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打个赌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115 2019.06.24 21:56

  并非方宁托大,而是他暂时没办法再射出那么一箭。

  而且刺客两人间的距离太近了。

  当方宁的手按在刀柄上时,洛阳动了,长剑斜拖,身形如猛虎下山一般,骤然而起。

  提剑。

  上撩。

  没有半分美感的剑式,却很实用。

  长刀出鞘两寸,方宁松开手,右脚点地,爆退而去,避开那攻向右臂的一剑。

  而后上撩的剑势生生停在两人头顶之上,重重地砸向方宁。

  如果方宁手中有刀,那么他有自信在对方命中自己之前,先攻击到对方,这蛮不讲理的一剑,暴露出了太多的破绽。

  可是方宁没办法,因为他此时空着手,因为他的身体比不得对方手中的长剑。

  被一名境界低于自己的人这么压着打,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这本就不是比武,这是真正的生死相搏。方宁不觉得对方哪里做错了,便是换了他自己,也会做这样的选择。

  看着空着被斩断地头发,洛阳心中叹了口气。

  “可惜了。”

  手上并没有丝毫迟疑,右手用力一挥,长剑脱手而出,气势汹汹地刺向方宁。

  “轰。”

  体内真气尽数汇于双脚,洛阳化作一道黑影,追上破空而去的长剑。

  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调整的方宁便看到一抹锋芒在眼中飞速放大。匆忙间,只得提臂迎去,充斥着真气的双臂呈十字交汇于胸前,这是真气外现的表现。

  “至少三境。”看到这一幕,洛阳便肯定了对方的武学境界。

  自己不是没机会打。

  “砰。”

  “当啷。”

  长剑与方宁双手相接,失去后力的剑身无力的砸向地面。

  而洛阳已经来到了对方身前,一掌拍出,轻飘飘地落在了方宁去势未尽的双臂之上,右手握拳,手肘后拉,轰然落下。

  巨大的力量顺着手臂传来,方宁不由地后退数步。

  洛阳也在这一股反震之力的冲击下,倒退而去,在半空中一个翻身,落在了墙头之上。

  “噗。”一口滚烫的鲜血喷出。

  虽然武者前三境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太大,可洛阳此时毕竟只是一境,而对方,高出自己两境。

  哪怕洛阳的身体比之寻常二境武者还要强上几分,却依旧落在了下风。

  方才数次交手,看上去占尽上风,但那时对方没有武器,而且洛阳占据了经验优势,才勉强打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借此拉开了距离的方宁笑了,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已经够了。

  于是右手握刀,用力抽出,苍白的刀身带起一汪秋水,昏暗的小巷似乎明亮了许多。

  “你的招式有些熟悉。”方宁收敛了笑意,语气严肃地看着前方静立的蒙面人。

  洛阳没有说话,他的招式是模仿别人的,而模仿的最多的,便是那名消失不见踪影的隐楼玄字刺客。

  而方宁之所以熟悉,是因为那一夜,他也参与了围追来自隐楼的不知名刺客。

  “你就是我们所要找的那个人吧?”

  明明是一个问句,但是从方宁嘴里说出来便更多的是肯定。

  方宁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至于是不是,抓住你之后我会好好问问的。”

  “嗯。”洛阳点了点头。“可惜你抓不住我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有更夫打着梆子,从巷口走来。

  洛阳和方宁都没有动,只是看着更夫迈着步伐,从两人之间走过。

  擦肩而过时,更夫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两人几眼,“大晚上的还打呢啊?”

  扬州城几日发生的打架火拼时间并不少见,作为本地人,更夫也见着不少次,只是最近夜里巡查的比白天还要严一些,这两个年轻后生怎么就敢在衙门眼皮子底下拿着刀剑玩这么一出?

  不过有些话,只能藏在心里,更夫不敢说出来。

  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目光停在了洛阳身上,“小伙子,别打了,衙门的人刚刚才经过,一会听到声音就得回来了。”

  “嗯,好的。”洛阳笑着点了点头,“我们这就走,谢谢老伯提醒了。”

  方宁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大爷你看不到他脸上蒙着布吗?他才是坏人好不好?虽然我今天没穿官府,怎么就看上去不是好人了?

  难道好与坏,是看面相?可对方的脸你也看不完整吧?

  “哎,年轻人啊。”更夫无奈地叹了口气,提着手中的灯笼和梆子向前方走去,“混江湖有什么意思?早些年我年轻的时候也走过江湖,可是最后还是跟个小瘪三一样灰头土脸的回了老家。”

  “好好学门手艺不行吗?”

  “我兄弟就是闯江湖,最后也没落得个好下场……”

  更夫的声音越传越远,最后只有一两声梆子声远远的传来。

  “你想跑了?”方宁淡然道。

  “他说的对,”洛阳没有一点被看穿的慌乱。“不管输赢,动静弄大了之后,我也跑不掉。”

  “好不容易,才甩掉别人,只剩你一个人追上来。”

  “你可以试试背对着我跑。”方宁一脸认真,左手伸到背后,握住了背上的强弓。

  “你说的也对。”洛阳想了想,再来那样的一箭,自己逃生的几率会小很多。

  “那么我们打个赌吧。”洛阳抬起头,笑吟吟地收剑。

  “打赌?”方宁有些蒙了,而且这个时候,他怎么还笑得出来。“赌什么?

  “我赌你,刚才那样的一箭,”洛阳看了一眼方宁微微颤抖地握刀的右手。“你现在射不出来。”

  说罢,转身而去。

  刚才之所以没有在拉开距离之后,拔腿就跑,是因为洛阳受了伤,他需要时间调整。而方宁也不会太好受,毕竟对方的打斗经验远在自己之上。

  而且,真没想到这名疑似隐楼刺客的蒙面人胆子真有这么大。

  可是被他赌对了,方宁现在确实没能力再张一次弓了,本来还能勉强射第三箭,但是刚才的交手中,对方的攻击目标,就是自己拉弓的手。

  方宁收回背后的左手,放在嘴边,尖锐的哨声响起,先前四散开寻找目标的官兵们闻声纷纷赶来。

  若是自己足够小心,也不会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可谁要能想到,这名看上去修为不过二境,甚至更低的蒙面人,交手时竟是如此雷厉风行。

  “还是托大了啊。”方宁面色铁青地看着洛阳离去的方向,收刀,追赶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