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雁门雪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张二爷的决心

雁门雪寒 问剑青城 3086 2019.07.13 21:47

  “差点就被你骗过去了。”张二爷恶狠狠地看着剧烈挣扎的蔡宁,“还真以为你是个畜生,没想到你都是装的。”

  “挺能装啊,继续啊,一会把你老娘抓来看你怎么装。”

  张二爷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一次次的侮辱。

  “二爷,我已经把洛捕头的住处告诉您了,求求您,放过我娘。”蔡宁双目怒瞪,眼中满是哀求,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势,如同野兽般嘶吼着,“您答应过我的,只要告诉您了,就放我的,这样,只要别动我娘,我咋样都成。”

  没有理会身后发疯般挣扎的蔡宁,张二爷径直走出了地牢。

  踩着石板铺成的地道,钻出了茂密的竹林,张二爷看到了那顶斗笠。

  阴沉的脸上瞬间挂上了谄媚的笑容。

  小跑着上前,嘴中唤道,“大人,多亏了您提点,不然小的还真让那小兔崽子给骗过去了,我派出去的人差不多该回来了,您要不要先进屋……”

  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粗暴地打断了。

  “离我远点。”戴着斗笠的男子头也没回,背负着双手,看着那一轮挂在树梢的满月。

  “是,是。”张二爷也不恼,在斗笠男子数丈外站定。

  只是看向斗笠男的眼中,有着怎么也无法掩藏的恶毒,但只一瞬间,便恢复正常。

  不是张二爷胆子小,实在是对方一身实力委实太过惊人。

  自己属下养的那群人在九曲池,在西湖那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可在这位面前,那真是完全不够看。

  张二爷不知道这位神秘刀客有多强,但他知道这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这就够了。

  对于张二爷的态度,斗笠男还算满意,回过身,嫌弃的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血迹,皱着眉头问道,“我派你去查的人,查的怎么样了。”

  “这……”张二爷有些为难的低下头颅,“大人,您确定那人现在已经到扬州了吗。”

  没能等到对方的回答,张二爷便看到了斗笠男子腰畔轻轻震动的刀鞘,长刀不断撞击着刀鞘内壁,发出刺耳的声音。

  “大人饶命。”大惊之下,张二爷四肢着地,就这么跪了下去,语带哭腔,哆嗦着喊道,“小人,小人无意冒犯,求,求大人,大人饶命啊。”

  说罢将枯朽的脸皮紧紧的按在泥土里。

  张二爷见过那柄刀。

  上一次,斗笠男腰间刀鞘无风自动的时候,跟了自己多年的一名三境武者的脑袋就脱离了他的脖子。

  光滑的断口处,滚烫的热血如同喷泉般涌出,然后溅了张二爷一脸。

  而对方自始至终,也只是站在那里,未曾挪动分毫。

  张二爷真的是被吓破了胆,好好的人,怎么头说飞就飞了?

  斗笠男没有看地上的张二爷,挂在腰边的刀再度恢复了平静。

  “我只说一次,我要的是狗,如果你做不到,就不用做了。”沙哑的声音中没有丝毫感情,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狗只需要听话就好,不用思考,不能质疑,若是做不到,那就不是狗了,那么斗笠男便不再需要他了。

  张二爷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埋的更深了。

  “起来。”斗笠男并不需要他的忠诚,他知道张龟公对自己也不会有丝毫忠诚可言,只要对方害怕他,替他做事便足够了。

  心甘情愿?那又有什么意思。

  “是。”张二爷闻言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脚麻利的都不像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

  “小的派人在九曲池上日夜盯梢,按大人所说的特征,倒也有那么几人相似,可手下跟着他们去往他们的住处,最后发现他们无一不是扬州本地人。”

  确实,身材高大,四十岁左右,这样的特征放在扬州城里一抓一大把。

  至于气质非凡这一点……

  张二爷手下都是些什么人,一群没读过书的江湖人,你问他们气质非凡是什么?

  就是看上去就很欠揍的那种?好吧,这确实有些为难人了。

  所以张二爷的行动就很直接,抓了几个书生,让他们指着往来行人,告诉那群大老粗,哪个人气质非凡。

  即便如此,也没找到那个人。

  实在是这种特征,其实算不得特征。

  见着对方没有反应,张二爷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试探着问道,“大人,不知您要找的那个人,还有别的什么特点,小的也好吩咐下去……”

  斗笠上,那双冰冷的眼中有着不易察觉的尴尬神色流过。

  其他的?其他的我也想知道啊!我要知道我还找你们?

