了,奈何这货贼精贼精的,连着几次都让它跑了。

  只是今日里它找到了靠山,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向洛阳示威。

  一旁被惊醒的少女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向洛阳,脸上浮现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你醒啦?”

  熟悉的一句话,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听说了。

  “醒了,”洛阳站直了身子,“谢谢。”

  “谢谢?”叶清连忙摆手,“不是我救的你。”

  洛阳摇了摇头,再次认真道了声谢谢,不管怎样,小姑娘确实是想帮自己的。

  “你知道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洛阳揉着两边太阳穴,记忆断片在了藏经阁二楼,后面的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只知道看到你的时候,你在那个小破楼里躺着,可是那个时候你已经散功成功了。”说道这里,小姑娘有些好奇,“我知道谁出的手吗?”

  “小和尚。”洛阳肯定道,当时楼里没有其他人,那个把自己拍晕的自然是他无疑了。

  “啊?真是小和尚啊。”叶清惊呼一声,语气中满是怀疑,“他真有这么厉害?”

  嗯?背后下黑手怎么就厉害了?不过洛阳没有说出来,这个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身体情况,可以确定,自己这几年的修行成果已经被废了,体内已经没有一丝真气存在了。

  “我体内的蛊虫呢?”

  叶清弯腰,将墨香抱起,放在了怀中,“现在已经察觉不到蛊虫的气息了。”

  只是气息消失了?所以蛊虫或许还在自己体内?

  洛阳穿上鞋,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问道,“小和尚去哪儿了?”

  心中还有许多疑惑,需要小光头解答。

  “先前好像听他说要去做法事。”

  “法事?”

  看来又是去挣钱了?还真是个称职的住持啊。

  “你……”洛阳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什么时候回去?”

  “嗯?你也撵我?”叶清双手叉腰,柳叶眉高高扬起,尽情地释放着心中的不满。

  其实我们两没那么熟,洛阳心想,于是:

  “没有,没有,你玩开心。”

  反正这里不是我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