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荒唐的夜(中)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2009 2019.07.19 23:34

  洛阳并没有走远,王德从假山下钻出来的那一幕自然也被他看到了。

  那张清秀的脸庞渐渐平静,再无半点情绪波动。

  这座宅子很大,藏一个人很容易,找一个人却不容易。

  况且洛阳本就不打算找人。

  何苦费那么多事,找到张二爷,直接问他便是了。

  洛阳一开始就打定了这个主意,于是就有了和姜庆说的那一番话。

  也许自己应该找个高些的位置,于是微微抬头,四下打量。

  然后他就找到了。

  贴着墙壁或是树木,洛阳轻易地避开往来的护院,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后院。

  青砖砌成的月洞门前挂着两盏淡黄色的灯笼。

  当风吹过,光影交错时,青衣少年已经站在阴影里,看向内院。

  轻踩脚下的草地,跃上小楼二层,没有发出一丝响动,洛阳便来到了三楼的的飞檐上。

  糊了层白纸的小窗散发着明亮的烛光,一道瘦小的影子打投在窗户上,一动不动。

  洛阳坐了下去,绕有兴趣地从高处打量着这个宅子。

  两条腿随意地垂下,在凉爽的秋风中晃荡着。

  ……

  小荷今年十六岁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家在何方。

  从她记事起,她就住在了西湖上。

  早些年还只是一艘小船,后来上了大船。

  她的运气很好,跟着船上某位姐姐学了琴,或许是天赋的问题,她学的很快,学的很好。

  老鸨看上了这一点,也就没有让她接客。

  她的运气很差。

  她能识字,也看过不少书,做过许多次梦,梦里有白衣佳公子骑着高头大马,替她赎身。

  当那个半截黄土埋脖子的老人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小荷的梦醒了。

  老鸨在她身上花了这么多银子,可不是为了圆小荷的梦。

  于是小荷被赎身了,没有高头大马,没有翩翩少年,有的只是心理变态的张二爷。

  在西湖边上生活的人,都听过张二爷的名号,小荷也听过。

  没有流泪,这世道不相信眼泪。

  收起了不着调的梦,小荷上了岸,进了张家。

  然后她发现了张二爷的两个秘密。

  或许不能算她发现的,现在想想,这都是张二爷故意让她看见的。

  打从进张家,每日受尽折磨,就是张二爷的第二个秘密。

  其实这也正常,张二爷已经老了。

  小荷也曾无数次想过,就这样吧,慢慢活着,她还年轻,比张二爷年轻的多。

  张二爷总会死在她的前面。

  可是事情发展的走向,总是那么难以预测。

  那些挣扎着,被人按着头溺死的可怜女人是张二爷的第二个秘密。

  想不通,为什么会让她看到这些。

  一张张扭曲变形的脸,一道道惊恐的求饶声,以及水面上缠绕的手仿佛索命的恶鬼。

  这就是小荷亲眼所见的一切,也是她的梦魇。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为什么自己的命会被别人握在手里。

  原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啊。

  屋内,少女看着铜镜中,那张熟悉的脸,那是她自己。

  就好比一只金丝雀,一直被养在笼子里,那是她最绝望的日子。

  然后她看到了希望,那个名为蔡宁的捕头。

  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趁着夜色,她去往了那个地牢。

  小荷原本打算放蔡宁离开的,也许他回去以后,就来救自己了呢?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张二爷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迎接自己的下场唯有死亡。

  可那也是希望啊。

  然而她的希望被对方无情打破了。

  伸出手,轻柔地点在眼角唇边的淤青,两道淡淡地细眉下意识地微微皱起。

  有点疼。

  也有点闷。

  小荷站了起来,推开了窗门,瘦弱的身体靠在窗棱上,小手支着脸颊,看着窗外的夜色。

  夜风轻面,撩起一缕缕青丝。

  若是她稍微向头顶看一看,就能看到两条悬在半空的腿。

  可是她没有。

  小荷没发现洛阳,洛阳却看到了她。

  在窗户被打开的一瞬间,记住宅院分布的洛阳便收回了视线。

  双手撑着身下的青瓦,弯下腰,看向下方失神的少女。

  于是他听到了轻缓的哼唱声。

  不知名的小调,从不知名的少女鼻间哼出。

  轻快的语调中,有着淡淡地愁思。

  就像三月的小雨淅淅沥沥。

  洛阳坐直了身子,合上了眼。听着耳边的俚语小调,猜测着张二爷的位置。

  “这是个什么狗血剧情?”洛阳睁开眼,叹了口气。

  只见着他身体向前倾去,失去了平衡,而后就这么向下坠去。

  洛阳探出手去,准确地抓住了连着那只素色的绣花鞋的脚腕,鞋尖勾住了窗棱。

  好小。

  握着对方脚腕的洛阳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声。

  总感觉当了捕头之后,就一直在救人呢?

  明明只是个刺客。

  瞬间失重的感觉,让飘飘然的小荷彻底软了下去。

  会死吧,她这样想着,死了也挺好的。

  可这种感觉只坚持了一瞬间,自己的脚腕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拽住。

  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小荷的身体荡向二楼,一头撞在了墙板上。

  疼。

  接着就晕了过去。

  小荷瘦小的身体很是轻巧,洛阳没费多大力气,就将她拉了起来。

  看了眼小荷额间鼓起的大包,看来死不了,只是被撞晕了而已。

  “张二爷的女儿?”洛阳目光落在了对方脸上的淤青处,“应该不是。”

  看她的发饰已经不是待字闺中的女孩了,所以是张二爷的小妾?

  洛阳抱着小荷进了房内,鼻翼轻动,空气中似乎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

  ……

  王德的办事效率高的多,不同于洛阳,他是真的想救出蔡宁,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

  可是小心翼翼的寻找了半天,也没见到不对劲的地方。

  蔡宁真的在这个地方?

  王德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问洛阳是从哪儿来的消息。

  虽然张二爷确实有作案的嫌疑,可他敢吗?

  这样的人物,哪里来的胆子对衙门捕快出手。

  王德正迟疑着要不要先去找洛阳汇合的时候,有脚步声自身后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