  当然,这些话不适合往外说。

  清了清嗓子,斗笠男子继续压着嗓子冷声道,“你继续派人盯着,他会出现的。”

  “是。”张二爷弯腰应道。

  没有回复,也没有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二爷觉得自己这一身老骨头已经坚持不住了。

  于是,悄悄抬头,前方哪里还有斗笠男子的身影。

  张二爷这才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活动着身子,四下打量着。

  直到确定对方已经走远了。

  “呸。”老人又瞬间变回了那名在西湖边上吃茶风云的张二爷。

  “装什么大尾巴狼,小心回头衙门把你给抓去砍头。”张二爷恶狠狠地咒骂道。

  然后张二爷想到了自己脚下的地牢中,那名捕快。

  此时冷风一吹,张二爷冷静了许多。

  自己怎么就敢对衙门捕快出手呢?

  这,这……

  衙门惹不得啊。

  身边没有了那名恐怖的刀客,张二爷突然后怕起来。

  站在院子中央,安静地思考了许久,张二爷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我都做了什么?

  然而下一刻,内心又再度被愤怒所充斥。

  是你们逼我的。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赚各的钱,你一名小捕头非要来自己头上踩一脚。

  踩了就算了,还抢走了自己的银票,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我没有做错,是对方先犯规的。”收起了心中的担忧,张二爷越发坚定了内心的仇恨。

  “大不了鱼死网破,没了银子,老子也活不了多久了。”

  张二爷已经很老了,不会再有几十年供他收敛钱财了。

  那是他的养老钱,是他的棺材本,抢他的钱,就是和他作对。

  “差不多该回来了吧。”张二爷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动着。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终于,张二爷呆不住了,停下脚步,看了一眼竹林深处,扭身出了后院。

  张二爷穿过幽静的走道,来到了前厅。

  “人还没回来?”

  “还没有。”一旁地老管家低声道,“想来要不了多久了。”

  “已经一个时辰了。”张二爷一屁股坐在了前厅那把太师椅上。

  年轻的婢女赶忙上前替他斟了一杯热茶。

  “怎么回事?”张二爷看了一眼婢女问道。

  小婢女拿着茶壶的小手微微一抖,连忙回话,“夫人,夫人受了风寒,卧床不起,所以,所以让奴婢来伺候老爷。”

  所谓偶感风寒,不过是借口,张二爷今日那一顿揍,年轻的小妾又如何承受的起?

  只是碍于张二爷的威风,婢女不敢那么说罢了。

  “没用的东西。”张二爷冷哼一声,端起了手边的热茶。

  浅饮一口后,将茶杯放回桌上,看了眼姿色上佳的婢女,伸出手,攀上了婢女的脸颊。

  “老爷。”慌乱的小婢女瞬间红了眼,哆嗦着身子,却又不敢后退。

  “既然夫人身体不适,那今晚你来伺候我吧。”

  “我……老爷……我。”小婢女那张精致的脸蛋瞬间惨白一片。

  “怎么,不愿意?”张二爷突然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掐住了小婢女的脸蛋,眼神凶恶的凑了上去。

  “不,我,我……”

  “老爷。”一旁的老管家亲声唤了一声。

  “怎么?”张二爷扭头不满道,右手依旧掐着婢女的脸蛋。

  “老爷您交代的事……”老管家迟疑地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婢女,欲言又止。

  张二爷收回手,相比那件事,眼前这个不开眼的小丫头也就不重要了,冷冷的说道,“你下去吧。”

  “是,老爷。”如蒙大赦的小婢女连忙点了点头,顾不得擦去脸颊上的泪花,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管家,而后生怕张二爷反悔,弯着腰,低着头,倒退着出了前厅。

  张二爷撩起下摆,翘着腿,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泪水后,看着老管家,好整以暇地问道,“说吧,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按老爷的吩咐,老奴入夜之后,已经将少爷送了出去,现在已经安置妥当了。”

  “东西都给少爷备好了吧,虽然只是躲躲风头,不过必须准备充分。”张二爷眼中难得的流露出一丝温暖。

  “是的,财物也送过去了。”老管家恭敬道。

  “嗯,那就好。”张二爷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喝了口茶后,悠悠道,“你办事,我向来放心。”

  “能为老爷办事,是老奴的荣幸。”老管家依旧是那一副平淡的语气。

  “你也跟了我十来年了,没人的时候放松些,不用这么拘谨。”张二爷的语气有些唏嘘,不过一转眼,自己已经满头花白了。

  “是,老爷。”老管家应了一声。

  张二爷笑了笑,也不再纠正对方的态度,那就随他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